奇书 >  我只是想亏钱啊 >  53.老谋深算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所有事情都已经平息的郑谦,刚刚没有轻松多久,就接到了手机新闻的相关推送。

《被‘魔改’了的天成科技》

身为国家队的央妈在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坚定不移的站在了魔改网的身后。

以至于郑谦在看到这篇出自央妈之手的新闻之后,整个人都恨不得吐血三升。

此时的郑谦已经在心中笃定,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

想到这里,郑谦开始不断的搜索相关资料,并且记在纸上。

没多久,一个触目惊心的连环陷阱呈现在了郑谦的眼前。

看着已经被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纸,郑谦的心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魔改网的负责人从一开始就给自己下了套,只要自己踩中了一个,就会被迫踩中接下来的所有全套。

从针对魔改网的黑公关事件结束之后,看似平淡的魔改网先是冷静的观察了一下行业周边的情形,开始伺机而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天秀网横空出世,妄图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从魔改网手中分走大部分流量。

似乎是魔改网有意推波助澜,于是就在天秀网上线后没多久,魔改网的源代码遭到了泄露。

泄露出来的源代码如同一块美味的蛋糕一样摆在郑谦的面前,不断的引诱着郑谦在上面咬上一口。

不出所料,郑谦没有经受住诱惑,在这块蛋糕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之后,便立即遭到了这块蛋糕带来的反噬。

与其说产品抄袭事件被曝光是来自魔改网的报复,倒不如说是这只是魔改网给予天秀网的一次小小警告。

但是在郑谦看来,产品抄袭事件对于自己来说,更多的却是赶鸭子上架的紧迫感。

魔改网似乎永远都能抓住自己的心理,知道自己最害怕又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在利用抄袭事件进行警告之后,魔改网抛给了自己一颗致命的毒药,那就是域名跳转。

郑谦心中觉得,如果自己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流量时能够保持本心,没有退出什么红包活动的话,也许这件事最终就会这样不了了之。

但是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天秀网的红包活动似乎触动了魔改网的某根神经,以至于对方开始毫不留情的展开了报复。

自己的前秘书小陈发的那个爆料帖,郑谦已经看过了。

此时的郑谦心中只有一个疑惑,为什么小陈手中会掌握着自己跟水军的来往记录。

难道小陈从一开始就是魔改网派来的人?

但是想了想之后,郑谦又觉得不太可能。

小陈已经来到公司三个月了,而魔改网从上线至今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如果说小陈是来自魔改网的提前布局,打死郑谦都不会相信的。

等等!

郑谦的心中似乎抓到了一丝灵感。

还记得刚刚看到魔改网的爆火之后,郑谦曾经私下里询问过小陈的意思。

当时小陈笑着表示如果天成科技做一款类似的程序,肯定能够从魔改网的手中分走一大笔流量。

彼时的郑谦就是在听了小陈的话之后,才决定上马天秀网项目的。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更加的诡异。

先是小陈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拿到了魔改网技术员吃空饷,用外包公司完成公司任务的黑点。

再之后,小陈又主动向自己提出可以通过煽动互联网舆情,让魔改网陷入混乱。

在当时的环境下,郑谦只认为自己这位秘书一心为了公司,想在产品上线之前便让竞争对手先一步自乱阵脚。

可是现在再仔细想想,似乎自己前期的每一次决策,都受到了来自小陈的影响。

如果说小陈的身后有魔改网的影子的话,那么自己的天成科技大概率就是被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想到这里,郑谦的背后不禁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魔改网的决策层实在是太可怕了,原来他们从一开始就想到了可能潜在的对手。

为了向其他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对手展示肌肉,自己的天成科技就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魔改网的刀下亡魂。

自认为一切都已经搞清楚的郑谦,此时颓然的坐在自家的沙发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墙上的时钟,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二点的钟声刚过,郑谦便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站起身来,有些不舍的看了看自己家中的陈设,郑谦释然的笑了。

六个小时之后,警务总署便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今天凌晨十二点,天成科技负责人郑谦被我署抓捕归案。”

“现已查明郑谦出于利益考量,先是使用黑公关抹黑的手段妄图造成竞争对手内部混乱,后又通过黑客等手段剽窃竞争对手源码,截取竞争对手流量,在行业内部造成了一系列不良影响。”

“目前我署已对郑谦名下企业天成科技予以查封,对郑谦本人,我署以‘干扰市场环境罪,黑客罪,非法牟利罪’等罪名进行立案侦查。”

坐在家中正吃着早饭的查翩凡父子守在电视机前,全程观看了这场来自警务总署的新闻发布会。

当听到郑谦已经被警务总署立案侦查的时候,原本正在专心喝粥的查南却轻轻的放下了碗筷,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脸上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笑容,查翩凡忍不住开口问道。

“爸,你怎么……”

查南轻轻的挥了挥手。

“你这个刘哥,本事真不是一般的大。我到现在才搞明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天成科技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什么意思?”

见自己的儿子似乎还懵懵懂懂,查南这才开口解释道。

“你这个刘哥的心思可不是一般人能猜透的,这一招杀鸡儆猴,我也是到现在才看明白。”

说着,查南略带深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轻声嘱咐道。

“既然你和他是朋友,就千万别站在他的对立面上。年纪轻轻的就如此老谋深算,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对手。”

查翩凡懵逼了。

想到平日里刘芒那副半死不活,一脸咸鱼的状态,查翩凡怎么都无法和老谋深算四个字联系到一起。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都是刘哥身上的伪装?

想到这里,查翩凡不禁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