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辟邪剑法 >  第三十三章 论剑 二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曾齐云等在这里呆了几天,各门各派所来观战之人,将整个华阴县的客栈挤得爆满,来得晚的客人没有地方住,只能是借住在附近的农家。

华阴虽然有华山这个大门派驻扎在此,可平日也是冷冷清清,这些天因为华山论剑之事,闹得沸沸扬扬,着实热闹了一把。

仪清、左倾守跟施方朔等人都在此处,曾齐云都一一见过。之后青城派的掌门人辛人悌,峨眉派的超凡师太也来了。眼瞅腊月着初七已到,离着华山论剑之期,还有一日,就是衡山派的七绝先生,也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七绝先生在泰山之巅争夺五岳盟主的时候,不敌自己的徒弟,可谓丢丑丢大了,竟然还有脸来华山参加论剑,着实让人啼笑皆非。

可七绝先生的脸皮那是第一厚,丝毫不觉难为情。他见到曾齐云之后,便即跪倒在地,高声说道:“衡山派掌门人欧阳绝拜见曾盟主!”

曾齐云虽对他无语,但好歹知他是武林前辈,不敢怠慢,连忙也跪倒在地,回礼道:“小子乃是晚辈,不敢受此大礼,欧阳先生请起。”同时他心想:原来这个七绝先生复姓欧阳,只是以前没有听人说起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太低调的缘故吧。

来了许多人,凡是有华山派有交情的,都到了大殿里,说起论剑之事,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不久之后,门外传来了向问天的声音,他道:“诸位包含,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来晚了一些,还请见谅!”说话功夫,就入得屋内。

令狐冲喜道:“大哥不用客气,这里都不是外人,方才还一直都说要感谢你,要不是日月教的朋友及时出面救援,恐怕大家都被困死泰山了。”

向问天爽快一笑,说道:“贤弟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都是武林一脉,共荣共存,这个时候正应该相互帮衬才对。这次华山论剑,听说许多的隐士高人都出山了,有热闹可看,我向问天许久不曾动手,正好趁这个机会活动一下手脚,观摩一下,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与众人寒暄过后,先问天就到了张无忌的面前,躬身行礼。这次张无忌没有推托,反而笑道:“向教主,给你介绍一人。”说着便指向一旁的小昭,道:“这位便是波斯明教的教主,我的上司。在中原的时候,叫做小昭,这次他到中土,还要住些时日,介绍你认识下。”

日月教起源于明教,而明教起源于波斯得拜火教,向问天这是知道的。如今江湖之中,诸事不顺,怪事频生,不但张无忌尚存于世,来个波斯的教主,也无可厚非,向问天不敢怠慢,忙又以下属之礼叩拜。

小昭则是笑道:“向教主快快请起,我已经将教主之位传了下去,眼下不挂一职,要说是教主,也只能是前任教主,再说现在的日月教跟我们波斯的拜火教已经没有了直属关系,向教主再行此大礼,便是给我难堪了。”

距离华山论剑之期还有一天,而那个蒙面的老者,桃花岛的郭岛主古墓派中的杨大侠等人还没有到,令狐冲知道他们可能是要到华山论剑之日,直接上山,毕竟也没有什么交情,这些人平日里独处惯了,若是让他们遽然见到这么多人,还会不适应吧。

曾齐云看到向思荇跟在向问天的后面,不由脸上发烧,想起那晚旖旎的一幕,不知为何,竟然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而向思荇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之时,直接无视掉。曾齐云又想:是不是太过自多多情,也许人家那日只是开个玩笑。

翌日,天尚未大亮,令狐冲、戴灵子等一行人就往后山赶去,可是刚刚出了大殿,就看到一个青袍的老者大踏步而来,手上提着一团事物。文萤与郭子良见状大喜,齐齐上前,文萤口称“师父”,郭子良则是口称“爹爹”。

老者一见二人,也是满脸的喜色。文萤抢先一步抱住他,问道:“师父你老人家哪里去了,这么些日子不见,萤儿甚是想念!”老者拍了拍文萤的肩膀,说道:“师父是去给你师兄报仇去了。”说罢,将手中之物抛给了一旁的郭子良,说道:“良儿,这团东西你打开来看看便知。”

郭子良打开包裹,只见里面是一个具血淋淋的人头,甚是骇人。曾齐云从这具人头的已稀面目中辨认,仿佛便是锦衣卫的三档头尹克样!

郭子良问道:“不知道这人是谁,难道就他就是领头攻打我们桃花岛罪魁祸首?”老者道:“不错,就是这个小子,到处找他不到,后来听人说在河南一带出现,我便立即赶到河南,正巧遇到他狼狈而走,这便顺手宰了。”

曾齐云至此才明白,那日围攻埋伏自己与小昭的尹克样,竟然刚出去嵩山没多久,就被郭岛主给杀了。

郭岛主跟众人道:“老朽因为点私事,没有提前来拜会大家,真是有罪,还请诸位见谅!”戴灵子笑道:“前辈能来,便是给我华山派的面子,晚辈不敢存他念。”

郭岛主接着道:“杨兄弟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得过会才能来,让我给各位说声抱歉,不能提前拜会诸位诸位。”

令狐冲走出了人群,说道:“论剑之期是在中午,现在才早上,只是我们大家仰慕前辈们的风范,有些迫不及待了,我们先到华山之巅等着,以示恭敬,不知郭岛主吃过饭没有,如果没有,还请去大厅用餐。”

郭岛主道:“这么说来,我还真的有些饿了,那就得罪诸位。”

先不管文萤郭子良陪郭岛主去用饭,令狐冲等一行人已经往山上赶去,曾齐云想到尹克样乃一世英豪,到头来也落了个惨死的下场,不由得感叹真是人生无常。

通往后山的路口本来有一座天堑,宽十几丈,下面是深谷,两边是悬崖,陡峭笔直,令人生畏。上面是有一座浮桥的,方便众人的行走,可是今日竟撤掉了浮桥,换成了一条锁链。

一行人到了桥边,这里已经拥挤不堪,都是到华山派瞧热闹之人。这些江湖好汉虽然功夫不怎么样,可毕竟是人多势众,华山派就是想拦截他们,也拦不住。

而且华山论剑并不是华山一山一派之事,乃是武林之中的盛举,戴灵子也没有理由不让人前来观摩学习,所以这才下令撤掉了浮桥,换成了锁链。

青城派的辛人悌见此,不由得对戴灵子跟令狐冲道:“戴掌门跟令狐兄弟好手段,竟然在此设置这么高明的一个关卡,如此一来,除了轻功高绝跟内力深湛之人,是不能过去的,天下顶尖的高手比武,就应该如此才对。”

就在辛人悌这话说完,由于此地正处华山之巅,太为突旷,正好吹来了一阵寒风,那条锁链在风的吹动下,竟然不住的摇摆,而且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令人望而生畏。

辛人悌笑道:“在下不才,先行第一个过去,有不周到的地方,大家多多指教。”说罢,他便是提气一纵,身体轻飘飘的飞起。到了天堑的正当中的时候,左足在自己的右足上一点,然后借势再纵。一旁的普通江湖豪客,何时见过这等厉害的轻功,当即大声喝彩,叫好之声不绝。

辛人悌到了对岸,满脸的得意之色,曾齐云不由得点头称是,心想青城派的轻功,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辛人悌飞了过去,这时从叫好的人群里走出了一个形貌彪悍的大汉,他朗声道:“我天河帮黄霸天,也要过一过这条天堑,还请各位指教。”说罢,大猛然下蹲,丹田聚气,一步一步的朝着锁链走去。

曾齐云许久不见黄霸天,不知道最近忙什么,而且也听说天河帮已经投靠了朝廷,至于是不是这样,他还没有来得及问过。

这么一思考的功夫,黄霸天就已经走在了锁链之上。黄霸天走的甚是沉稳,而且也不知道是风吹,还是还是锁链本身的缘故,总之是不停的摇曳。晃晃动动,好不危险。

可黄霸天就像是被钉在了上面一般,任锁链是如何摆晃,他自岿然不动。众人睁大了惊奇的眼睛,唯恐黄霸天一个不小心,跌落悬崖。等到他平安到了对岸,人群里又是大声的喝彩,都在齐齐喊好。

他一手比起辛人悌的轻功来,又自不同,辛人悌冷哼一声,未知可否。

令狐冲道:“大家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都过去吧。一会的来人应该更多了。”说罢,他纵身一跃,平平落到对岸,姿势普通之极,没有花架子,众人也看不到惊奇之处,反响平平。

曾齐云等轻功好之人先后越了过去,武当派的灵高道长还故意施展师门绝技纵云梯,拔高数丈,惹得众人大为叹服。

至于少林派的几位大师,则大多是从铁链而过,并非是说他们的轻身功夫不行,而是少林寺和尚大多是练的外家功夫,讲就是强身健体,不慕虚名,若是在众人面前展示手段,博得喝彩,始终于佛门思想背道而驰。

他们虽然这么想,可是结果却不是这样,反倒是让成就了他们。原因无他,起先黄霸天在铁链子上走的时候,铁链子来回的摇动,可他就是身体不动,人皆叹服。轮到少林寺大师的时候,不仅是人不动,就是铁链子也是丝毫不晃动!

这下更令一旁叫好之人,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可见他们的内力修为之深,跟黄霸天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