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之白手起家 >  第一百二十章 郭大宝的悲欢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马小跳不打算放弃,趁周末,他想好好地跟张小花谈一谈。一大早他就往张小花寝室打了电话,可接电话的女生说她不在,这明显属于忽悠人了,这么一大早的人能去哪儿?马小跳本来想直接上去找她的,可寻思着应该逃不过看门阿姨的火眼金睛,而且这个时间上去,即可能饱览春色,也有被愤怒的女生轰杀的危险。他干脆等在女生楼外头守株待兔,为了防止张小花看见她而故意不出来,他躲在了花坛的后面,一大早就有男生做痴情状地守在女生楼外,难免不让来往的同学们多看几眼,没多久马小跳就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只好微眯双眼,假装在享受阳光,谁知道没多长时间他就弄假成真,斜倚着花坛打起了盹。他做了个梦,梦里边他回到了古代,成了家有闲田的地主,一股脑地把姚燕张小花高圆圆都娶了,正一起拜堂呢,忽然身子一歪,摔在了地上。这一下他就醒了,刚从梦里迷瞪过来,就看见前边一群女生,走在中间的正是张小花。他赶紧追上去,气喘吁吁地往张小花面前一站:“小花,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张小花根本都没抬头看他:“不用了,昨天你已经说的够清楚了。”马小跳澄清:“我知道昨天说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可这事儿我还是得跟你好好说说。”“不用了。”张小花冷淡地回应:“我不想再跟你说话,请你让开。”她扒拉开张小花,继续往前走,旁边被她挽着的顾玥冲马小跳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马小跳沮丧地看着张小花的背影,目光一转,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站在马路对面,笑吟吟地看着他。“大宝?!”马小跳惊喜地大叫,冲过去当胸给了他两拳:“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提前给我打电话?”“轻点儿,轻点儿。”郭大宝捂着胸口求饶:“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又暧昧地冲他挤挤眼睛:“怎么,我看见你出师不利啊,要不要哥哥教你两招?”马小跳尴尬地笑笑:“哪儿啊!那是张小花,咱们老乡,我有点儿事想跟她说呢。”“就是上次你让我去见的那姑娘啊。“郭大宝想起来了,嘴里啧啧有声:”长的模样是不错,怪不得你上次冲我发那么大的火呢。”“少说废话。”马小了跳又擂他一拳:“老实交待,你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又打?”郭大宝夸张地揉着肩膀,一脸的委屈:“我来看你不行啊?”“不是不行,可你不是那种人啊。”马小跳疑惑地看着他,下结论:“肯定有内情。”“就是来看你的,别瞎猜了。”郭大宝推了推马小跳的肩膀:“赶紧请我好好搓一顿,我可饿坏了。”马小跳还要再问,可郭大宝一副饿死鬼的模样,喊个不停,只好先带他去吃饭。本来马小跳还想请他吃顿西餐尝尝鲜,可郭大宝嚷嚷着吃西餐没意思,非要去吃川菜。正好附近就有家川菜馆,味道还不错,到了那儿,郭大宝二话没说,先要了瓶高度的二锅头,说是好长时间没跟马小跳聚聚了,这回非要一醉方休不可。马小跳起先还没看出不对来,可郭大宝等酒上来,先一人倒了满满一玻璃杯,嚷着这是一心一意,非逼着马小跳跟他干了不可。接着一杯又一杯,不断地找借口跟马小跳喝,而且是杯到即干,根本都不看马小跳到底喝了没有。

一瓶酒很快见了底,他又豪气地叫了两瓶,还让全打开,瞧他那模样,马小跳总算看出点儿门道来了,小心翼翼地问:“大宝,你是不是失恋了啊?”“胡说。”郭大宝大着舌头瞪眼:“哥哥会是那种为了个女人就寻死觅活哭天喊地的人吗?你可别想找借口不喝啊,快点儿,干了。”举起杯子又要一饮而尽。“别喝了。”马小跳拉住郭大宝的手,严肃地说:“大宝,你老实告诉我,到底跟娟子怎么了?”“别提她。”郭大宝一把扒拉开他的手:“小心眼的要命。没她管着,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提多开心了。”马小跳冷着脸又抓住郭大宝的手:“大宝,娟子那姑娘可不错,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儿?”“什么叫对不起她啊?我们又没结婚。”郭大宝满不在乎地说:“再说了,男人在外面应酬,有些逢场作戏的事儿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她非得不依不饶的,哼,哥们不伺候了还不行。”马小跳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痛心疾首:“大宝,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男人不能有钱就变坏啊……”“得了得了。”郭大宝不耐烦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姚燕,高圆圆,还有那个张小花,算算你自己又跟多少姑娘勾搭不清。”“我那是……。”马小跳有点儿底气不足:“跟你不一样,我那都是正经朋友。”“拉倒吧你。”郭大宝嗤之以鼻:“我又不是瞎子,有你那样的正经朋友吗?你那点儿心思谁看不出来啊?少装蒜了。”马小跳嘴张了张,终于还是无话可说,只得讪讪地坐下。郭大宝冷笑一声,也不管他,自顾自地喝自己的酒。马小跳叹了口气,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这一场酒喝的昏天暗地,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饭店的门。等有意识的时候,马小跳发现自己躺在马路边的绿化带上,旁边一大片呕吐物,胸前也是狼籍一片。再一看,郭大宝更狼狈,以一个极其复杂的高难度动作倒卧在一株灌木上,嘴巴大张着,呼噜打的震天响。马小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揉了揉像快要裂开的脑袋。一个推着辆自行车的老大爷以行注目礼的方式由远而近,马小跳冲他咧嘴一笑,老头立刻如惊弓之鸟般仓皇逃开。马小跳强撑着走过去,摇了摇郭大宝:“大宝,大宝,起来起来,咱去开间房好好睡。”摇晃了好一阵,郭大宝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神迷茫地四下张望一阵,挣扎着要站起来,结果力道没掌握好,一头栽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马小跳吓了一跳,赶紧去拉他:“大宝,没事儿吧?”郭大宝抬起满是泥土的脸,迷迷瞪瞪地看着马小跳,忽然扑上去抱住了马小跳的腿,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娟儿啊,你别丢下我不管啊。”马小跳赶紧挣扎:“大宝,是我,你认错人了。”郭大宝却搂的更紧:“娟儿,你别走,我认错还不行吗?我人长的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女孩跟我好过,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的,我不该在外面瞎胡闹,不该跟你吵,更不该对你动手。娟儿,你原谅我行不行,我再也不敢了。”他越哭越伤心,把马小跳的裤腿都泅湿了一大片。

马小跳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郭大宝的声音越来越低,片刻之后,变成了低沉的鼾声。…………等郭大宝再睁开眼睛,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他昏昏沉沉地坐起来,摇了摇脑袋,接过旁边马小跳递过来的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这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这是在哪儿啊?”郭大宝问:“我睡了多长时间了?”马小跳回答:“这是酒店,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这么晚了啊。”郭大宝嘀咕,又冲马小跳一笑:“小跳,哥哥今天没发挥好,放心,明天再好好跟你喝一场。”马小跳摇摇头:“大宝,你去找娟子吧,别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我找她干什么啊?”郭大宝不屑:“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懒得惯她这个毛病。”马小跳笑笑,反问:“那你为什么梦里不停地叫她的名字?”郭大宝一时语塞,随即理直气壮:“我那是醉话,醉话能当真吗?”马小跳摇头:“大宝,别骗自己了,娟子那种好女孩,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的,你忍心就这么放她走?去找她吧,别让自己终身遗憾。”郭大宝慢慢低下了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马小跳恨铁不成钢:“你当然不知道了,告诉你去哪儿了再走那是回娘家。所以你才要去找啊。”郭大宝头也没抬,声音里透着痛苦:“我找过,她家,她原来的公司,她住的地方,我全都找遍了,她的朋友我都一个个问过,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马小跳苦笑了,事情做的那么绝,看来这位娟子对郭大宝的怨念很深,当初不知道被伤成什么样才会这么做。他只能问:“那别的地方呢?比如你们定情的地方等等。”郭大宝还是摇头:“我也都去了,没有。说实话,小跳,你这儿已经是我最后一个希望了,可一看见你我就知道她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