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祓师 >  第二十章 堡垒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两个人,一个稳,一个燥,一个面色温和,另一个就连眼神中都时时透着狠辣,完全是两个相斥的极端。

江尘生总觉得这两个人在生活中肯定是水火不容的仇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打起来。

王万钧和温柔都十分畏惧仉若非,仉若非一出现,他们就纷纷躲到了江尘生身后。

仉若非看到二人的举动,顿时满脸无奈:“我又不是瘟神,你们至于这么怕我么?”

“这两年你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他们没有修为,会怕你倒也正常,”汉子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上来招呼江尘生他们三个:“你们出来的可真巧,正好我炖的铁锅鱼快出锅了,一起尝尝吧。”

这汉子身上有一种奇异的亲和力,每个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会不自主地觉得他十分可靠,得他这么一邀请,江尘生一行丝毫没有犹疑,便跟着他进了林子。

仉若非瞥了一眼汉子的背影,笑着叹口气:“这种事,还真是羡慕不来。”

江尘生听到这番话,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仉若非在羡慕什么?羡慕汉子的亲和力比他强?

可不管怎么看,仉若非都不像一个会在这种事上动心思的人,他应该是个狠到极点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行事只看利益,从不去管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

心里这么想着,江尘生回头看了仉若非一眼,仉若非察觉到他的目光,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家伙笑起来的时候也给人一种格外狰狞的感觉,远远望去,活像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看得江尘生心里直发寒。

按说仉若非的五官其实不丑,甚至可以说,他除了一双眼皮总耷拉着,像睡不醒一样,整体还是比较帅的,江尘生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总觉得仉若非无比狰狞。

在汉子的引领下,众人来到了位于丛林深处的一座营地中。

与其说是营地,不如说,这地方更像一座精心打造的堡垒,整个营地大约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摆了数十个帐篷,以及大量物资,在营地外围,则围着一道用巨石打造的高墙,墙上垒着沙袋、水泥桩一类的防御工事,甚至还能看到许多金属打造的大型弩机。

仉若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江尘生身边,江尘生正仔细打量着那些弩机,就听仉若非说道:“过了营地再往前走,是个叫做葬龙谷的险地,这些防御工事,主要是用来抵御从葬龙谷那边跑过来的妖兽,我和老左在葬龙谷边缘摆了个阵,现在妖兽已经出不了谷地了,对了……”

说着,仉若非突然撒开步子,朝着不远处的一堆物资箱跑了过去。

他平时走路的样子和常人无异,可一旦奔跑起来,身形却如同鬼魅一般飘渺灵动,而且速度极快,仅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拎着一口墨绿色的金属箱回到了江尘生面前。

仉若非将箱子递给江尘生:“梁子给你准备的,你一准喜欢。”

江尘生有点懵:“梁子是谁?”

仉若非也不回答江尘生的问题,只是催促他打开箱子:“快,打开看看。”

江尘生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竟是一把反器材狙击枪,枪械上多了很多额外增加的零件,尤其增加了额外的防震结构。

这把枪是重新改装过的,其破坏力和精度,应该都有大幅提升,但相应的,重量和后坐力也强了不只一两筹。

说实话,江尘生不是很喜欢这样的重武器,他更倾心于灵巧的连发式武器,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将这把反器材狙击枪拿在手里的时候,却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仿佛这把重狙跟了他很多很多年。

仉若非满脸迫不及待的表情:“快试试它的威力,看好了啊。”

说着,仉若非便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奋力扔了出去。

那块石头是用来压帐篷的,个头相当大,目测重量至少有五十斤,可仉若非将它扔出去的时候,就如同掷出了一颗轻盈的垒球。

石头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围墙上的一台弩机,眼看就要砸在弩机上的时候,忽听“嘡”的一声枪响,于此同时,弩机的金属外壳上擦出一道短暂的火花。

随后,硕大的石头突然在空中盘旋了好几圈,而后笔直地落在围墙上,爆发出沉闷的巨响。

江尘生自己都不相信,他竟能在不打碎石头的情况下,将疾驰中的巨石截停。

刚才他打出去的那颗子弹先是蹭在了弩机外壳的弧面上,而后反弹回来,打中了飞石头的左上角,而从弩机外壳上迸飞出来的碎片,则击中了石头的右下角。

这可不仅仅是枪法准不准这么简单了,而是江尘生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把重狙的性能,以至于他能够精准的计算出弹道,以及子弹的产生的冲量。

而且刚才开枪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地选择了将飞石截停,而不是将其打碎,就好像,他以前经常这么干。

仉若非望着围墙上的石头,不由赞叹:“上弹、开保险、拉栓、计算、瞄准、射击,所有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秒钟的停顿,厉害。”

王万钧和温柔只看到石头落下来了,但并不清楚它为什么没有被打碎,还以为是江尘生打偏了。

走在前方的老左也转过身来观望,他看了看围墙上的石头,又看了看江尘生,不禁蹙眉:“看样子,他这副肉身要想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还需要慢慢淬炼啊。”

老左的声音很小,其他人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仉若非从江尘生手中抢过重狙,并快速端起枪,对着老左按下了扳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江尘生始料未及,仉若非的动作超乎想象的快,等他想要警示老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一声枪响,枪口爆发出一道火光,子弹撕破空气,朝老左疾驰而去。

下一瞬,两只铁钳般的手指便将那颗子弹牢牢钳在了半空中。

老左竟然将飞向他的那颗子弹捏住了!

王万钧和温柔都被惊得倒吸好几口凉气,只有江尘生微微蹙眉:“子弹的速度突然变慢了。”

借助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江尘生能看出,子弹在飞行的过程中,速度发生了变化,它刚刚飞出枪口的时候速度非常快,可当它距离老左还剩最后一米的时候,速度却陡然下降了很多。

老左将子弹扔给仉若非,并冲江尘生笑了笑:“你说的没错,子弹在马上就要击中我的时候,速度突然降下来了。这些子弹都是特制的,一旦攻击的目标是人,它们的威力就会直线下降。”

仉若非补充道:“但你们最好不要被击中,寻常人被打中以后,依然会在瞬间昏迷过去。像老左这种能徒手抓子弹的人,全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子弹还能根据目标改变威力?

江尘生不由心惊,仉若非他们所掌握的科技手段,恐怕已远远超过了现在的人类文明。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在不远的前方,立着一个用石头搭建起来柴火台,台子上立一口硕大的黑铁锅,锅子下方的柴火已经快要灭了,如今只剩下偶尔可见的火星。

老左朝铁锅奔了过去,仉若非则闪到了一座帐篷后方,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来来来,尝尝我的手艺。”

老左一边招呼大家,一边揭开了锅盖子。

一时间香气四溢,王万钧和温柔连着吃了好几天冷食,一闻到这股味道,两个人就满眼冒精光。

不得不说,老左的手艺确实好的吓人。

江尘生平日里经常在外面谈生意,各色馆子都吃过不少,但从未见过如此精湛厨艺。

铁锅里的三条鱼,都是挑除了小刺,只留下用来增味的大刺,鱼皮酥鲜,鱼肉香嫩,鱼本身的鲜味加上醇而不烈的特殊酱香,再加一点点甜辣做点缀,那味道,实在是难以形容的美。

仉若非拎着三个酒坛回来,他一边朝铁锅这边凑,一边对王万钧和温柔说:“你们不知道,老左这人有四绝,分别是,剑术、修为、符法、厨艺,前三项都是拿来打架的,只有最后一项,厨艺,方可造福普罗苍生。”

王万钧和温柔都怕他怕得要命,他说话的时候,两人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

“别在那儿吓唬小孩,你去尘生身边坐。”老左指了指仉若非,而后便为大家分发了碗筷。

仉若非拎着一个酒坛来到江尘生身边:“五十年陈酿,清香型的,口感特别醇。怎么样,你也来点儿?”

江尘生发现,仉若非也许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骇人,相反,他似乎是个内心十分热忱的人,可又联想到这家伙曾一边客客气气地和自己打招呼,一边用枪指着自己,江尘生心里顿时一阵抽搐。

不用江尘生点头,仉若非已在他的碗里斟满了酒。

江尘生看着那碗清澈的酒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喝。

但这毕竟是五十年陈酿,确实值得一品,怕就怕老酒太过醇厚,万一不胜酒力就麻烦了。

直到老左对他说:“喝点也无妨,后面那两支队伍就算能出来,估摸着也得半个月以后了。”,他才凑到了碗前抿了一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