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刘备父子主动送上门了?

还有那令曹丞相头疼的诸葛亮也来了?

“确定只有三人?”

蔡瑁忍耐住心中激动,再次问向蔡中蔡和。

“大兄放心!我等已让蔡勋查看,没有关张赵云,只有他们三人!”

“哈哈哈哈!刘玄德好大的胆子,他既然敢来,我就敢开门!”

蔡瑁大手一挥:“公子,你不是想见刘备父子么?请吧!”

刘琮心乱如麻,他现在反而想让叔父和贤弟远离襄阳!

“叔父和贤弟何故自投罗网?唉!”

刘琮叹气一声,只得一边走一边思考如何让刘备父子脱身。

“都督,此乃除去刘备良机!”

蒯越低声道:“丞相所虑者,刘备也!将他父子人头送往许昌,都督定可镇守荆州,坐享高官厚禄!”

蔡瑁点头道:“我亦有此意!不过文聘有兵权,杀刘备之事,我自有分寸!”

襄阳城下,刘备很是担忧。

诸葛亮面如平湖,刘芒则面带喜色。

虽说有点坑爹,不过卧龙总算糊涂了一把,愿意劝说刘备亲自来襄阳与刘琮会晤。

“军师!我等三人,倘若蔡瑁有歹心,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刘备担忧道:“如今曹军来袭,荆州内部一盘散沙,景升在天之灵岂能安息?”

诸葛亮拱手道:“主公,蔡瑁虽为荆州都督,可襄阳之兵却并非掌控在他一人之手。”

“我等生机,全系于文聘之手也!”

“亮听公子所言,刘琮心中素有抗曹之志!文聘感念刘景升知遇之恩,定会追随刘琮!”

这……

刘备很是无奈,庞统如此也就算了,为何诸葛先生也愿意弄险?

肯定是受了那逆子的蛊惑!

“先生所言甚是!刘琮绝非孬种,咱们未必就是一死!”

听闻逆子开口,刘备轻哼道:“那你倒是告诉为父,咱们有几成把握活着回去?”

刘芒毫不犹豫道:“十死无生!”

刘备险些坠马,襄阳城门大开,刘芒身骑的卢,率先入城。

诸葛亮颔首点头,也已经跟上,刘备无奈只得策马进城。

“刘玄德,你进入襄阳,就是死路一条!”

蔡勋冷笑一声,命人紧关城门。

“没有我的命令,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打开城门!”

“是,将军!”

襄阳城少了往日的富庶,多了一丝凝重。

百姓们失去了往日的笑容,眉头深锁,充满忧虑之色。

如今曹军南下在即,荆州之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曹操是位浪漫的诗人不假,更有建安风骨。

可他也是货真价实的屠城者。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曹操感慨民不聊生的时候,何曾想过多少百姓,因为他的屠城,抛尸荒野,白骨丛生。

豪门士族需要拉拢,平民百姓并不需要。

是以蔡氏、蒯氏想要迎接曹操入荆州,普通百姓则避之不及。

“荆州落于曹操之手,不知多少百姓要被屠戮!”

刘备紧攥缰绳,叹气道:“我只恨势单力薄,无法保护百姓!”

诸葛亮宽慰道:“主公,亮不会坐视您去送死!我等前来,是为说服刘琮一同抗曹!”

“否则仅以新野之地,根本无法抵挡曹操!”

刘芒并未打扰二人对话,他已经看到了蔡瑁和蒯越,二人露出胜券在握的奸笑。

刘琮忧心不已,文聘面无表情。

向朗欲言又止,伊籍若有所思。

众人表情,尽数被他看在眼里。

不过这里的一切,即将与他无关。

只要蔡瑁给力,顺手刺他一剑,刘芒就能如愿,回归现代世界!

“刘皇叔,许久不见!您还是风采依旧!”

“蔡都督,你我就不必假惺惺了吧?”

如今刘表去世,刘备自然不会给蔡瑁好脸色。

“叔父!”

“贤侄!”

刘备下马,随后拱手道:“备得景升之恩,方能暂居新野!身为叔父,备愿辅佐贤侄,统领荆州,以抗曹操!”

刘备一向支持刘琦,可在诸葛亮的劝说之下,打算先行与刘琮交好。

刘琮闻言大喜,笑道:“我早就说过!母亲和舅父看错了人!叔父绝无夺取荆州之意!”

蔡瑁如今已经并不在乎刘备是否想要荆州。

“皇叔,请!我已备下薄酒,还望赏脸!”

“请!”

刘备面无惧色,当年的北地豪侠,面对黄巾军尚敢一战,何况今日?

众人坐定,蔡瑁大笑道:“皇叔,你今日实不该来!”

“我家公子早就决定,将荆州献予曹丞相!”

此言一出,蒯越颔首点头,笑道:“蔡都督所言甚是!为使荆州百姓免于战祸,投降曹公方为上策!”

刘备震怒,直接怒摔酒樽。

“荆州乃我兄基业!我兄去世,汝等瞒而不报!”

“如今我侄继位,汝等擅作主张投降曹操!”

“汉家天下姓刘,荆州姓刘,岂是你们两个鼠辈说了算!”

蔡瑁见状,大笑道:“刘备,你若不开口,我还能让你多活一阵!”

“现在倒好,主动送上门,倒是省了我不少事!”

“左右动手,今日就将刘备父子斩杀!”

蔡勋邓龙二人当即领命,刀斧手已经围了上来。

“刘琮公子,我家公子说你素来不甘为人俘虏,不愿将汝父基业拱手让人。”

诸葛亮轻摇羽扇,笑道:“我主刘玄德,感念同宗情谊,前来与公子商议抗曹之事!莫非这荆州是蔡瑁说了算?”

刘琮早就等不及,大怒道:“谁敢伤吾叔父!还不给我退下!”

蔡瑁心有不甘,直言道:“琮儿!只要拿了他们三人的头颅,你我便是大功一件!我会奏表丞相,让你永为荆州之主!”

诸葛亮反唇相讥道:“蔡瑁,我若是曹操,岂会让公子久居故土?你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吧!”

休得胡言!

蔡瑁大怒:“直接动手杀了他们!不必听信公子之言!”

刘琮看向刘芒,喃喃道:“贤弟,我该如何是好?”

刘芒无心考虑,距离回归现代只差一步!

“你想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一时的英雄?”

刘芒坦然走向蔡瑁,刀斧手直接杀来。

“文聘!本公子宁可做英雄死,也不愿当懦夫存活于世!”

唰!

文聘拔剑怒斩,将刘芒眼前刀斧手斩杀。

“文聘领命!公子想要抗曹,文聘舍命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