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眼女法医 >  第21章 顺利得可怕

徐恕垂眸,朝阳的晖光映在习题册上,给这本十几年前的东西平白渡上一层“希望”的影子。他翻开某处,指腹小心翼翼地从略显粗糙的纸面上抚过。

天花板坠尸案结案后,又调查出犯罪嫌疑人涉及其他三起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张钰被羁押,等待不日开庭审理。

而对于接手这个案子的徐恕来说,还有许多没有弄完的事情。

张钰后来主动交代了其他三个人,指明他们三人是同犯。徐恕对比过这三个人的脚印和指纹,确实都出现在案发现场,但至今都没有找到门口那半枚鞋印的主人。

或许是作为刑警的直觉,徐恕下意识觉得那半枚鞋印才是最关键的证据。

羟基丁酸……

那半枚鞋印,会不会和羟基丁酸重新在海市流动有关?

想到这点,徐恕握着本子的手渐渐收紧,直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冒头。

“嗨。”

瞧见徐恕终于抬头看自己,姜青蕊便露出笑脸,抬手朝他挥挥。

“有事吗?”

徐恕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语气不自觉放轻些。

看见姜青蕊出现在自己面前,徐恕一点也不惊讶。这几天都是这样,姜青蕊总是会不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手里大多时候会拿些东西。

“我看你在忙,帮你带了点早饭。”姜青蕊抬起右手,给他展示一下自己拿在手中的袋子,“也不知道你爱吃哪种,我就在我家附近买了个煎饼果子,你可以尝尝看。”

徐恕看姜青蕊放到自己桌上的东西,抬头看看她,眼中别有深意。

这已经是她连续第三天帮自己带早饭了。

前天是豆浆,昨天是小笼包,今天变成煎饼果子。

被徐恕眼神盯得有些不自然的姜青蕊把目光挪开。

从昨天开始,徐恕好像就想说什么话,但又偏偏不开口,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在早餐里给他下毒吧?

姜青蕊嘴角轻抽,又抬抬手。

“我给我自己也买了一个,他家的超好吃。”

瞬间明白对方误会自己的眼神,徐恕不仅不忙地敛回目光,看向直到现在还冒着热气的袋子。

“谢谢。”

听到这句话,姜青蕊终于长舒一口气。

“昨天的小笼包,和之前的豆浆味道很好,也谢谢你了。”

难道他喜欢吃小笼包和豆浆?

姜青蕊完全误解眼前人的意思,摆摆手,一副包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顺手的事儿,不客气。”

姜青蕊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工位上,紧接着被旁边凑过来的江武吓一跳。

“吃什么呢?这么香。”

江武使劲嗅嗅,看见姜青蕊手里的早餐,眼睛一亮。

“煎饼果子在哪买的?好香啊,下次我也去买!”

姜青蕊听懂暗示,接着弯腰,从桌子底下的某个箱子里掏出一盒牛奶扔给江武。

“我看见你吃完早饭了,喝点牛奶吧,别惦记我的煎饼果子了。”

江武撅嘴,拿着牛奶坐回到位子上。

“你说,上次那个案子,张钰肯定会被判死刑吧?”

姜青蕊不置可否地点头。

“他杀了四个人,肯定是死刑。”

江武托着腮想想,又觉得不对劲,转过头来极其认真地盯着姜青蕊。

“我总觉得这个案子像是没有结束一样。”

姜青蕊把早餐放一边,和他一样托起腮。

“确实。”

太顺利了。

简直顺利得有点可怕。

最重要的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找到张钰,关键证据是在死者胃里面发现的那张名片。

名片的字虽然模糊,但仅凭名片的外表刑警照样能够找到张钰。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人想要他们发现张钰,但又不那么轻易地发现他。

这未免太过可疑,简直就像是……把替罪羊推出来一样。

“啪!”

坐在对面的人浑身一抖,吓得差点蜷缩在椅子上。

“怎么办的事?”

一身休闲服,挺着肚腩的中年男人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脸上写满惊慌的那个人。

中年男人脸上有些许皱纹,眯着眼睛的时候像极了在和蔼的笑,任谁也不会想到刚刚摔东西的举动是他做出来的。

“老,老板,你听我说……”

男人吓得连话都说不顺,磕磕巴巴的声音让中年男人的眼睛眯得更深。

“我让你管KTV,你就是这样管的?”中年男人眸光微深,“把警察都引过来了。”

KTV老板蒋武赶紧从位子上站起来,可不敢再坐在中年男人对面。

“老板,我,我也没想到天花板会断开……但是您放心,监控什么的我都让人弄好了,警察不也顺利抓到张钰了吗……”

刘东皱了下眉头,蒋武立即闭上嘴。

良久之后,刘东才拿起旁边泡着枸杞的保温杯,打开盖子轻吹两下后抿一口茶水。

在此期间,蒋武连动都不敢动。

“早知道,就该让警察抓你。”

刘东轻描淡写一句话,却使得KTV老板险些跪下。

瞧蒋武的腿似乎都在发抖,刘东不屑地收回目光,盘着手边的珠串。

“我听说,孙可这事除了你,还有两个人被叫去问话了。”

蒋武听刘东说起,这个知道刘东肯定都已经打听清楚,便老老实实地跟刘东回答:“我也只是听说一个是孙可的仇人,另一个是孙可的姘头。”

“姘头?”刘东盘着珠串的手动作一顿,“是花月容的人吗?”

蒋武连连点头。

“那娘们儿叫……”

“做掉她。”

刘东根本没有听对方名字的必要,这个人已经对自己产生威胁,那她就活不了。

蒋武怔愣,在刘东目光投来的那一刻瞬间反应过来。

“可是,老板,她扫黄被抓了,现在在拘留所……”

蒋武声音越来越小。

说起这个,他又开始害怕起刘东会追究自己让KTV损失钱财的责任。

毕竟被扫黄大队扫掉的可是他们的摇钱树。

“我让人把她放出来。”

刘东说得非常轻松,好像这件事情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叫事。

“还有,以后做事手脚都干净一点,别让警方抓到把柄。要是再发生这种事,不利索的手脚就别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