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登鼎记 >  第二章 神剑认主

赵名鼎转过身来,见一位绝色美女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材修长,面容姣好,就算用沉鱼落雁来形容也不为过,不觉心神一荡,忙屏息敛神,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怎么啦?”美女见赵名鼎神色有异,轻声笑问。

“哦,是这样的,我有一样东西,想请你帮忙鉴定一下。”赵名鼎不敢回答,忙岔开话题,放下正在把玩的玉扳指,把那颗白色的鹅卵石拿了出来,放到了柜台上。

“这是一块红皮白肉的和田玉籽料。”美女拿起那颗白色的鹅卵石端详了片刻后,说道,“肉眼不见结构,肉质紧密,色白如羊脂,红皮点缀,更添秀色。不知先生是否愿意割爱?”

“哦,暂时还没有出手的打算。”赵名鼎回道。

“没关系。”美女笑道,双手递给赵名鼎一张名片,“今后先生若有古玩收藏和鉴定方面的需求,可以联系我。”

赵名鼎双手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问道:“彭晓晔?”

“没错,那是我的大名,不过,你也可以叫我小名孔雀。”彭晓晔笑道,“不知先生尊姓大名,能否留一个联系方式?”

“我叫赵名鼎,大名鼎鼎的名鼎。”赵名鼎笑道,“只是我没名片,就留一个手机号码给你吧。”说着,掏出手机,拨响了彭晓晔名片上的手机号码,互存了姓名,这才告辞。

出了彭晓晔的铺子,赵名鼎汇合了何才善和张宝,打道回张宝的府。

“张宝既已受封为天师,这把上古桃木所制作而成的驱邪剑便应当归张宝所有。张天师作法除魔降妖,岂能没有桃木剑?”晚饭过后,喝茶闲聊的时候,赵名鼎从背包里把剑取了出来,递给了张宝,张宝也不再推辞,满心欢喜地接了过去,笑道:“光有剑还不行,你得教我符咒。”

“教你不难,不过你得给我磕头,叫我师傅。”赵名鼎笑道。

“你想得美!”张宝翻了一个白眼。

“那你可不要说我不教你啊!”赵名鼎道。

“你爱教不教!”张宝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手中的剑鞘,突然脸色一变,把剑从剑鞘中拔出放到桌上,左手握着鞘身,右手握着鞘口,向各自相反方向慢慢扭动,然后一拔,竟从原来的剑鞘里又拔出了一个稍微小些的剑鞘,外面包着两块兽皮,展开兽皮,上面竟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文字和图案以及符号。

第一块兽皮抬头是《符箓总诀》四字,第二块兽皮抬头是《紫阳神功》四字。兽皮下剑鞘两侧各缠着一块尺寸相同的正方形牌子,长宽各二寸四分,厚一寸二分,都是上古桃木板雕刻而成。仔细瞧去,一块牌子是授箓法牒,正面从上至下刻着两行字,右边刻着:皈依道经师三宝;左边刻着:元始天尊授箓法牒;背面刻着数行字,抬头是:大罗天宗坛;正文是:张宝,道号广武真君,居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澄江镇北门村,壬戌年甲辰月乙酉日辰时生,授嗣汉天师之职;落款是:玄都玉京府。另一块牌子上刻着六字:嗣汉天师之印。

至此,作为天师所需要的道具都齐备了。

“怎么样?想啥来啥!”张宝收起兽皮和牌子,把剑鞘全部插好,笑道,“这剑和剑鞘要是能随意大小就好了。”话音未落,只见红光一闪,剑和剑鞘随声变成寸许,立在张宝掌中,片刻之后,又随其心意长至一米多高,如此几次,张宝手掌一翻,将之纳入袋中,笑意盎然。

何才善和黄丽在一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恭喜恭喜啊!”赵名鼎笑道,“如果一切齐备,也不用我教了。”

何才善掏出三枚古币抛向空中,反手抓住察看,如此几次,终于面露微笑,不再言语,只有黄丽一直摸不着头脑,望着三人,满脸的疑问:“怎么回事?”

“这样说吧,这把上古桃木剑应该是认主成功。”何才善道,“大家应当看过《西游记》,齐天大圣在东海龙宫里拿到金㧜棒后,嫌大,连说了几个小、小、小,这金㧜棒就随着他的心意缩小到满意为止,所以又叫‘如意金㧜棒’。这上古桃木所制作而成的驱邪剑能随张宝的心意而变化大小,实际应当叫作‘如意剑’才对。”

“言之有理!”赵名鼎和黄丽赞同道。

“不,我想给它起名为‘上古如意神剑’。”张宝笑道,“此剑能随我心意而变化,显然已经通神,而上古两字,方能显示出其尊崇之地位,是以名之为‘上古如意神剑’。”

“好!”听完张宝的解释,大家都喝起彩来,这“上古如意神剑”确实比“如意剑”生动了许多,无形中也给对方添增了一种无形的威摄。

“黄丽,你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什么叫‘我们要卷入到南宋末年的战事中去了’?”何才善又提起了昨晚黄丽所说的话。其实大家都想知道这句话具体的含意。

“借尸还魂,这句话你们可曾听过?”黄丽问道。

大家闻言,禁不住都打了个寒颤。“借尸还魂”这句话,大家都是非常熟悉的,最让人耳熟能详的,当属八仙之一的铁拐李,就是借尸还魂的典型例子。就现实的生活中,周边也经常有“过阴”的事情发生。

所谓“过阴”,就是从阳间到阴间。乡下有些人家有人病了,会去救神问卦,看阴阳。这替人看阴阳的人几乎都为已婚女性,称之为阴阳婆。阴阳婆替人看病的时候,往往会先到阴司去查病人的寿数。有些病人的病因,来自病人家死去的亲人作崇,这时候阴阳婆就会被病人死去的亲人灵魂附体,和病人说话,被灵魂附体的阴阳婆说话的声音和病人死去的亲人几乎一模一样。这时候,死去的亲人一般会提出要求,病人若按死去的亲人提出的要求去做,病很快就会好。现实生活中,确实是有这种事情发生,也经常经过过阴治好了病。

“你的意思是说,南宋末代皇帝因为对他的失败不满,所以他反施过来,实行‘过阳’,到阳间请人去帮他复国?”何才善问道。

按照他的理解,既然阳间的人可以过阴,那么阴间的人又为什么不能过阳?阳间的人可以经过过阴把病治好,阴间的人又为什么不可以经过过阳求得帮助从而复国?

“看来何大哥的领悟力不错啊!”黄丽笑道,“既然张宝都已经领旨了,你们做兄弟的何不助他一臂之力?”

“黄丽,我的心脏不好,你可别吓我!”张宝笑道。

“我吓你干什么?这有可能是真的,我看你们还是做好准备吧,别到时措手不及!”黄丽道,“到时军令如山,不听从是要砍头的!”黄丽说着,做了个砍头的手势,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不由得都往后退了几步。

“又不是我砍你们的头,你们退什么退?难道我是鬼?”黄丽看到大家后退的动作,很是不满,“我也就是猜测,你们信就信,不信就拉倒!”

“依我看,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张宝道,“只是不知我们要做什么准备?何才善也真是,你又不是太监,下什么圣旨嘛?现在弄得大家都神经兮兮了。万一这事是真的,到时就派你为先锋官,冲锋陷阵!”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张宝万一摊上了这事,我们是不会袖手不管,必定陪伴到底!”赵名鼎对张宝笑道,“都是天师了,还这么胆小怕事?抓紧时间修炼吧!别顶着个天师的名号,到时连画符驱鬼都不会,可就是天大的笑话。”

“这有什么可笑话的?何才善不是也不会吗?”张宝笑道。

“你可知道他父亲外号叫什么吗?”赵名鼎见张宝开起了何才善的玩笑,问道。

“哦?叫什么?”张宝好奇道。

“何半仙!”赵名鼎笑道,“你惦量惦量一下这个外号的份量。”张宝闻言,一时竟不知说啥才好。

何才善闻言,微微一笑,没有吭声。

“我看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重进古城的事情吧!”赵名鼎转移话题道,“我们怎样对付古城里的那些猛禽?”

“哦,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你们能不能再详细介绍一下?”黄丽问道。

赵名鼎把古城里所看到的猛禽详细地复述了一次。大家都想不通:这座古城寂静无声,似乎空无一人,却又何来的猛禽?

“说不定,这些猛禽是用来守护这座古城的也不一定。”黄丽思索了片刻,道,“我还是那句话,一切要实地调查过才可以下结论。”

“问题是:那些猛禽看上去数量不少,简直是铺天盖地。面对数目如此众多且又凶猛的猛禽,我们怎样才可以进得去?”张宝道。

“我看那天挥舞那把上古桃木剑的时候,那些猛禽好象都有所顾忌,莫不是这把剑正是那些猛禽的克星?或者,这把剑可以镇得住那些猛禽?”

“唔,我看好象也是。”张宝接话道,“到时那剑带上就是。反正这剑我现在是随身携带着。”

“我想谈谈我的想法。”何才善接口道,“刚才黄丽提到‘过阳’一事,我也就想了一想:莫不是这座所谓的古城实际上是南宋末代皇帝的陵墓?他用那些猛禽为他守护这座陵墓,等待有才之士的到来,助他复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些守护陵墓的猛禽就应当可以听从指挥,而这末代皇帝,也应当在这陵墓之中的某处待时而飞,重整旗鼓,收拾旧山河。”

“有了,到时我们先给那些猛禽下一道圣旨,让它们乖乖听话。”张宝建议道。

“好主意!”众人一致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