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不问斩 >  034:阁老

而后听闻有些消息。

李长源安心在客栈中养伤,蛮行城下村这一带近两个月都很太平。狂刀宗的人偶尔有来蛮行城打点闲逛,也会有经过和在这家客栈里歇脚的,当李长源下楼碰见的时候,他们都显得很客气。

听附近的酒客们讲,狂刀宗的人一般都是脾气暴躁的家伙,但是在这家客栈里,他们却格外老实,不知道是有什么人坐镇?

也有人说,是客栈老板非常的热情好客,弄得狂刀宗那些人不好意思耍性子,也有人说是因为这家客栈里有隐居的高手,只是狂刀宗的人知道消息,不敢惹是生非。

另有一个说法,是这客栈的老板,其实是个大人物……

“客官,您要的酒。”

一名临时路过在这里歇脚的狂刀宗门人立刻起身,笑着双手接过小二送来的酒,回应道:

“辛苦了、辛苦了。”

旁人看着,心里多少有些别扭。

于蛮行城内,没有其他的宗门坐立。一般的城池内,都不会有江湖上的宗门建设其中,几乎所有宗门的山头,都是坐落在城池之外的那些山林之中,或是建设在其他风水宝地。

人烟稀少是一方面,四面环山、风景怡人,有的清静也是一方面,更多的原因,是那些江湖人士自知却不愿提起的。

因为朝廷的原因……

朝廷的皇宫在丘晋大陆最中央的一座城池,这座城池名叫卧龙城。朝廷六部亦是建立其中,右庭书院隶属中书省的管辖,这里通常审查一些文人之事,上至朝廷官员启奏,下至民间状元提名。

中书省的行事权力很大,不在朝廷六部之下,朝廷六部有六个主事的官,而中书省里,只有一个管事儿的官。

真要说起来,这个管事儿的,还真没有那么个样子。

“阁老又去哪里啦?”

中书省最大的官,就是掌管门下两省的话事人,通常为朝廷一国的大学士,任职多年未撤的大学士,仅有一名,时间一久,部下的官员都会敬重声称其为:

阁老。

只不过,敬重归敬重,阁老虽为大学士,身负皇家文化蕴养,但行事作风从来没有端庄稳重的样子。

省下一大堆文件等着阁老审批,又是这种秋后时节,各个地方的案子,还有各个城池的城主之间的启奏,一大摞文书堆得中书省这帮人喘不过气,管事儿的头却不见踪影。

一文官慌得焦头烂额:

“还愣着干嘛,快派人去找啊!”

书童频频点头:

“是,是。”

可这说来简单,这卧龙城中最中央的位置就是皇帝的宫殿,阁老身份固然尊贵,但也不能让皇帝知道阁老成日身游他方不务正业。

问罪下来,阁老可能也只是被训斥两句,掉脑袋的,可就是咱们这些下人了。

省下的官员们很快回去忙起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嘴上还自言自语叨叨着:

“阁老莫怪,您老人家好在外头游山玩水,日日不归的,不能怪我等私自动用章印啊,这些都是寻常启奏,拖不得、拖不得……”

哒。

哒。

哒……

行书房内,好几个大官员忙里忙外,被叫出去找人的书童,却在出了卧龙城之后,跑去某个山沟沟里采蘑菇。

一个樵夫正巧在出门伐木的路上发现那书童蹲着的身影,好奇上前,在他背后问道:

“小娃,你一个人,走丢了?”

这书童仅十二岁,身高不过一米三。背后背着一副木框,方形的框,里面半框的书册,蹲下之后,身形更是显小。

听闻有人在背后问话,小书童没有起身,头也不回道:

“没有,我在忙里偷闲。”

“看你也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的,迷路了的话,我送你回去。”

“在下一小小书童,卧龙城中书省阁老座下书童之一,名叫阳儿,没有迷路,只是阁老有吩咐,被唤出来了也不要去找他,让我自己在外头玩,玩够了就自己回去。”

樵夫听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书童?

什么阁老?

什么卧龙城中书省?

都是些没听过的新词儿,这樵夫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但,不明觉厉。

樵夫是个实在人,没有坏心思,真的好心想帮忙,这荒郊野岭地,看见个小孩在这里采蘑菇,着实不放心,最后,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那……真不用我带你出去?”

“不用,大叔叔你快去砍树吧,磨蹭太多时间,今天的工作可就忙不完了。”

书童头都没回,全程交谈下来都没看过樵夫一眼。

让樵夫惊奇的是,这娃儿怎么知道自己是个砍树的?看到自己手上的斧子啦?……奇奇怪怪。

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别人家说不定比自己想象中厉害,担心那么多干嘛,唉。

樵夫抖擞了一下身子,呼了口气:

“好,那你一人在外,注意安全,天黑之前记得回家,别太贪玩,我先去砍树了!”

“大叔叔慢走。”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樵夫从书童的身后一侧走过去,渐渐走远。不一会儿后,书童微微扭头看去,小嘴叨叨:

“乡间人,心思真是淳朴憨厚,比我们家那位大人好得多了去了。”

……

“啊——嘁!”

蛮行城中的某条街道上,一身华服秀丽端庄的男子,却是驼着个背、长长抻着脖子跟面前这个老摊主讲价,讲着讲着忽然打了个喷嚏。

一个喷嚏打得自己鼻涕泡都快冒出来了,但眼下正事砍价砍得火热的阶段,他顾不得那么多,一把袖口抹了下鼻子,一手叉着腰,一手如鹤头般抬起指着摊位桌台上的那个首饰,吆喝道:

“三文!”

摊主是个圆挺大肚子的男汉子,一眼看去是个四五十岁老大叔,眼前竟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为了个首饰跟自己吵着讲价讲半天,他降也不是、不降也不是……

一脸为难:

“哎哟,小哥,这我去窑口拿货价都不止三文了啊!”

“两文!”

摊主一瞪眼,这怎么还越压越低了啊,他还真敢叫啊!?

“小哥,别太过分啊,我这耳坠虽然不是纯金的,但好歹也是个镀金首饰,从五十文一下给你砍到两文钱,我还要不要吃饭啦!”

“废话,不跟你多叫,一口价,一文半!”

周围立刻有不少人围了上来,都是些看热闹的邻里街坊。

这弄得老摊主好生没面,一个首饰被人在这儿砍价砍了一上午了,自己口水都说干了,眼前这小生偏要买,但又偏偏不舍得出钱。

周围吃瓜群众开始议论起来:

“这小伙生得俊俏啊。”

“嘿,我家姑娘就喜欢这种书生气的小帅哥。”

“可别咯,你也不看看他那吝啬样,你敢出女儿,你女儿还不一定敢嫁呢。”

“瞅他那一身衣裳也是值好多钱的咧。”

“可能是这趟出门忘了拿钱袋子了?”

“……”

面面之词皆是在说这小生,老摊主更是难为情,想说这人是真的一点儿钱没有,真要一个富家子弟,怎么可能连五十文都掏不出来。

自己摊前闹得久了,今天生意都做不成,本来收入就差,今儿个又来这样一个煞星。摊主心惶惶,难受得像是吃了黄莲一般,最后口干舌燥,实在不想争了,摆手道:

“啊行行行,一文半就一文半,拿去拿去!”

可这市面上哪里有半文钱的说法?

这白面小生乐呵着拿起摊子上的耳坠,不是一对,只有半边,那将耳坠挂在了自己右耳垂上,金色的垂丝摇摇荡荡,显得几分妖艳。

“嘿嘿,怎么样,好看吧?”

摊主生无可恋的表情,耷拉个脸,敷衍回应着:

“好看好看。”

白面小生从怀里摸索一阵,掏出一拳头拽着的钱拍在摊位台面上:

“喏——”

才一松开,惊得立刻又抓了回去,塞回自己衣襟里。

老摊主可看见了的,他刚刚掏出来的,是一两金子,这可把摊主的血压拉得高高的,面红耳赤道:

“嘿!你这厮,明明够钱,还跟我讲价,还讲价讲半天,我跟你嚷嚷老半天时间,你就这样的?就为了五十文钱!?找乐子是不……”

“啊嘘——”

老摊主看见了,但周围吃瓜群众的眼色可没那么犀利,书生立马竖着食指,示意老摊主闭嘴收声。

摊主是个老实人,不知道对方想干嘛,不过还是收住了嘴。

随后,这书生又掏出了一把,展开掌心,手里掉出来两个铜板在桌面上:

“喏,多出来的半文钱不用找了,谢谢哈!~”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走时的模样还一蹦一跳,活脱脱一小孩子气。

老摊主愣在摊位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是一脸黑线。

这白面书生,从城外来的,虽说也不是第一次来蛮行城,距离上一次来这里,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一次,这里的蛮行城还没有那么繁华。

之前在那家摊位上耍皮,白面小生有些失望。

因为,十年前,那家摊位就在的了,十年前,还是同一个摊位,那摊主也是同一个摊主,现在,再回来,那个摊主老了许多,也不再记得自己的模样。

纵使他跟那个老摊主脸对脸吵了一上午,也没能让对方想起,自己十年前来过这里。

“唉,都是忙于生计的人儿们,谁会把谁记得请呢。”

闲游街坊之中,书生默默呢喃着。

不知不觉,肚子有些饿了。

书生想就近找家小吃铺子,进去填填肚子,随眼一看,前面有个炒饭的档口。悠悠然走过去之后,前脚才迈进去,后脚忽然就停住了。

“嗯?”

闻到一股茶香,这茶香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说起来,好久没去见过了,那位旧友远在南坑城,不知道这二十多年过去,他过得怎么样,他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有没有变化。

‘改主意了,先去喝喝茶吧。’

书生一个后退转身,去到了隔壁的一家客栈里。

来这里的时候,书生也经过了好几家规模差不多的客栈,这家客栈是一栋四层高的楼房,外表看去,一般般,没有装修的特别华丽。

但他还未进门,不由得眉头一皱,顿住了脚步,在门口顿了好一阵子。

“客官,有什么需要的吗,楼上还有空房,要是客官不想租房休息的话,茶水酒肉都是有的,保证新鲜地道!”

小二见门口有人站了好久,连忙小跑过来,笑着招呼。

书生也是回敬一笑,跟着小二进了屋。

客栈楼顶上,躺在瓦片上的关青鸿也偷偷笑了笑:

“少见呐,来了位稀客。”

方才,那个书生肯定也注意到了关青鸿的气息,但没有锁定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怀有敌意,所以,一定停留于门前,看对方的反应。

直到小二出来邀请,对方都没有动作,显然是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是谁?

关青鸿可熟悉的很,之前对上过,甚至还交过手。

“中书省的管事,小阁老,上次交手打了八百多个回合,可把我虐的惨呀~”

关青鸿喃喃道。

楼下客栈一楼间,阁老在小二安排的一空桌落座,很快,茶水送了上来。

但阁老回拒:

“换一趟,你们这里,应该有那种茶吧。”

“呃……请问客官说的是哪种,咱们这儿待客用的茶水,一直都是这种啊。”

阁老微微一笑:

“凭我生得这般好看,就不能品一口高峰云雾?”

小二脸上顿时慌了一下,什么情况,这人……是来找李长源那位爷的麻烦来的?

小二眨巴两下眼睛,装得一脸无知:

“诶、嘿嘿,客官,俺不知道什么高峰云雾,您从哪儿来的消息呀,那种名贵,咱这种小客栈怎么会有。”

“哦?你也知道是名贵茶叶啊?~”

阁老目露凶光,但没有杀意,只是颇为凛冽,让小二顿时起一身鸡皮疙瘩。

“客官您稍等,小的去前台问问。”

说完,小二立马放下茶壶,跑到前台掌柜的那里。

见小二脸上表情不对劲,掌柜的也是一脸凝重着,小声问道:

“怎么回事,有人找事儿了?”

“好、好像是……”

“不用怕,说说,是谁,怎么一回事儿?”

小二朝阁老那桌使了使眼色,跟掌柜的低声窃语:

“那桌客人好像是冲着李爷子去的,咱前一阵才给李爷子在房间里上了一壶高峰云雾,他一来就说要高峰云雾茶。”

掌柜的抬眼朝阁老那边瞅了瞅,就一个白面小生的模样,骨架子看上去也没多大,像个富家子弟,像个书生,呵,说不定连掌柜的都打不过。

掌柜的幽幽说道:

“你去忙你的先,我去会会他。”

“好,当家的你小心点。”

小二转身去其他桌位上忙活,客栈老板将柜台上锁之后,去到那个白面书生那桌,就着旁边的空位坐下。

“敢问客官,怎么知道这家客栈有高峰云雾的?”

阁老咧嘴一笑:

“此处是没有,楼下的客人喝得,我就喝不得吗?”

“你认得楼上的客人?”

“认不得。”

“那就是单纯想来品一品茶咯?”

“自然是。”

客栈老板顿了顿,思索片刻之后,摇摇头道:

“抱歉,茶就只有一壶,已经上完了,下次也不一定有,您还是将就着用这些粗茶吧,也不差的。”

阁老有些不乐意,歪着嘴道:

“唉,多大点儿事儿,想来,楼上那位客人还在喝着的吧,我上去瞅瞅。”

刚起身,就被掌柜的叫住:

“慢着!你不能上去。”

“有什么不能,我要是说我想租你家客房,不也是要上楼去?”

“但你不是这种想法。”

“身为一家客栈的老板,你的胆识有些不同寻常,是有些过了,就不怕我这小小文人,背后有什么你招惹不起的存在?”

阁老模仿以前他接触过的那些富家子弟嚣张跋扈般的语气与姿态说道。不料,这客栈老板压根不上套,不怂也就罢,反而声色俱厉,低沉喝道:

“这位客官,是要找李爷子的麻烦,不知在座的各位同不同意啊?”

霎时间,周围数几桌的客人们,都推开身下座椅站了起来,一扫看去有二十多人,几乎整个一楼都是,个个都警惕的盯着阁老。

这一场面,让阁老有些吃惊。

‘楼上什么角色,能被这么多人拥护?’

细看之下,这些站起来的人,他们大部分的着装都很粗糙,腰后、或是落座的脚旁,都有一把阔刀。

‘哦,原来是狂刀宗的人。’

阁老也不是喜生是非之人,见这么多人剑拔弩张之势,再激进的话,很可能就打起来了。虽说他们这些乌合之众一起上给不是自己对手,但这家客栈的装修挺好,阁老不想平白糟蹋。

“也罢,也罢,不喝就是。”

阁老好似无奈的表现,说着一句,缓缓坐回位置上。

之后,周围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坐下,很快,这里又变成与刚才的情景一样,与别家客栈的热闹一般般。

哒哒……

有个人进来。

又是一位客人,不过,这位客人的着装有点儿古怪。

一身黑色长衣,头上戴着遮面的斗笠。虽有黑纱遮挡面目,但衣装如初,阁老回头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顿时心生喜悦,差点儿喊了出来。

掌柜的回到柜台上,是客人就欢迎,自然没有多问,也没有阻拦。

只见这个衣装奇怪的客人径直走到阁老那桌,信手拉开座位坐了下来:

“好久不见呀~”

阁老笑着回敬一句:

“嗯,好久不见啊,小娘炮~”

顿时,火药味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