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官道之绝对权力 >  第七十二章 雄伟到你自卑

“你真是狗蛋包天,要死到临头了,还敢拿劳资寻开心。”

沈天宇神情陡然变得狰狞,抬起手里的枪,就对准了安江。

安江漠然一笑,也懒得再费事,一把便将短袖衬衫从身上生生扯了下来,扔到一边,竖起一根手指,道:“十个!”

沈天宇冷笑,手里枪一摆,又是十个学生跑了出去。

“继续!”

紧跟着,沈天宇看着安江,冷冷呵斥道。

安江漠然一笑,伸手抓住了皮带,便要解开,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是微微一滞,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此刻他站在椅子上,竟是发现,在他对面未曾遮严实的窗帘缝里,竟是露出半张俏颊。

这俏颊的主人,不是李青萍,又能是哪个!

只是,这地方可是三楼,李青萍居然悄无声息的就爬了上来,可见这女孩儿在车上的话还真没说谎,她当初在警校的时候,只怕真是个让无数男生都要黯然逊色的巾帼。

四目相对时,李青萍冲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比了个枪的动作,向他询问沈天宇的位置。

“怎么,不敢脱了?”

而在这时,沈天宇不耐烦的看着安江,冷冷呵斥道。

“只要你肯放人,给你跳个舞也没问题!”安江扬眉一笑,不由分说,便解开皮带扣,将裤子脱了下来,堆在脚踝的位置,挡住了那柄军刺后,头一转,大幅度看向沈天宇所在的位置,为李青萍指明了方向后,笑道:“放人吧!”

沈天宇闻声,手一摆。

当即,又有十名学生慌忙离开。

“安大主任,继续吧。”

紧跟着,沈天宇玩味的看着全身上下已经只剩下一件大裤衩的安江,笑吟吟道。

娘的!

今天过去,算是要出名了!

不过,说不得,屁股比脸还要出名!

安江听到这话,眼角抽了抽,心中有些无语的暗忖一声,一咬牙,手放在了松紧带上。

可在这时,他正好和李青萍四目相对。

李青萍看着他的动作,半张俏颊立刻变成了粉红色,眼底满是羞涩。

她连手都没跟男生牵过,又哪里见过男生脱衣服的样子。

但哪怕如此,李青萍还是保持着镇定,一只手举到面前,向他小心翼翼的比划着动作,示意安江将沈天宇引到窗户的那片区域,然后她冲进来,想办法来解决掉沈天宇。

“怎么,不想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沈天宇看着安江那迟疑的样子,还以为安江是不愿意脱下来,当即嘲弄的笑了笑,举起手里的枪摇动着道。

“我是怕你自卑。”

安江冷笑两声,心一横,便将裤衩子扯了下来,然后一条腿从裤衩子里抽了出来。

原来这就是男人的样子……

李青萍看到这一幕,那张脸瞬间红成了大苹果,耳根都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她想要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可是为了安江的安危,她又不得不通过这仅存的半个窗口观看教室内的情况。

只是,她和安江站了个正对面,看得清清楚楚,竟给人一种安江在给她进行表演的感觉。

“我屮艸芔茻……”

而在这时,沈天宇忍不住爆了声粗口,眼底掠过一抹羞恼。

安江没说错,他此时此刻心里还真是有那么点儿自卑了。

“放人!”

安江没再刺激沈天宇的情绪,冷声道。

“全都滚蛋!”沈天宇见状,松开了那名女生的马尾辫,然后冲着她踹了一脚,冷喝道。

女生听到这话,如蒙大赦,捂着脸,嚎啕大哭着便跟同学悉数冲出了教室。

安江看着这一幕,心中微微舒了一口气。

无论怎样,学生们总算是全出去了,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

现在,他所需要考虑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怎么活着从此处离开。

而就他看来,是否能成功,只怕希望大概率要寄托在李青萍的身上。

“安大主任,转个身,也让外面那些你的领导同事和下属们欣赏欣赏你的英姿……”

沈天宇玩味一笑,看着安江比划着枪,嘲弄道。

“如你所愿。”

安江知道,少不得要有这一出戏码,也没有再扭扭捏捏什么,当即转过身,正面对着窗外,和观望此处的所有人来了个赤裎相对,大音符奏响一曲忠诚的赞歌!

“嘶……好大……”

与此同时,正拿着望远镜看着教学楼内动静的杨芸,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愣怔了一下,然后失声道,话说出口,她就知道失言,脸颊通红一片,人有些局促。

可是,哪怕拿开了望远镜,那震撼性的一幕,却还是止不住的在她眼前不断徘徊。

这模样,和她见过的那个完全不同,或者说,应该说是小巫见大巫!

真的是雄伟!

“是啊,安副主任为了开发区,为了老百姓,牺牲真的是太大了!”

李国平拿着望远镜看了看,然后悄悄扫了杨芸一眼,轻轻叹息道,但眼睛里,却有些自卑之色。

“是啊,牺牲,真大!”杨芸喃喃的点了点头,感慨一声,然后道:“既然学生们都出来了,那就让狙击手准备好,一旦沈天宇露头,在保护好安江的前提下,马上击毙他!”

“嗯。”李国平点了点头,然后苦涩道:“只是,这家伙很谨慎,刚刚的学生们说了,他一直躲在两面墙的死角,而且为了确保安副主任身上没有佩戴什么危险的东西,让他把衣服都脱了,想击毙他,有难度。如果使用大口径狙击子弹的话,怕误伤到安副主任。”

杨芸轻轻叹息。

安江的命,就在他自己手里了,接下来会如何,要看他自己的发挥了。

只是,从一个已经连鱼死网破都在所不惜的疯子手里活下来,谈何容易!

“怎么样,让他们看够了吧?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可以谈谈谈判的事情了!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你现在最担心的人,不该是我,也不该是外面的民警,有人比我们更想你死!”与此同时,教室内的安江扬眉轻笑一声,语调玩味道:

“想不想知道你那位好哥哥在听说了你的事情,陷入昏迷之前说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