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九爷万岁 >  第6章

卿卿睡醒的时候起了一身的汗,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只觉得有些饿了。

窗户被关得严严实实,她也没去管,这天气着实是有些热了。

她梳洗好下楼的时候,沈子囚正坐在桌前饮茶,手中还拿着一个柳条缠成的小人,约莫巴掌大小,有手有脚,活灵活现。

唯一不足的便是小人的胸膛处被掏了一个洞,空荡荡的。

见到卿卿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东西,沈子囚便是捏住小人的脑袋递了过来,“喜欢?”

卿卿没接,这玩意儿看着真丑。

沈子囚倒也无所谓,“不喜欢也就罢了,本就是用来取乐的东西。”

说完便是随手扔到了一边的火坑中,顿时火坑中便是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响,但是很快便是停息了。

“昨晚休息得可好?”

卿卿点了点头,“就是做了一个奇怪梦,梦见我差点死了。”

似乎是来了兴趣,沈子囚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梦见什么了?给我讲讲?”

“倒也没什么,只是梦见有人扮作我师父的模样诓骗我,要把我吃了。”

“还真是有意思,想来卿卿只是想师父了。”

正说着竹幽便是走了上来,面色有些沉重,“九爷,昨夜我们看守的兄弟少了一个,他们不会追上来了吧?”

沈子囚摆了摆手,“不会,不然我们不会平安醒来,先出发吧。”

这一行又是整整的一天,终于日落时分于荒郊野外停了下来,架起了篝火,仿佛映照了半边的天际。

沈子囚坐在篝火边朝着刚下马车的卿卿招了招手,卿卿觉得他像是在唤自己养的宠儿,但还是走了过去。

沈子囚往旁边挪了挪,卿卿也就顺势坐了下去。

“累不累?”

“不累。”

自己当然不累,整日坐在马车里吃吃喝喝睡睡,哪里会累呢?

“公子,你好像与我初见你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是吗?”

沈子囚的身子往身后的树木靠了靠,一副惬意的模样,“说说看,哪里不一样了?”

卿卿看了看他豪爽的坐姿,“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太一样了。”

之前是不苟言笑的谦谦公子,现在嘛,总是差了点意思的。

沈子囚抬手摸了摸卿卿的头,似乎是极尽宠爱的,竹幽看得碍眼,便是转身退到了一边,眼不见为净。

另一人见了这模样,干脆凑到了竹幽跟前,“大哥,这一路了,这女的谁啊?九爷好像……”

只是话为落下,便是遭了竹幽的一踹,“滚,别烦老子!”

他的心中烦躁不堪,若是这般无情,往日何苦黏着他那痴傻的弟弟?

卿卿看着眼前的沈子囚,“浔囚……”

沈子囚微微抬眸,眼中的不满似乎是一闪而过,“浔囚这个人很重要么?”

“重要,师父说要跟着他走,可是……”

沈子囚捏住卿卿的脸,打断了卿卿的话,“那么现在便是不要再听你师父的话,听我的,我们才是至亲之人。”

卿卿觉得沈子囚此时的模样甚是诡异,便是想要挣扎,却只听得沈子囚轻声念了句睡吧,便是泛起了困意,不知所云。

她应该是睡着了的吧,不然怎么会又梦见陆沉呢?

陆沉坐在方才沈子囚坐的位置,自己靠在他的肩膀上悠悠转醒,还是那片密林,只是除了自己和他便看不见其他的生灵了。

陆沉还是那样浅浅的笑,“醒了?”

卿卿点了点头,“你怎么又出现了?”

陆沉撅了撅嘴,“卿卿这是嫌弃我了?”

卿卿摇了摇头,“只是你难道不觉得你出现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吗?”

陆沉笑了,“以往不是那个老匹夫,不,以往不是你师父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嘛,除了他谁敢近你的身啊?”

“你怕我师父?”

陆沉点了点头,面色如常,“怕,怕死了。但是,现在不怕了。”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陆沉忽的站了起来,“不要相信沈隋,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至亲之人,我们血脉相通,我可是你的哥哥。”

卿卿不信,“我没有哥哥。”

“你当然有,而且你只有我啦,我也只有你啦。”

他的眼里透出浓浓的悲伤,他望着卿卿,又像是通过卿卿望着自己。

卿卿第一次在这个鬼魅一般的男人脸上看见这样的悲伤来,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朝着卿卿伸出了手,“来,卿卿,我带你看一些有趣的东西。”

鬼使神差的,卿卿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只看见陆沉宽大的袖子一挥,周遭的景色便是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迷雾一般,什么都看不清了。

唯独往前几步的位置忽的露出了宽阔的湖面,波光粼粼,上面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样。

正如自己刚刚苏醒的模样,依靠在别人的怀里睡得香甜,但这个人不是陆沉,而是沈子囚。

竹幽还站在不远处来回踱步,似乎是在隐隐的担忧着什么。

“这是假的吗?”

陆沉只是笑笑,“难道你没有自己的判断嘛?你在这里,那里自然是假的,你说对吧,卿卿。”

“应当是假的吧。”

可是又是那么的真实,自己隔着水面看着自己,好像在看着别人的人生一般。

刮起了狂风,篝火被吹散了些,便是有人来捡,还会抱怨几句这奇怪的天气。

唯独沈子囚似乎是没有受到影响,淡然的坐在那里 像是临危不惧的将领一般,卿卿觉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皇子的气度吧。

“卿卿,你看见了吗?”

“嗯?什么?”

陆沉指着画面的角落,“你应该看见了的,有东西想要吃了你呢,只是见了沈隋跑掉了。”

“嗯?”

还没有等到卿卿细看,画面便像是被人拉扯一般,开始变得扭曲,直至消失。

陆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可是眼里全是得逞的笑。

“卿卿,这个世间于你而言实在是太危险啦,你要是受伤了怎么办啊?”

“我不会受伤的。”

“不,你会的,你还会受很重的伤,各种各样的伤,你会死的。你师父说得没错,卿卿入不得这俗世。”

“我不懂。”

陆沉伸出手,“来抱一下你几千年没有见面的哥哥吧,卿卿。”

可是卿卿却是转过了身子,“师父说我没有哥哥。”

陆沉忽的笑了,笑声却是毫无温度的,生硬的,可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角又的确是笑出了泪花的。

“不,他骗你的,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我跨越了几千年来见你,你这样哥哥可是会很难过的。”

他好像真的难过了起来,卿卿突然有些心软了。

自己没有哥哥,但是陆沉还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妹妹。

不过是往前行了一步,陆沉立即便是露出了笑,他似乎早就知道卿卿会靠近,他早就预料到了。

他大力的将卿卿揽入怀中,那股力道似乎巴不得将卿卿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陆沉在笑,笑得得意,笑得失神,笑得猖狂。

“你会找到妹妹的。”

卿卿觉得陆沉只是太难过了。

陆沉的笑戛然而止,他缓缓闭上了眼,语气也温柔了起来,满是柔情,只是卿卿什么都没看见。

“好孩子,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以叫我,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代价呢?”

陆沉松开了卿卿,仿佛方才发疯的不是自己一般,“你终于问了。”

“卿卿,我们只有彼此了,我们注定的命运便是携手穿过荒野,重新竖起战旗,一同君临天下。”

“你……会吃了我吗?”

陆沉笑得柔和,“当然不会,我可是你的哥哥,我会像以前一样,一直保护你,直到誓言的尽头。”

陆沉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暖玉,“俗世太脏了,卿卿会生病的,所以戴上它吧。”

卿卿看着那块碧绿的暖玉,点了点头,“谢谢哥哥。”

“好孩子,你该回去了。”

等到卿卿睡醒的时候,自己正躺在软榻上,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像极了陆沉编织的另一个梦境。

金玉软榻,银丝帘纱,若是客栈,一定是奢华无比的客栈。

她的手中传来一阵暖意,垂眸去看,是陆沉给自己的暖玉,翠绿的玉竟是发着热的,滑滑的,和自己的手掌一般大,暖手正合适。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个穿得如同暖玉一般的女子,唇红齿白。

她放下手中的水盆,“姑娘醒了,我来伺候姑娘梳洗。”

卿卿显得有些无措,这里没有自己熟悉的东西,也没有自己熟悉的人。

但是屋外很快便是传来了竹幽的嗓音,“九爷在书房,姑娘只管安心梳洗便是。”

卿卿这才放下心来,虽然竹幽平日里凶巴巴的,但是这种时候熟悉的声音总归是好的。

卿卿这一觉竟是直接睡了足足三日,三日足以让一行人回到了庆阳,被沈子囚称为家的地方。

那个如暖玉一般的姑娘比卿卿年长一些,温温柔柔的,说话也是软软糯糯的,卿卿很喜欢,只管叫她姐姐。

陆沉说比自己年长一些的应当是这样叫的。

可是姐姐不乐意,一次次的纠正,“姑娘叫我慎儿便可,是慎儿,不是姐姐。是慎儿,不是慎儿姐姐。”

可是卿卿还是喜欢叫慎儿姐姐,陆沉笑话了卿卿好久。

只是除了卿卿没有人可以看见陆沉,这让卿卿觉得陆沉的确是孤单着的一个人,他真的只有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