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永昼 >  第十七章 神秘人

“火旭,多吃点山蛤。”

“火旭,多吃点团头鱼。”

“火旭,多吃点月芽菜。”

教习竹喧将自己食盒里的菜肴分一半给火旭,嘴上不时催他多吃。

火旭摸摸脖子,竟神奇的找到了吃断头饭的感觉。

“竹教习,你自己吃,我可不是饭桶。”

竹喧是位女性,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模样不丑,当然······也不怎么好看。

同桌的云熙只顾闷声干饭,忽然咽下满嘴饭菜,苦着脸,冲火旭说起了丧气话:“放开吃,多吃一顿是一顿。”

火旭翻翻白眼,嘴角抽搐。

两丈开外,风凌一人占一桌位,独自用膳。山海捧着食盒,身形飘逸的走过去,在风凌对面笑嘻嘻入座。

“跟屁虫!”这边竹喧噘嘴嘟囔道。

火旭耸动鼻子,闻到了一股子醋味,于是,眉眼间浮起一抹玩味的笑,目光从竹喧脸上移至云熙油亮的额头。

“云教习,您得抓紧啊,否则,山海教习要是成了家,您还单着,那就不好看了。”

脖子僵直,眼神阴郁,喉结一阵滚动,云熙好像噎住了。

“目无尊长!”表情从冷峻过渡到舒缓,只用了一息时间,首席教习面露怜悯之意,不无同情的道:“我要是你,莫说嬉笑,就是吃饭也没胃口,早躲在某个地方安抚悸动的灵魂,或者对天祈祷去了。”

“嘿嘿嘿······”火旭没心没肺的笑。

“诶,火旭,明天竞斗事小,你被铁山击败,顶多受点伤,应该不会致命,关键是······败了之后怎么办?”

拧着眉头,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竹喧凑近火旭小声道:“快点托萝丝参事去相府说情吧,国相大人素来厚待各宗门,而且······据说,他曾经与你伯父交往甚密。

有国相大人出面交涉,铁代盟主不能不给面子。”

“萝丝参事大概说不动国相吧?”火旭撇下食盒,摸摸油腻的嘴,笑道:“不过,我有办法让国相随我的调子起舞。”

“噗!”云熙喷饭。

竹喧直接僵住,好像真噎着了。

“除了国相,还有宗人府宗正、礼藩院正卿、皇家武道府执事,这些帝国最显赫的要员不能闲着呀,我得为他们找点事做。”火旭自言自语道。

“嗝!”竹喧捂着胸口打个嗝,然后扭头冲云熙耸肩:这孩子病得不轻。

云熙一脸黑线,眉梢都快耷拉到颧骨上了。

一把拉正歪斜得很不像话的下巴,云熙耐着性子道:“礼藩院正卿大人还是算了吧,原因······你懂的。”嘴一咧,觉得自己给一个吹牛少年捧哏,简直是痛不欲生。

“诶!”拍拍后脑勺,火旭从座上弹起,“只想着四府院主官,我居然忘了康靖大帝和皇后,粗心啊!”

“别说了行么!你应该尽量博取萝丝参事的同情,再想想如何让时宫正看你顺眼些,这样比较现实。”云熙压着一肚子邪火,苦口婆心的劝道。

若非看在火旭命运悲催的份上,他绝对会拿这个吹牛吹爆天的少年立威,几巴掌招呼过去,扇得他怀疑人生。

“饱了,去喝口水。”火旭冲四名教习笑笑,慢吞吞走向后门,嘴上念念有词:“我是一只蝴蝶,歇在雨林深处,轻轻扇动翅膀,风暴席卷都城·····”

“哎唷!”一声带着痰音的苦闷哼鸣滚出喉咙,随即目光一滞,云熙直接挺座上了。

此刻,风飖正在楼上用膳,四名教习也急于举办一场“论蚍蜉梦想撼动巨树”的座谈会,火旭正好脱身。

······

头顶正午时分的骄阳,火旭在灌木丛内快速穿行,直奔玄火庐所在地莹山。

小半个时辰后,他越过一条蜿蜒的溪流,钻入茂密的森林之中。

掏出吊坠于颈的一枚翠绿玉符,那是打开玄火庐之门的钥匙,火旭看了又看。

当年他的母亲海伦北征前,将这块玉符亲手穿线,挂在年幼的火旭的脖子上,吩咐他不要让玉符片刻离身,不可示之于人,并说越是实力强大的时候使用它,效果越彰。

那场景,火旭至今还大致记得。

若不是被铁龙、火璟逼到深渊边上,且自己的手掌刚好抵住了它,他怕是想不到玉符的存在,尽管它每天都贴着自己的胸口,沐浴时总在眼皮底下晃个不停。

提前启用本该在未来派上大用场的传家宝,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过不了眼下这一关,他便没有未来。

何况,与铁龙、时轴之流打交道,得多找几张底牌,有备无患。

“可恶的铁龙,该死的时轴!”

暗骂一声,将玉符塞入袍服领口内,待要起身飞纵,视线忽然触及数丈远处一团鲜亮的碧影,他猛的怔住。

一棵大树的底部挂着一套带有斗篷的奇怪袍服,宽幅广袖,通体碧翠如翡,做工万般精致,却非羲和星球上元少、元士、天圣强者的制式袍服。

细看之下,他发觉那不是一件被人弃置的空袍,而是有人穿着它!

那人背倚大树席地而坐,双脚蜷缩在袍摆之内,怀抱一大束鲜花,面部被斗篷完全盖住,两手隐于袍袖与花束内,身姿在宽大的袍服包裹下没有露出明显的棱角。

看了好一阵,火旭仍不知此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死是活。

微微透光的斗篷映着一对熠熠生辉的彩色光点,似两道沾染了宝石色彩的魅惑眸光。

火旭有些茫然,分不清那一对光点是眸光还是此人随身配饰所发出的两处反光。

此光若出自人的眼眸,如此奇特的彩瞳实在是有违他三世的认知。

心怀执念,火旭急于赶赴莹山,所以不想在此耽误时间,他收起好奇心就想纵身离去,可目光还是鬼使神差般落在那人怀中的花束上,随即,双脚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

迭梦花!

迭梦花是一种紫色的奇花,花型细长,花瓣娇艳欲滴,花香清新沁人心脾。每逢盛花时节的黄昏,它的花朵会自动离开植株,浮于离地数米高的空中,随风飘出很远,一路发出幽梦般的微亮紫光。

在羲和帝国,洛菲城城郊是迭梦花的唯一生长地。

“你是外郡人,而且年纪不大,我猜的肯定没错,否则你不会采摘这么多迭梦花抱在怀中。方才你大概对着它们深嗅了好一会,所以,此刻你的身体已丧失了大部分感觉,处于麻痹状态。”

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火旭缓步走近那人,笑道。

迭梦花无毒,却有麻醉功效,行人走在迭梦花花丛中,或与漂浮的迭梦花擦面而过,身体机能都不会受到丝毫影响。唯独不能嗅它,行人若沉迷于那缕奇香,凑近迭梦花深嗅一阵,后果会很严重。

眼前这人必定来自外地,又因为年青好奇心重,故而狂采狂嗅迭梦花,吸入过量花粉,导致自己失去行动能力。

“若不施救,你极有可能窒息而死。”言毕,火旭在那人身前蹲下,右手伸向一丛褐色的披地矮草。

那是倭芬草,其汁液可化解迭梦花药性。

采下些许倭芬草,火旭抬起双手,上下相对,凝神间光斑乍现,片刻后,如岚的青色气雾在双手间生成,气雾开始旋转,旋转速度愈来愈快,终于卷起置于掌上的倭芬草,将其粉碎,分离出残屑,聚拢飞溅的汁液,压缩淬炼。

渐渐的,一颗乳白色的药丹在气雾中成型。

换作是天圣强者,须臾间即可淬炼出一粒倭芬草药丹,而火旭仅具元少七级实力,不得不为此足足花了一刻钟时间。

抬袖拭去额上汗珠,他左手托着晶莹却不太规则的药丹,右手伸向那人遮面的斗篷,怀揣一分一睹其真容的期待感,嘴上道:“服下这粒倭芬丹,你很快便能恢复部分行动能力,至少能像正常人那样走动,不会再有性命之虞。”

呼!

没有能量波动,他甚至感受不到半分元压,可就在那人死一般的沉静中,一股激荡的气流骤然掠来,荡开他的右手,亦荡起他左手上的那粒倭芬丹。

火旭整个人如僵化了一般,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斗篷微微飘起,露出一副玉雕般的精巧下巴,似有某种神秘力量牵引,滞空的倭芬丹漂浮过去,紧贴着下巴上掠,落进那张看不见的嘴里。

飘起的斗篷垂落下来,遮住那副精巧的下巴,于是,那人所有的身体部位全隐于袍服之内。

那对彩色光点却在此刻闪动,火旭终于确认,闪动的彩光真是此人的眸光!

突然间,他有些懊悔,担心自己的善举会招来无妄之灾。

“迭梦花药力一旦渗入血液、骨髓、经络,即便是顶尖强者,也得花上大半年时间才能将它完全淅尽。

服下倭芬丹后,阁下短时间内只能恢复半成元力,先扔掉那束花,再找个地方静心调理吧,我还有事,不便奉陪,告辞。”

丢下此话,火旭匆匆起身,背对神秘人,朝莹山方向阔步走去。

“等等!”身后响起一道古怪的声音,如经过了变声处理一般,那声音既像男声又像女声,听起来感觉非常别扭:“你体内有一道天生物灵,当真是罕见!”

话音未落,火旭蓦然心惊,千防万防,不料今天那个不传之秘还是暴露在了一个陌生人面前!

而此人在元力严重受制的情况下,竟能感知太素灵盘物灵的存在,可见其元神力量之强大,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