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在惊悚无限流当大厨 >  第46章 海上的巨轮10

“救命,救命!”

竖起耳朵仔细捕捉声音的秋梨,听清楚之后,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当机立断戴上了隐形抹布,她松开栏杆走到走廊上,扶着墙壁,快步追赶前面的船员。

一束光照了出来,她顿住脚步,停在原地。

办公室里跑出来另一个手里拿着手电筒的船员,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已经走到密封门口的船员被追出去的人撂倒,他的呼救嘎然而止,手电筒的光线摇曳,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血红色。

她后退了一步。

右侧一张熟悉的侧脸从办公室里探了出来,水手长毛青年探头看了看出口方向,之前出去的三个船员处理好尸体,已经在往回走了。

领头的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室内亮起了光源,办公室门口牌子上依稀可以看清:1号值班室。

“真的不管安全舱里的人了吗?”她听到水手长扭头向门内某人询问的声音。

“通信设备坏了,动力舱又出现问题。”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回答,“更何况救生艇数量不够。”

这个声音秋梨听的无比真切,这是自己的便宜舅舅的声音。

他走出房间学着水手长的样子,探头看了看走廊两边。

秋梨盯着他因为逆光,而阴暗的面容,突然有了想作呕的冲动。

水手长有些迟疑:“吃的、喝的都带走?留些下来吧?”

“他们困在这里,迟早都得死。”便宜舅舅的声音带着一些遗憾,“小毛啊,我们也是没办法。”

水手长顿了顿,脸色变换,最终还是应了一声:“等风浪小了,我们把冷冻室里的食物转移好,就走。”

“要保密。”便宜舅舅见他同意了,松了口气。

船身再次摇晃起来,他们退回到室内。留下秋梨站在走廊上,心里冰凉。

从头到尾,这个便宜舅舅都没有提到她。

他让自己当二五仔,隐瞒他与水手长的交情,对自己透露的竞选的事情大概率也是假的。

听他们的语气,看来几个管理层都有权限开启冷冻室,所以那天要把自己关进去的人,或许并不是自己厨房里的人。

范围再次扩大……

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转身往来路走去,走到走廊中部的楼梯时,突然顿住,借着微弱的应急灯光,她看到了杨二胖与申兵,他们紧抓着栏杆,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微微探出去的目光冷漠地盯着自己。

秋梨寒毛竖起,她迅速靠后退去。

刚走了两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隐身状态,他们只是在看着自己的方向,也就是1号值班室的方向。

这么说,他们也发现他们要被船长抛弃的事情了?

但是这距离,他们可能只是看到了一名船员被杀害的事情,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

果然,杨二胖扭头看向申兵,“走吧,这些人心狠手辣,别被他们发现了。”

申兵摇摇头,“我没看到秋梨。”

“怎么,想当英雄?”杨二胖挖苦道。

“你回去吧,我再等等。”申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催他回去。

“那行,你小心一点。”杨二胖看样子也不愿意再待下去,他扶着栏杆的手在轻微的颤抖,随着船身再次颠簸,他艰难往下移动。

申兵等他离开后,四下看了看,掏出来一把匕首,猫低着腰迅速地朝着走廊的右侧快速奔跑。

秋梨缩在角落,看着申兵的身影窜到角落,消失不见。

一晃眼功夫,灯光晃动,值班室再次走出来两名船员,一左一右,靠在门口,灯光照射着走廊,眼光不断地扫视着四周。

秋梨缩在原地,她的大脑正在高速的运转。

回到安全舱,她大概率会挂,不管是这条失控的货轮,还是任务失败,结局都可以料到。

在没有找到凶手与尸体的时候,不能让些人离开这艘船。

不仅是她这么想,隐藏在其中的其他玩家也应该是这么想的。

刚刚那名被杀的船员,说不定也是玩家。

抹布的隐形时间就快要到了,她一咬牙,做了一个决定。

她沿着刚刚申兵走的路线,快步奔了过去,地面的水渍,几次让她差点摔倒,还好四周嘈杂的海浪拍击声,与雨水声完美地遮掩了她发出的动静。

到了走廊的尽头,她迅速闪进拐角,一堵墙,遮挡了部分光线,依稀看到有一扇关闭着的门,申兵不见踪影。

“滴”抹布隐形时间到了,她飞快地收起抹布,凑近大门,深呼了口气,她轻轻拧开门把手。

门缝看过去,入眼是一片黑暗。

推开门,她取出打火机,“卡擦”火焰跳动,室内亮了一块,房间四角昏暗,中间散落着一些破损的桌椅,这里看上去经历过一场打斗,地面潮湿夹杂着血迹。

这里没有人,她反手把门关上。

小心翼翼地穿过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家具,室内的空间出乎意料的有些大,绕过一张横倒在地上的桌子,她停下脚步。

地面有个洞口,上面的盖板是开着的。

里面有灯光。

她迅速收起打火机,慢慢地凑近。

船体再次颠簸起来,地上散落的桌椅在晃动,她极力稳住身形,却被惯性给推到了角落,她靠在墙壁上,脚下抵着一条凸起的铁条,努力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她看到灯光在上移,她四下张望,这里没有地方可以躲避。

她的目光紧张地跟随着那束光……

片刻功夫,一个男人手举着一盏应急照明灯,探出上半身,手里的灯光扫了一圈,光线停留在秋梨的脸上。

“厨师长!”申兵的声音带着惊喜拔高了几分。

秋梨用手挡开光线:“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申兵“哈哈”笑着加快了向上攀爬,他站在盖板边,晃了晃手里的灯光,向着下方大声说道:“上来吧,安全。”

秋梨摇摇晃晃走到他的面前,向下方望过去。

申兵照着下方的梯子,一个陌生脸孔的船员率先爬了上来。他的脸上挂了彩,衣服上都是污垢。

他对于突然多出来的秋梨惊愕了一下,见申兵没有出言解释,他也一言不发,站到一边。

陆续上来六个人之后,最后上来的是伤的最重的一位,大副的头上缠着几道白纱布,上面还沁出明显的血渍,左手用一道破布条挂在脖子上。

这群人的样子,只能说相当的凄惨。

“秋梨!”大副的目光明显的亮了几分,爬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叫了她的名字,语气里透着惊喜。

秋梨后退了一步,让申兵挡在了前面。

申兵面不改色,身体一侧,遮住了大副灼热的视线。

“怎么回事?“秋梨看着挂彩的七人组,不解的问道。

“狗日的毛青年!”说话的是一位年纪很轻的船员,他的额头上一道血口子,已经凝结了。

他目光像是要喷火。

大副叹了口气,“我们都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