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爆率值崩坏了 >  第八章乱杀!

“跟我谈交易?

你就不怕,我连你一起杀掉么?”

余川不断的盘算着,此人体内亦有修为,但很浅。

几乎,到不了自己十分之一的程度,貌似修的也并非凝气经,而是别的攻法,灵力也不纯粹,有点邪性。

不过,他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道友是聪明人,也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自然看不上这不入流的妖兽魂魄。

不如道友作价,将此妖兽魂魄卖与贫道,日后若能一同在县衙共事,也能相互照应一番。”

初七循循善诱,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若是换个人,怕是就要同意了。

余川冷冷一笑:“与我照应?

这是什么糊弄人的鬼话,胆敢再多说一句,你便没有以后了。

滚!”

初七的脸色明显的僵硬了下来:“既然阁下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就得罪了!”

四周气息陡然森寒下来,数道身影向着余川接连袭杀而来,煞气十分浓郁,令人颇为不适。

余川自然感受出来,这几道身影并非活人,而是被初七操控的尸体。

此人,应当是炼尸的道者,难怪看上去有点修为。

“既然你执意寻死,那就满足你!”

余川身形一纵,宛如炮弹一般,向着初七径直撞去,手中长槊大开大合,将拦路的炼尸斩成了两截。

瞬息之间便来到了初七身前不远处,后者顿时大骇的往后退去,却被余川一槊斩落了半边身子。

“啊!!!”

初七惨嚎,鲜血长流,下一瞬,惨叫声戛然而止。

一颗人头滚入草地之中,不见了踪影。

余川摇头:“没有实力,就不要逞强,给你机会你不走啊。”

“嘭!”

初七的尸体轰然爆开,竟爆出了一把长弓,以及一壶箭矢,足有四五十支。

皆是上好的钨铁箭矢,能洞穿任何凡人的甲胄,是用来远程消耗的无上利器。

惊喜之余,余川弯弓搭箭,瞄准了一只天空中盘旋的乌鸦。

“嗖!箭矢离弦激射,仿佛一道黑线,瞬间洞穿了乌鸦的身躯。

片片羽毛飘散,乌鸦宛如破布袋一般,直直坠落在地面上,没有了任何生机。

若是自己的力量能再提升一些,应当可以完整的拉开此弓。

渐渐的,余川想到了一个更为稳妥的路子,那就是,修行的同时,锤炼肉身。

如果能用绝对的力量碾压敌人,便不用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了。

从今以后,努力成为一个头脑灵活,力量感十足的大肌霸。

必须将变强的道路拓展至最宽,才能一步一步一步的爬到最高!

强者,必有吞吐天地之志!

余川背上长弓与箭壶,握住长槊,纵身一跃,离开了此地。

此时,差不多已经到了五浪山的内围,诸多妖兽开始显现。

人们用智慧猎杀妖兽,妖兽亦用狡诈与绝对的力量碾压凡人。

此刻,正有一一支数十人的队伍,正在围猎一只不入流的黑熊妖兽。

虽然是不入流的妖兽,但是依旧凶悍异常,一巴掌下去,便能轻易让一个凡人脑袋开瓢,天灵盖都飞出去好远。

余川观战了片刻,有些手痒,想要弯弓搭箭,但还是忍住了。

毕竟这些人看上去都是同属于一个势力的,若是轻易招惹,想要摆平又要费一番手脚。

况且,这黑熊也不是九级妖兽,只是很普通,但异常强悍的不入流妖兽,自然更没有必要去瞎掺和。

细细的衡量了片刻,余川便离开了,去寻找九级妖兽。

而一连数日过去了,依旧没有找到九级妖兽的踪影。

他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发现参与试炼的人不猎杀妖兽,反而相互残杀了起来。

这让他颇为不解,直到看到有人用自己的石牌,将死者石牌中的妖兽魂魄拘出后,他就明白了。

但,更多人人陷入了自相残杀的争夺中,并且失去了生命。

余川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这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从他自小的生活环境中,他便明白,只有足够的力量才能令自己获得更多,从而拥有更多。

否则,只会被他人抢夺,甚至谋害。

人群中忽然骚动了起来,甚至传来阵阵惊呼,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余川循着众人的目光望去,确实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本以为会是九级妖兽出现了,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越发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似乎,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展开了屠戮?!!

余川都惊呆了,他忽然搞不清楚这场试炼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死更多的人,或者让人们自相残杀?

但是,眼下还是先避开才是正事。

感知力展开后,周围的一切都被他全盘感知,就连反应都变得快捷了好几倍,此刻在人群中穿梭更是毫不费力。

耳畔传来劈砍声,呼救声,凄惨的哀嚎,宛若人间炼狱一般。

忽然,余川目中闪过一抹血红,怒吼:“杀回去!”

顷刻之间,被杀的四散溃逃的凡人纷纷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追随着余川的脚步,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形成了一波反扑!

余川浑身汗毛倒竖,第一次感觉到了,号召的感觉。

他没有回头,哪怕身后追随者寥寥,也无法令他的步伐停滞。

手中长槊挥舞,不断有人倒在长槊之下,尸身轰然爆开!

而余川杀的,不止是那些如饿狼一般围猎凡人的武者,就算有凡人阻挡他的步伐,也被他一并斩了!

乱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余川只感觉浑身力量沸腾,奔雷劲更是轰鸣不断,运转不休。

手中长槊也变得轻盈了许多,直杀的那些武者不断后退,原本的围猎之势也被彻底打散。

“收手!”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而后接连有人喊了许久。

余川这才舔了舔长槊之上的鲜血,冷冷道:“给我一个解释!”

他面对的,是所有身穿隶属于某一势力的武者。

“解释?

你配么?”

一道穿着黑色袍服,披着黑色披风的身影出现在余川目中。

那样的居高临下,满是倨傲的神色,尤其是胸口处绣着的,竟是余家的专属图腾!

余川目中露出冷冽的神色,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长槊:“杀!!!”

“杀!!!”

“杀!!!”

刹那间,嘶吼震天,原本一盘散沙的凡人竟以余川为主心骨,凝结出了不俗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