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原配必须是女主 >  33、若有来世,我让给你

透过破碎的手机屏幕,她在通讯录里寻找可以来救她的人,莫名其妙就看见了宋沐鸣的名字。

奇怪,那时候她认识宋沐鸣吗?

唐诗咏渐渐拉回一点意识,才看见自己手上确实拿着自己的手机,她浑身都疼,灼伤一样的火辣辣,伴随着疼痛如影随形。

她发烧很严重,开始产生幻觉了。

手指放在宋沐鸣的名字上,打电话想请他来救救她,他是医生一定能救她。

可是,当“医生”和“救她”两个念头出现在脑海,眼前又是那个臭水横流的角落,唐雅芊生出对江慕的信任,又一次霸占了身体,手指强撑着往下滑,找到通话记录里很下方的江慕,点了下去。

他只是平时对她不太好,他还是会来救她,第一世就像那一次,她一打电话,他就立刻来了。

可是这一次,为什么他这么久都不接电话?

唐雅芊锲而不舍继续打,好久好久以后,电话打通了,那边传来江慕不耐烦的声音:“唐雅芊!你有完没完?!我给你留了面子你不知好歹,别让我把你的电话拉黑!”

听他掀起的话语,她却已经没有力气再伤心难过,本能的求生欲,驱使她不管对面是谁,开口求助道:“阿慕……我好难受……你过来救救我好不好?救救我……”

她快烧死了,浑身发抖,皮肤灼烧一样的疼。

“你这种把戏还装不够?!昨天跳湖闹自杀,今天才来求救?!我告诉你,休想我去看你!”说完,他挂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唐诗咏的错觉,挂电话的前一秒,电话里有宇文芷的声音。

“阿慕,帮我的虾肉沾一点酱料好吗?”

酱料,酱料。

她要死了,还不如他给宇文芷沾酱料重要,第一世的江慕这一秒重合在一起,唐雅芊几近崩溃。

原来他知道自己跳湖自杀,觉得她现在打电话是在骗他,原来不嫌弃她的江慕,早在第一世就不要她了。

“对不起啊,唐诗咏,连累了你。”唐雅芊自责,是她害的她现在一样难受,趁她没死还能说话,她先给唐诗咏道歉。

她想死,但是唐诗咏不想死。

她在原来的世界遭遇车祸,或许已经死了。

这一世,她又漂亮又自由,她还没享受世间美好,还没有和家人一起生活过,她不想死!

强撑着肺部灼热,拿起手机,准备给宋沐鸣打电话,他是有职业操守的医生,不会记恨她拒绝过他,他一定会来救她。

但是手指发抖无力,皮肤灼伤的痛感异常明显,手机已经握不住,从手里滑了出来,摔在床沿上又转了一个圈,摔在地上屏幕彻底稀碎。

她们是上床下桌,唐诗咏根本没有力气下床再去捡手机。

也就是说,刚刚唯一一次求生的机会,已经被唐雅芊用掉,打给了江慕,唐诗咏平躺着看白腻子的房顶,幻想着宋沐鸣所说的圣林园,那些豪宅的房顶一定比这里漂亮。

“如果昨晚答应了他,我们就不会在这里等死了吧?”唐诗咏喃喃道,答应了宋沐鸣,他会带她去圣林园住,她不会跳湖,也不会现在感受死亡的过程。

“对不起,对不起……”唐雅芊自责。

如果现在宿舍有人,一定能看见她宛如精神分裂者一般和自己对话,一个等死一个道歉。

“这算什么事,大不了就是回盒子躺墓地,不值得你道歉,就是有点可惜,手指头都没摸几下,就这么让他给跑了。”唐诗咏笑着安慰唐雅芊,宋沐鸣这样优质的男人,没睡到当然可惜,但不至于让唐雅芊道歉。

男人嘛,只要活着总会再有。

可惜宿舍没有人,唐诗咏说不了几句话力气耗尽,嗓子干涩像有刀子在划,呼吸困难,每一次吸气都开始疼,最终闭上眼。

唐诗咏:我不怪你,说不定会有第四世呢?你那么幸运,可以重来好几次。

她多羡慕可以重来,如果她能够重来,用她原本普通的身体去找宋沐鸣,他会不会再一次被自己吸引目光?

或许不会吧?

他那么优秀,她不够颜色。

唐雅芊:如果有第四世,我一定把这具身体让给你,你要交多少男朋友我都不会阻止。

她有第四世吗?

……

宿舍三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唐诗咏一直没打电话说吃什么,她们就自作主张给她带了一点白粥。

何芳把粥放在唐诗咏的碗里,方蓉蓉爬上去叫唐诗咏。

“芊芊,我们给你买了点粥,你起来喝一点再睡好不好?空腹睡觉不利于退烧。”她还把她们买的退烧贴给唐诗咏贴在头上,希望发烧能尽快好。

昨天晚上,她跳湖自杀的事,她们都知道了。

虽然不齿她寻短见的行径,也很想和学校的论坛里一起说她“恋爱脑”,可是她们也知道她对江慕的真心,也眼睁睁看着她渐渐好起来了。

她们是朋友,根本不能对朋友说出这种话,是江慕不知好歹。

然而唐诗咏已经处于昏迷之中,原本红润的双唇干的起皮,睡梦中左右摇头,就是没有要醒的迹象。

方蓉蓉跟着钟喻学过一点医理,见唐诗咏现在的情况不对劲,立刻摇了摇她,却发现她怎么都没有反应。

“芊芊!芊芊!”怎么叫都没有用,宿舍三个人一下慌了神,张如姗叫救护车,但是老楼的路窄小,她们也得把人抬出去。

而且,宋氏私立医院就在不远处,她们送都比救护车快。

方蓉蓉看见了掉在地上的手机,当机立断给钟喻打电话求救。

钟喻正在值夜班,这会儿正好不忙,看见方蓉蓉的电话,疑惑的接起来:“喂,蓉蓉怎么了?”

“钟喻!钟喻!不好了!芊芊叫不醒了!你快来!”电话里方蓉蓉也害怕,人叫不醒对她来说是很恐怖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唐诗咏现在是什么情况,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钟喻一听,立刻站起来,休息室里的同学见他突然面色凝重,立刻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钟瑜没多说,走到刚回来的江慕面前,道:“江慕,你有车,现在开车去F大!”

江慕一听F大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以为意的说:“钟喻,你不用管她,她就是故意装病,根本没有事。”

她好大的本事,不给他打了,却叫舍友给钟喻打。

“是呀,到底怎么了?钟喻你先弄弄清楚,不要着急。”宇文芷也说道:“问清了病症,咱们也能一起想对策,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叫救护车去接回来不就好了?”

一听这话,钟喻立刻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慕,再看看他身后跟着宇文芷,也不再多说,立刻转头,道:“陆锐!拿急救器材跟我走!李家健!去通知急救,这个病人发烧昏迷很严重!”

两人一听这话,立刻收拾东西跟着去,自从上一次师傅说了他们,宇文芷这个师姐的权威,就没有那么高了。

剩下的人也看钟喻这么紧张,心想肯定不会骗人,跟着李家健一起准备好在医院门口等着钟喻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