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锦鲤村姑后我成了养殖大户 >  第21章 不懂事理

“没有事吧?”云姝婳仔细一瞧萧远沉的伤口,横在脑门上,反倒是不深,就是血流的好多,看上去骇人。

“没有事,是我没有躲好。”萧远沉现出个孱弱的笑。

“咋搞的?”云姝婳问。

她最开始还当是小石粒儿,可小石粒儿砸脑袋上是割不出这样长一道口。

云白栏有点抽噎,难受,讲话还有点颠倒,云樱花时而补充,云姝婳可算是理清头绪,忍不住怒从心头来。

原来是这云白栏见小白杨不再和他腔后边,而是另找了新好友,就来要挟萧远沉,叫他不要跟小白杨玩。

萧远沉是隔村落的,就是过大年来跟随着父亲在这边村落走亲戚,压根不理堪称堪称村霸的云白栏。

云白栏越发揪缠起。

在周边和小颖玩耍的云樱花看见幺弟给白栏堂兄揪缠,就来拦着。

结果云白栏恼了,拿起大石块丢便丢他们,萧远沉护着云樱花,脑袋上就给石块擦了那样瞬时。

地面那石块还粘着血,就在树下,个身有成人拳那样大。

云姝婳想一下就觉的后怕,这要是萧远沉没有护着,这石块要是径直砸幺妹脑袋上了……云姝婳实在不敢想!

“这一家有完没有完!”云姝婳心头咆哮。

云姝婳见伤口不深,萧远沉神识也清醒。

她立刻嘱咐幺弟幺妹:“你们守着,我去叫安大夫来。”

虽说说看伤情该不会有脑震荡,可云姝婳不敢赌这如果,究竟在医疗落后的古时,一旦发生了什么,那可能赔上的就是一条命。

云白杨却是给血惊的有点惊,扯着云姝婳的衣角不叫她走。

云姝婳蹲下身体,摸着幺弟的头:“远沉哥是杨哥儿的好友是不是?

是小老爷们,就要保护好自个的好友。你瞧你樱花大姐和小颖大姐也给吓坏了,你也要负责保护好她们,知道么?”

云白杨抽噎着瞧瞧满面是血的萧远沉,再瞧瞧樱花,还是放开了手,点头。

云姝婳安慰的抱了下云白杨,转头朝安瘸子家飞奔而去。

安瘸子正在家里面美滋滋的磕葵花子,就看着云姝婳气喘呼呼的跑进他们家院,心头不禁一戈登:“这丫头片子,别是又咋了吧?”

云姝婳简洁的说萧远沉的伤情,安瘸子一听伤口在脑袋上,就慎重起,这脑袋的伤口,历来可大可小,他虽说善于的是伤病一类,可也知道脑袋乃众脉汇集,立刻便拾掇外伤药,要云姝婳为他背了医药盒在前边,跟随着云姝婳去了。

到萧远沉那,早就有认得萧远沉的乡民叫来了萧远沉他父亲,萧远沉他父亲儿子许多,可最痛的还是这历来聪明的幺儿,一听幺儿受伤,拔腿便跑,担忧的不行。

“闪开。”安瘸子有点不耐心烦道,他历来性子懈怠,愿意出诊已是瞧在云姝婳的脸面上,目前看着一帮人,立刻便火,“你们这是想憋死他是罢!”

乡民呼了了的散开了,腾让出空来。

云白杨还牢记着长姐,一向坚持守在萧远沉和樱花的边上,半步也不肯动。

安瘸子踉踉跄跄的向前,仔细一瞧伤口,又把了把脉,翻了个白眼:“算你死小子好命。”

萧远沉他父亲就有点慌张:“郎中,我儿子这伤没有事吧?”

安瘸子翻了个白眼:“听不明白人话么?你家儿子要有事还可以好命么?这伤口不深,一会我料理下,不要吃发物,小娃娃火气旺,过些天就可以,连疤全都不会留。”

一边讲,安瘸子一边给萧远沉作了个简单的杀毒,瞧树底下那块凶器石块一眼,咂咂说:“你小子好命,这石块角度再偏点,你这对眼没准便废了。”

萧远沉他父亲听的后怕不已。

云樱花眼中全是泪说:“全是我不好……远沉哥是为为我挡石块!”

萧远沉他父亲对云樱花原先也有二分怒,可见人家小娘子这样可怜,火气反倒发不出了:“哪可以怨你,全是那拿石乱丢人的小子不好,我一会非要寻他父亲母亲说说!”

云姝婳主动把医疗费用付了,萧远沉他父亲对云樱花那一些子迁怒更是烟消云散了,他倒不是贪小便宜,关键是,人家态度好呀,也没有推诿什么,即使这事对她们来讲也飞来横祸,这还是两个小娘子!多明事!

萧远沉他父亲再想到如今还没有露面开罪魁祸首,萧远沉他父亲实在气不打一处来!

云姝婳再三谢过了萧远沉和萧远沉他父亲,打算带幺弟幺妹回,这大过大年的,发生这样的事,任谁心头全都不爽利。

萧远沉有点孱弱的看着云樱花手中浸满血的帕子:“反倒是糟践了幺妹一块帕子,明日我赔幺妹一块。”

小颖有点楞,说:“那是我的,你要赔我呀。否则我归家会给母亲骂的。”

萧远沉呆了下,有点窘然:“噢噢,肯定赔。”

小颖满意的点头。

云姝婳倒无心再管这一些小事,一道上阴着脸,牵着幺弟幺妹回家。

结果离家大老远就看见云白栏鬼头鬼脑的在她家院门边徘徊,云姝婳的火瞬时便腾起。

她阔步向前,一把拉住云白栏:“你砸伤人的事,跟你说家里面人没有?”

云白栏躲躲避闪:“你放开我,关你毛事!”

“你险些砸伤我幺妹你说关我毛事?”极怒的云姝婳暴粗口,扯过云白栏便开始啪啪往他腔上打,“我叫你关我毛事!我叫你关我毛事!我今天便为你父亲母亲好好管你!”

云白栏鬼哭狼嚎起,小胖墩腔上已捱四五下,究竟4岁的差距不是轻的。

云白栏捂着腔嗷嗷哭:“我要告诉奶去!”

云姝婳讥笑:“你去说呀,即使你不去说我也要去寻你家长!你这敢砸不敢负责的怂蛋!

多大的孩子就敢拿着石块砸旁人的头!樱花还比你小!你和你堂妹有什么大仇你要拿石块往她脑袋上砸?!”云姝婳眼赤红。

云白栏给吓的颤抖。

跟在后边的云白杨和云樱花全都看傻眼,他们从没有见到过长姐这样凶的一面。

云姝婳打了小胖墩儿一顿,算是出口恶气,领着幺弟幺妹回家,把院门一甩,径直把云白栏关到门边。

进屋,云姝婳还兀自气的坐在土炕上直深呼吸平复心情。

云樱花和云白杨相互瞧眼,讨好的趴在云姝婳膝头:“长姐我们会乖,你不要像打白栏那样打我们。”

云樱花连堂兄全都不乐意叫了,径直叫白栏。

云白杨也接连点头,“咱们全都会乖”的样子。

云姝婳长出口气,一掌搂住云樱花一掌搂住云白杨,叹息,什么全都没有说。

她在心中起誓,总有一日,她会带幺弟幺妹离开这中,远远的离开这儿!

隔天萧远沉的父亲母亲带萧远沉的三个哥哥,萧远沉父亲母亲的几个弟兄,乃至萧远沉的爷……隔村那开书塾的老举人也拄着手杖来了云家屯。

这浩浩汤汤的一帮人,惹的村中人不禁全都伸长了颈子张望。

萧远沉他父亲母亲昨夜等一晚,也没有待到肇事者的登门赔礼,怒了,今天叫齐亲友,撸袖齐发上阵来云家屯。

昨天虽说说有许多人知道老举人的孙子给人打破头,可却是好少有人知道是谁打破。

一是因为萧远沉他父亲母亲考量到对方娃娃还小,不懂事理,想给他留个契机,要家长带主动来赔不是认个错,这事便抹过去,二是昨天小颖给吓不轻,又唯怕她母亲知道她帕子给人搞污的事,一向没有和家里面说。

至于云白栏,他巴不的家里面人不晓得他闯祸,更不会说,是以历来喜欢看好戏的村中人,居然没有几个知道头一掌准确消息的。

直至萧远沉一家人浩浩汤汤的进云家,村中人才恍然,噢,这是来寻云家烦忧的。

村中人互相交换看好戏的目光,去年在云家瞧许多好戏,今年的好戏看起还要云家开场。

那样大的响动,云姝婳自然也知道了。

这事和她二房也有关系,云姝婳从来就不是推责任的人,一掌扯着幺弟,一掌牵着幺妹,也跟随着萧远沉一家人进云家正院。

云家人还在正房中商议长房的云白棋去看县府书院的座师,要备什么厚礼的事,就看着云莲花慌慌掀帘跑进:“奶,不好了,外边来好多人。”

云徐氏特别忌讳过大年嘴巴上的说辞,可这不吉的话是她宠爱的孙女说的,她只得压住脾性:“莲花,咋了?大过大年的咱不兴说那种晦气的。”

云莲花急的要哭,云白棋瞧不上幺妹惊慌失措的样子,掀帘出,却也大惊失色:“老师,你咋来?”

院中正正当中,拄着手杖站着的萧老举人,是他启蒙老师,还是他一封引荐信,把云白棋送进县里中的书堂。

萧老举人咳了下,眯眼认认:“噢,白棋,是你呀。不错。”

云白棋见这阵势,虽说不晓得发生什么,可也明白定是不的了的大事,上回他见这阵仗还是小时候,戴家村的人为他小七婶掉的那胎讨公正。

云白棋心头有点摸不着底儿,又听恩师在那讲不错,更是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