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允儿经过陈望一顿教育后,便明白《青帝长生诀》如果传出去那对陈望会造成十分大的困扰。

而且就算陈望不说,本着修仙界自身道法不外传的原则,叶允儿也不打算将这门功法传给叶家之人。

嗯,这个小棉袄有点漏风。

她当即像陈望保证道,

“你放心,在你同意之前我是不会将这门功法乱传的。”

她的想法很简单,等以后若是有机会让爹爹和陈望搞好关系,这样的话说不定就能让陈望同意传出这门功法了。

“我以自己的道起誓。”

她知道只是口头说是不行的,最好的方法便是道誓。

这样的话陈望才能完全相信。

陈望见叶允儿向他发了道誓,于是便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

此时才刚入夜,临云城中灯火通明,正是一副盛景。

陈望想了想,便拉着小萝莉离开了地级客栈,来到临云城内。

此时临云城内,来自天下的修士正在擂台上互相切磋。

陈望与叶允儿来到一处擂台的观赏席上,此时上场的是一名来自问剑阁的剑修,而他的对手是一名游历四方的剑客。

这一场显然是双方剑道之间的对决。

那位问剑阁剑修有着聚灵期九重天的修为,而他浑身都散发着剑道气机,显然其剑道已是有雏形,不难猜出其便是问剑阁的那位号称当代年轻一辈最强剑修的灵剑子。

而那位游历四方的剑客,仅有聚灵期五重天修为,浑身衣物十分整洁,目光中闪过些许剑光,如果不出意外,这位剑客在剑道一途上的造诣丝毫不让与灵剑子。

“敢问阁下姓名。”

剑客用他嘶哑的嗓音道,目光如同两把利剑一般直朝灵剑子射去。

“问剑阁,灵剑子。”

灵剑子浑身散发出剑气,将剑客那犀利的目光所蕴含的剑意给弹飞。

“散修剑客,罗峰。”

剑客见自己发出的剑意被弹飞,当即认真起来。

“看起来你对自己很有自信。”

语罢灵剑子身上便也射出一道剑意,直冲着剑客而去。

灵剑子不苟言笑地望着眼前的剑客,他们两人随时都可以出手,但真正的输赢是取决于自己的剑道是否能战胜对方的剑道。

这便是对于他们这种几乎痴迷于剑道的剑修不同于其他修士之处。

“对自己的剑道有信心,不是我们剑修的基本要求吗。”

剑客浑身散发出朴素的剑芒,将冲来剑意格挡住,淡淡道。

“有意思,我自幼便开始练剑,曾以血饲剑数载,最终幸得有所顿悟,勉强凝聚出剑道雏形。”

灵剑子显然是提起了兴趣,当即开始陈述着自己的剑道一途。

顿时剑客便感觉自己头顶正有一把巨剑飞速朝他飞来。

然而剑客并未慌乱,而是也开始陈述起自己的剑道一途。

“我三岁习剑,十岁铸得身上之剑,曾以剑行走天下,幸得一老者指点,于半年前凝聚剑道雏形。”

他话音刚落,脚下便射出上万把无形之剑,直奔那把天上的巨剑。

一时之间万剑与巨剑难分上下。

然而此时擂台下方却因剑客之言掀起轩然大波。

“你们听到了吗?他说他也凝聚了剑道雏形!”

“听到了,而且在三个月前便已凝聚。”

“看他年龄也十分年轻,想不到除去问剑阁灵剑子之外,我玄天王朝还有此等天才!”

“哎,道友你觉得他们二人谁会赢?”

“现在二人剑道上的造诣相近,再要比拼的话便是修为上的差距。”

“而那位剑客不过聚灵期五重天,远远比不过灵剑子。”

“估计到最后,灵剑子赢的几率大一点。”

“来来来!买定离手欢迎下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有一些修士为了增强观赏感还专门下注买剑客或是灵剑子赢。

此时叶允儿站在观赏台上正一副蒙圈的表情看着二人,因为她是给修炼小白,所以听到二人的剑道经历后对二人升起了一丝尊敬。

“王尘,王尘。”

叶允儿拉了拉陈望的手道,

“你用剑那么厉害,你的剑道怎样的?”

陈望看了看叶允儿,而后继续观看台下二人的对峙,淡淡地说道,

“等我完成了我该完成的之后,再慢慢讲给你听。”

叶允儿见陈望不愿意和自己说,于是又嘟起小嘴,哼了一声后便也继续观看台上两位剑修的比拼。

而此时突然走来一位男子,醉醺醺的说道,

“哎,这位兄弟,你觉得谁会赢。”

陈望看了眼那名男子,身穿白袍,腰部的左侧一把灵剑插在剑鞘之中,右侧有着一个葫芦,看样子是装满了酒水。

“灵剑子。”

陈望淡淡道,因为两人剑道造诣不相上下,然而灵剑子修为更强。

“是吗?”

那名醉醺醺的男子抓起腰部的葫芦猛灌了一口美酒,喝完后大呼痛快,而后道,

“我认为他们二人谁都不会赢。”

陈望一听当即一愣,问道

“为何?”

然而男子只是将右手食指抵在嘴唇上做出一个嘘的动作,而后便满嘴酒气地说道,

“不可说,不可说。”

陈望见男子是个谜语人,于是也放弃了询问,而后目光回到两人身上淡淡道,

“那就拭目以待吧。”

此时擂台上的二人正在不断释放着自己的剑意,两人的剑意从剑化作了鹰与鹤,龙与虎,不断地对抗,撕咬着对方。

此时二人已是忘记了自己拥有修为这件事,全是用着剑意朝对方攻取。

顿时擂台上剑意横飞,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意相互摩擦,不断地朝对方攻去。

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异变突然发生。

“快!快看!”

突然有一位修士指向两者剑意交锋之处道,

“那两股力量似乎变得不再那么争锋相对了。”

一时间观赏台又热闹了起来。

“真的!似乎两种剑意有着融合的迹象。”

“想不到我此生还能看到如此罕见的奇迹。”

众修士感叹道。

而此时的陈望也终于明白了一旁那个酒鬼的意思,转眼望向他道,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然而醉酒男子依旧摇了摇头比出嘘的手势,笑道,

“不可说,不可说。”

而后便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观赏台。

陈望看着离去的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此时叶允儿却兴奋的拉着他的手道,

“王尘你快看!”

“他们两人周围的两种颜色正在融合成一种新的颜色哎!”

只见此时台上灵剑子的蓝色剑意与罗峰的青色剑意正在相互融合,而后一种全新的剑意在两股剑意之间逐渐诞生了出来。

而此时的擂台上的二人同时进入了顿悟之中,此次剑意融合完全出乎二人的预料,如果不出意外,两人将会成为一对生死与共的剑道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