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半逾半百的杜乔被桃花庄主一掌逼退,酒肆再无江湖门派轻易涉足,反倒让酒肆以外的江湖庙堂人相互剑拔弩张起来,上演着恩仇旧恨,血海世怨。

短短半天,陶家镇发生数波江湖厮杀,甚至连庙堂的士子军将也有参与。

固然血腥,对于江湖来说终是小打小闹。

硕大个江湖,诸子百家争鸣,能真正晃动它的除去那几个名门宗派,也就只剩五大世家了。

由北方李、吴两家,南方彭、庞两族,还有西南王氏。

五家各不对眼,利益当前恩仇明灭不定,时而拼的头破血流,时而把酒言欢,互相联姻,让外人着实看不懂。

杜家虽在北方江湖有名号,还远达不到五大世家的高度。

相比之下,庙堂看似鱼龙混杂,实则都围绕朝廷几股势力旋转,要么太子.党,要么诚王党,要么跪舔皇帝,没有独善其身,座山观虎的角色。

晚风轻坲,酒肆门旁开满桃花的树在黄昏下异常孤寂,酒肆老板桃花庄主并未驱赶两个“祸端”,任凭两人在黄昏下不知所措,再过半刻钟太阳下山就该打烊了,酒肆不是客栈,两人终究还是要离开,这个夜晚注定难熬。

九尺素衫的桃花庄主晓是看出两人窘境,边收拾桌椅板凳边开口:“我可以给两位指条明路,不过不会白指。”

青袍陈逍遥眼睛一亮:“庄主请讲,我这位兄弟能脱险,他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赵正立汗颜,果真是患难见真情的“兄弟”,不过事因自己而起,自己赴汤蹈火似乎也没错!

不惑中年看了眼没反驳的粗麻粗布俊俏青年:“我是商人,自然只要钱财。”

陈逍遥听完犯了难:“不怕庄主笑话,我两人身上加起来也才两百多两,如何能拿的出手?”

桃花庄主直起腰杆,九尺素衫仿似绸缎瀑布垂帘,他拂袖摸了摸胡茬:“经商先赊账也不奇怪!”

陈逍遥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忙问:“请庄主指明道路!”

边说,陈逍遥还一边暗示赵正立掏钱,赵正立向来惜财,谨慎追问:“不知一共需多少钱?赊账可会产生利息?”

桃花庄主跟陈逍遥愣了愣,性命攸关了还在乎钱财,果真是个财迷。

不惑之年的的老板想了想:“先跟我来!”

说完他率先进了酒肆内屋,两人紧跟其后。

屋内没点烛火,黄昏下光线很暗,陈设简单,一床一踏,一桌一椅,还有扇被柜子挡着的木门。

庄主陶阳华直直走向柜子,将其打开,陈旧木柜发出让人牙酸的“嘎吱”声,柜子里挂满各种令牌,金银玉器,琉璃木头应有尽有,庄主回首介绍道:“这儿有江湖各门各派的令牌,不同门派不同价格,你俩可以多买几块遮掩身份。”

陈逍遥不解道:“如今我这位兄弟画像公告天下,仅凭几块令牌腰牌估计很难全身而退啊!”

赵正立也点头,算是默许他这一说法。

不惑之年的庄主露出商人的微笑:“当然还有其他准备。”

说完他将琳琅满目的腰牌拨开,发出叮叮当当脆响声,拽着隐藏里面的抽屉把手,轻轻一拉,露出一沓沓惟妙惟肖人.皮面具,栩栩如生,两人只感觉头皮发麻,不由的吓退好几步,九尺素衫的桃花庄主笑着摆了摆手:“仿真面具而已,不是真人皮!”

回过神的两人细细打量了这位让大宗师都害怕的中年,第一反应尽然在想他这张脸是不是真容?

不惑中年也没理会两人的猜忌,自顾自介绍:“金银玉翡琉璃是出自五大世家、名门大派,价格稍贵,十两金起步。陶瓷铁片木头是江湖寻常宗门家族,最便宜,百两银起步。面具按照逼真程度不同,价格大有差异,粗劣的五百两银,细致的百两金,精巧的五百金起步,再往上我就不介绍了,有了这两套伪装,你俩应该能离开我这桃花镇,若有一日被识破了,可别说是我陶阳华卖的哈,如有牵连,我定不轻饶。”

说到此处他气质一凝,两人如同掉进千年冰窖,赵正立此刻能清晰感觉到绝望,这实力已然远超一般大宗师,若是真气施压,两人定会被压到俯首贴地,这是对强者从骨子与灵魂的忌惮。

还没等陈逍遥开口,赵正立率先道:“可有利息?”

他比出“六”的收势:“与钱庄最低利率等同,每季六厘如何?”

陈逍遥本想还价,被赵正立一把捂住嘴,赔笑抢先道:“成交,六厘就六厘,帮我取两块便宜的江湖门派令牌,最好是西南地区,另外再赊两张百金的细致面具,庄主您看成吗?”

“没问题,贵贱都是客!”

庄主陶阳华如翻书那般审阅一沓沓面皮,层层叠叠男女老少皮囊飞速闪过,他轻巧抽出两张中年面皮,肌肤纹理,毛孔褶皱与真人无疑,甚至连胡须、黑痣斑点都逼真惟妙。

两人在庄主指导下易容改面,先清洗自己五官肤貌,然后以毛巾热敷舒展毛孔,再以白色乳液涂抹面部,乳液润滑,触肤微微清凉,有淡淡清香,拾起皮囊从鼻尖开始粘贴,随着不断拉伸面具慢慢变薄,仿若生根了般牢牢与肌肤紧贴,不分真假。

用了约莫半个时辰,两人彻底做到改头换面,望着镜中陌生的自己一度震惊,细瞧之下,发现人到中年的眼角鱼尾纹都清晰可见,着实让人震撼。

陈逍遥似乎想起什么:“江湖庙堂要的是你,我为啥跟着易容改面呢?”

易容后的中年赵正立毫不客气连翻白眼:“那你滚吧,省得浪费老子一百金皮囊钱!”

陈逍遥心机得逞后灿灿一笑,捋着下巴上粘的胡须得意:“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哈,皮囊钱算你头上!”

赵正立无情打击: “你要是个女人,送进后宫三千佳丽加起来没人斗得过你。”

陈逍遥义正言辞:“宫里伺候皇帝多没意思,有那姿色,就应该祸害整个江湖才对!”

两个中年粗糙汉子你一言我一句互怼,完全忽视一旁大宗师境界的桃花庄主。

九尺素衫的庄主递上一张单据咳嗽道:“小店打烊了,这是二位的赊账清单!”

两人接过一瞧,单据上洋洋洒洒写着“兴统元六年,春四月初七,赵正立于陶家镇桃花酒肆赊账二百金,利率每两每季六钱。”

赵正立掰着手计算道:“按照一金等于八两换算,两百金就是一千六百两银子,一季利息在九十六两,一年分四季,也就是三百八十四两,连本加息共计一千九百八十四两银子………”

赵正立颤颤巍巍将目光投向一脸胡子的陈逍遥:“要不你就别戴假皮囊了,太他娘贵了!”

陈逍遥顿时急眼:“你这不明摆着坑兄弟我嘛,我出去要是碰见杜乔那老头,被他一顿恐吓说漏嘴,岂不是害了兄弟你吗?”

也没等赵正立开口,桃花庄主打断道:“使用了概不退款。”随后以长辈语气教育道:“钱重要命重要?花个一两千银子换来宝贵时间逃命不值得?若不是我在此镇住,那几个大宗师早冲进来了,再不离开,各方势力到齐,即便是我也很难保全你俩,单是这份恩情也不止一两千银子吧!”

庄主陶阳华又想起什么补充道:“屋里有两件农户布衣,就当额外赠送了!”

一语中的,更是惊醒梦中人,赵正立拱手深深一拜:“今日恩情小道铭记在心,他日定当回报庄主。”

不惑中年被他突然一拜搞得一愣,甩了甩大袖:“那些恩呐,情啊,回呀报啊都无所谓,倘若真有心,拿个万八千真金白银比什么都实在!”

“……”

两人垭口。趁着夜色离开桃花酒肆,当然庄主最后一句是玩笑话,不过也让赵正立上了心,这位两甲子觅长生的大宗师桃花庄主也是个爱财的主儿,酒肆如此破烂也不足为奇了,若不是桃花庄主指着那块掉在屋顶的木匾额,俩人还真不晓得酒馆名字叫“桃花酒肆”。

夜间的陶家镇不像州郡大城那般严格,虽有宵禁,但管的松散,过了宵禁也有不少人四处溜达,如今八方各地江湖庙堂到此寻找乱臣遗子,不论夜多深街头小巷依旧人影绰绰。

无人知晓两个中年糙汉混入其中慢慢消失街尾,一直在巷口阁楼守株待兔的杜乔透过夜色人群盯住两位渐行渐远的糙汉背影愣了愣,踏空跟上。

在桃花酒肆打烊歇业时,屋顶悄无声息出现三道人影,天已黑,无法看清其面容,桃花庄主掀开一道门缝瞥了眼道:“你们三是来要人的?还是找我叙旧?”

中间的人影开口:“各掺一半!”

九尺素衫的不惑中年很不客气拒绝: “那不巧了,人半下午走的,我也要睡觉了。”

说完他哐当一声掩上大门,留下夜空屋顶上三个无语的黑影在风中凌乱,足足停留有半柱香时间三人才各自散去。

陶家镇外,羊肠小道,绕来绕去,桃花遍地的夜色中三三两两人群来往,有两位身着布衣的中年糙汉徒步前行,一人留有胡子,一人胡茬半寸,路途沉声不语,闷头赶路,时而有了兴趣抬头打量一番黑夜中的桃花。

一位黑儒衫的老头在百多米开外远远吊着,不急不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