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凝视深渊 >  第四十一章:猜拳赌局

灵越城最恢弘的高楼上,一个身穿红色秀袍的女孩透过隔窗,默默注视着眼皮底下的商会。

“你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直接出面,反而借我的手?”

温柔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来人正是已经离开拍卖会的东郭先生。

她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慵懒地躺在金丝蚕被铺垫的软床上。

由于她的身体过于高挑,连床被都无法完全遮蔽她的身体,一对雪白的双峰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水娅,你不觉得他这个人很有趣吗?”戴望舒嘴角微微上扬。

“今日一见,的确长得不错,看着顺眼,难怪你会对他情有独钟。”水娅托着下巴,眼咕噜一转,回忆起见面的场景。

“我说的不是长相。”戴望舒沉吟片刻,“我指的是他的行为举止,傻傻憨憨的,让人看了就想笑。”

“你这个想法很危险,是少女思春的表现。”水娅白眼一翻,满脸嫌弃道。

“随你怎么说,总之谢谢你替我,给他补强的道具。”戴望舒转过身,低眉颔首致谢。

“要谢的话,就考虑好今晚怎么服侍我,我可是准备了很多有趣的衣服,等着你。”水娅拍了拍床沿,眼神变得迷离起来,语气十分暧昧。

“今晚不行,我要继续监视惊蛰的动向。他们最近又开始猎杀内测玩家了,昨晚一战,恐怕他们已经盯上莫简初了。”戴望舒神色变得异常严峻。

在堕木之地这种新手村,她的力量受到系统的极大限制,连百分之一都施展不出来。

纵然她想替莫简初横扫一切障碍,帮助他尽快登顶半神领域。

以便实现最后的计划。

但【凝视深渊】不允许有人这么做。

莫简初无意中抬起头,望向高耸入云的楼阁,似乎有人正在那里注视着自己。

邬晓燕捏起粉圈,撞向他的肩膀,这才把他惊醒过来。

莫简初愣了一下,问道:“呃……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呢?呆在这也不走动。”

“哦,没事了,我们走吧。”

莫简初回了一句,便径直朝出城的方向走去。

刚刚还是晴天万里,现在却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雨越下越大,眼前景物全被雨幕遮蔽。

不得已,莫简初三人只能躲在一颗巨大的红叶木下避雨。

“这雨一时半会是不会停了,我们先在这里生火,把衣服烤一烤吧。”韦彭彭仰起头,看着倾盆大雨,眉头皱成川字,说出暂留的提议。

“嗯,只能如此。”莫简初说干就干,当即搜集红木下尚未被雨水打湿的干燥木材。

三人慌手慌脚,总算搭起一个木架堆。

莫简初穿戴上羽天爪,相互摩擦,不断有火星溅出。

不一会儿,火绒便燃起熊熊烈火。

“这手爪伤害不低吧?”韦彭彭眼睛冒光,嘴角留着口水,羡慕道。

“嗯,毕竟是秘之五品的东西,一爪子下去就能打出500血量,还是非常厉害的。”莫简初拿到羽天爪后,第一次如此详细端详它的模样。

换作以前内侧,这种品级的道具,他连看不会看一眼。

但今时不同往日,在任务极其稀缺的情况下,能获得一件趁手的武器已经算是祖宗保佑了。

提起挑选的东西,韦彭彭却选择了价值最高,实用最低的藏宝图碎片。

他不免有些好奇:“话说你为甚选择藏宝图碎片?这玩意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来说,根本不可能凑齐的。”

韦彭彭眉头一挑,以前辈的姿态谆谆教育莫简初:“这你就不懂了,你眼前的蝇头小利根本不能媲美半神者利绍元的宝藏。再说了,根本用不着我去凑齐,自然有人能凑齐。到时,我只要以此作为谈判筹码,不愁拿不到好道具。”

“那你可得活到那时候了。”莫简初耸了耸肩,将锐利的目光投向四周。

风雨飘摇间,不断有树叶掉落,连灌木丛都产生不规律的晃动,似乎有活物在里面穿梭。

感受到杀意的韦彭彭突然站直身体,双手捏紧拳头,摆出作战姿态。

“小心!有人!”

邬晓燕同样严阵以待,如同一只受惊的刺猬,将武器亮出来。

反观莫简初一脸镇定:“早就知道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总会有饿狼闻着味过来。”

“难道说东郭先生之所以给我们奖励,目的是为了给她吸引竞争对手的的注意力?!”邬晓燕恍然大悟。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然别人与我们非亲非故,何必送我们东西。”莫简初笑了笑,继续说道,“正所谓——花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东郭先生获利,我们也不亏。”

韦彭彭眉头紧锁,担忧道:“刚刚我大概估算了一下,现已经有上百号人围在这里。如果我们不发起突袭,包围圈会越来越厚实,到时再想突破就更难了。”

“不着急,这种情况你越急,越容易被对方抓住破绽。他们与我们无冤无仇,大概率是为了夺取道具,而不是杀死我们。因此我们只需要等他们领头人上来谈判就好了。”莫简初风轻云淡地撩拨火架,视线移向远处,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谈判有用?难不成你还会将到手的道具拱手相让?!那把你们的给出去好了,我坚决不会给!”韦彭彭有点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头脑。

“放心吧,你只管听我的好了。”

莫简初拍了拍滴落在身上的水珠,双手括在嘴边,高声喊道:“各位英雄好汉!外面风吹雨淋,寒气逼人,何不进来烤火暖一暖身子?!有事我们好好商量!”

他这一声咋呼,反倒是让周围灌木丛的躁动停下来了。

过了良久,一个高大威猛的人从高树之上跳落,溅起一地泥水。

随之而来,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从黑暗之中走出,每个人手持武器,目露凶光。

如同一群嗜血猛兽在虎视眈眈地紧盯包围圈的羔羊。

他们统一身穿茅草编制而成的蓑衣,脸戴黑色面罩。

行事作风干练,经验丰富,站位也十分明确。

不像是没有章法的乌合之众,反而像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杀人团伙。

带头之人两米的身高,远远高过周围人一个头。

他浑身遍布疤痕,尤其是光滑脑门上,更是有着数不清的刀疤。

【姓名:熊承平】

【性别:男】

【年龄:39】

【等级:17】

【身份:生斧门门主】

【技能:苍龙斧(奇之六品),蛮熊怒撞(上之七品)……】

熊承平双手抱拳,率先走上前。

“正如这位大人所言,我们今日只想谋财不想害命。若能各位大人能把拍卖行的东西交于我们,那么我们自然乖乖离开。”

“这个好说!反正这些玩意也不算太贵重,你过来拿走便是!”莫简初大大方方地将羽天爪递上。

熊承平大喜过望,没想到这次差事这么简单。

背后的金主要是知道这么轻易就能拿到手,恐怕会亏到心里吐血。

毕竟,请他们生斧门出手的报酬可不低。

正当熊承平招呼手下,上去拿东西之际。

莫简初突然脸色一变,将羽天爪收回,如同一只惊慌之鸟,慌乱哭嚷:“哎哎!我说了只允许你一个人过来!若其他人过来,我们会害怕!因为你们都是杀过人的!我可不想你们收了东西,再砍我们一刀!”

熊承平被他软弱的懦夫模样给气笑了,心里直骂他是个糟心的臭娘炮!

但在表面上,熊承平挤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缓声安慰道:“好好,我一个人过去总行了吧。我向你们保证,我只取拍卖行的东西,其他的一概不动。”

不一会儿,熊承平便已经走到距离莫简初不到五米的位置。

“我按照约定一个人前来,现在你们可以交出东西了吧。”熊承平信誓旦旦的摆出双手。

“当然了,我们可都是自觉遵守规则的好人捏!”

莫简初点了点头,随即抛出羽天爪,熊承平刚想接过。

一句“动手!”打破了现状。

一道黑影突然闪身将羽天爪收走,并且绕到熊承平的身后,单手锁住他后颈。

熊承平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诈了,立即拔出武器反击。

然而此时,一墩宽厚的肉墙矗立在他身前,两只手掌扇出猛烈的劲风,呼啸而来,狠狠拍在熊承平的手臂上。

只听见“擦咔”一声,熊承平手臂传出骨头断裂的爆响。

“啊!!”

这一痛呼,引得生斧门门人纷纷拔出武器,冲上前去,营救门主。

莫简初此时已经穿戴好羽天爪,用爪尖抵住熊承平的后脑勺喝道:“后退!不然你们老大人头不保!!”

爪尖划破脑皮,流出鲜红的鲜血。

纵然熊承平防御力高的吓人,但只要是人都会有致命弱点。

在强烈死亡威胁下,熊承平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击破,再也生不起反抗的意志,连忙吼道:“都别过来!退后!后退!”

生斧门门人愕然相顾,最终还是选择了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