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退婚后抢个财阀大佬上头条 >  第21章 又有人来探病

“好啊,你承认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吃过饭了。”

叶悠悠本来还不确定,她以为这件事情只是一些八卦记者瞎编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看来那张看起来亲昵的照片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实发生的。

叶羡没想到被叶悠悠将了一局,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和厉爵延吃过饭。

甚至还是从八卦杂志上看到两人的照片才知道的。

这是不是说明其实厉爵延根本没有打算和叶悠悠结婚。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难怪叶悠悠会来找她了。

原来是担心自己好不容易钓到的金龟婿跑了……

叶羡坏坏的想,应该是找不到厉爵延,瞎着急吧?

“叶羡,你算什么东西!”叶悠悠越说越气,更气的是叶羡居然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自己。

她和厉爵延本来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厉爵延醒来之后发现身边躺着的人是叶悠悠,他厉爵延也不可能送聘礼。

叶羡没生气,反而笑道:“对,就是我这样的东西和厉爵延吃了饭,你这样的未婚妻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还想找我的茬,你是在搞笑么?”

叶悠悠被气的脸色发白。

手紧紧的攥着,该死的叶羡,她怎么那么狡猾?

现在反而是在教训她了!

叶悠悠沉不住气,她冷冰冰的说道:“叶羡,我来找你,就是来提醒你,给你敲个警钟,希望你能有一点自知之明。”

缓了一口气之后,叶悠悠一字一句的道:“记住,那是你的妹夫!”

说完,叶悠悠头也不回的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病房。

叶羡看着叶悠悠离开的样子,笑的更欢了。

“星姐,你说叶悠悠是不是快被我气死了?”叶羡伸了伸懒腰,这次的表现很精彩,她看了看外面,“星姐,我突然觉得这日子会越来越有趣了……”

这如同死水一般的深潭,好像就要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无论叶悠悠怎么警告,叶羡都不会怯场。

叶羡知道,厉爵延根本不可能和叶悠悠结婚。

程星拿出一个苹果递给叶羡,她幽幽然道:“你和叶家的事情我不多言,但是希望你能早日摆脱叶家,听说叶悠悠傍上了一个大款?”

“星姐的消息蛮灵通的。”叶羡咬了一口苹果,眼睛直溜溜的转着,“之前就和你说过,叶悠悠要和厉爵延结婚,你说的那个“大款”就是厉少厉爵延。”

“这么粗的大腿,难怪叶悠悠会这么紧张。”程星翻看着手机里的备忘录,“赵诗妤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她的事情,楚子煜应该会出面来管。”叶羡才说完,就有人敲着病房的门。

“叶羡,是我。”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楚子煜站在门口,已经从门的玻璃处看到躺在床上的人。

叶羡冷声道:“进来吧。”

楚子煜打开了门,好奇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你妹妹叶悠悠了,她怎么会来找你的?”

叶羡:“我们家的事情,就不用你瞎操心了吧,楚子煜?真是太难的了,你今天和我说的话这么多。”

总算不是冷冰冰的敷衍。

楚子煜挑眉,“你很喜欢那样冷冰冰的我?”

“不,我不喜欢。”叶羡在心里说,甚至,不喜欢你这个人。

楚子煜看向叶羡,“你别多想了,我来看望你,只是基于我们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我是看你可怜。”

“哦?”叶羡扬了扬手,“我哪里可怜了?还需要楚大公子同情的么?”

楚子煜听出了话里的冷意,他笑,“早知道我就不来,外面的那些媒体在蹲点呢,也不知道离婚对谁的影响更大,叶羡,你是公众人物,这一点你可别忘了,离婚对你的影响最大。”

“无所谓啊!反正我的粉丝们巴不得我早一点和你离婚,说起来,好像还真是的,我和你结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精品了,这不才刚刚离婚,我就接到了一部好戏,而且还和某人的白月光一同演出呢!”

叶羡有意的顿了顿,她端着温热的水吹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喝了一口,“说起来,某人的白月光似乎很想和我作对,一直在和我争角色呢!”

“哦,对了,我这里还有某个人在威亚上动手脚的高清视频呢,你说这个如果是被媒体记者知道了,女一号的位置是不是就要换人了啊?”

叶羡是在威胁他,甚至是告知楚子煜,她的手上有证据,就看楚子煜是什么态度了。

既然说出了同情的话,那就别怪她手段狠。

“你说什么!”楚子煜有些诧异,他根本没想到这次意外竟然是赵诗妤的手笔,没想到她已经开始动手了。

这个赵诗妤是不是太心急了?

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很快就能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她着急做什么,保不准还会吃牢饭呢!

而现在叶羡这么理直气壮的,看来搞不好还真的有证据。

叶羡看着楚子煜的脸色都变了,看来赵诗妤在他心里的分量还真的很重要。

她冷冷的说道:“赵诗妤想要故意害我,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被我抓住了把柄,如果我把这个事情透露给警方,赵诗妤就是杀人未遂,如果我把这个事情公布给媒体,赵诗妤就是嫉妒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两种结果的效果都不错哦,以后,可能赵诗妤在这个圈子再也混不下去了哦……”

“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很有可能是赵诗妤在国外的圈子混不下去了,所以才打着海归的名号想回国捞金呢?”

叶羡的口气不小,她根本不想给赵诗妤好脸色。

包括眼前的楚子煜。

楚子煜没想到叶羡会动真格的,他有些慌乱,“叶羡,你就不能看在我的份上,这一次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似乎是在恳求?

叶羡冷冷一笑,果然是白月光,无论她做了什么,在楚子煜的心中,她的地位从来不会降低。

哪怕,是做了不可容忍的错误。

叶羡只是觉得这两年,自己真的是跟错了人。

为什么就代替叶悠悠嫁给楚子煜呢?那是他们叶家的婚约,又不是她这个孤儿的!

叶羡一想到叶悠悠登门找骂的事情,就觉得搞笑。

现在看着楚子煜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放低了姿态,叶羡觉得更搞笑了。

这世界是不是除了她叶羡之外,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背锅呢?

叶羡看向楚子煜,“我可以当作事情没发生过,但是,我和你婚变的事情迟早会被媒体知道的,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够承认你的错误。

是你,是你楚子煜在外花心不归家,夜夜笙歌,而我已经做好了妻子的本分,哦,不对,我们两个人就是领了一张结婚证,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算起来,我们只是合租室友。”

“好,我会尽量告诉媒体,是我的错。”楚子煜攥紧手,似乎在极力的压制住内心的愤怒。

谁让叶羡有赵诗妤犯罪的证据呢?

如果没有的话,肯定就是另一番情况了。

叶羡看着楚子煜认错的表情,哈哈一笑,“楚子煜啊楚子煜,真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口吻和我说话,和我离婚是为了赵诗妤,现在求我也是为了赵诗妤,这个女人真的就值得你这么爱吗?”

说完,叶羡下了逐客令,“行了,别再我面前演恩爱情深了,我有些yue了,你先回去吧。”

“证据……”楚子煜还想说什么,看到叶羡一双明亮的眼睛,他一时间迷乱了眼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叶羡笑:“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是你的错!”

楚子煜看着她嚣张的笑着,压制住内心的激动,便是冷冷的说道:“好!”

这么一口答应之后,楚子煜匆匆离开了病房。

久久的,程星都没有缓过来。

她刚才差点以为楚子煜要动手打人了,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忍住。

程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唉,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会打你呢!”

叶羡很无奈的说道:“谁让我们手上有赵诗妤作案的证据呢?如果不是有这张底牌,我还不知道怎么说动楚子煜,他这个人越是话多,就越是心里有鬼。”

“什么意思?”程星好奇的问道。

叶羡懒懒的回答:“他来找我就是因为怀疑赵诗妤做了手脚,你以为他不知道赵诗妤是什么样的人吗?肯定是起了疑心,所以才来医院找我,没想到我已经看出了他的来意,直接谈了条件。”

程星恨不得给叶羡鼓掌了,“真是太佩服你了,阿羡,你不去当警察真的太可惜了,这么精妙的事情都能想到。”

叶羡无可奈何的叹气,“我很清楚楚子煜是怎样的人,他一直放心不下的就是赵诗妤,可惜,接触下来,我发现赵诗妤就是一个傻白甜,根本不适合在娱乐圈里混,就算没有吊威亚的这件事情,赵诗妤她迟早会有翻车的一天。”

程星眯了眯眼睛,“我很期待那一天能早点到来。”

“星姐,我可能不能休息了。”叶羡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心里还有些激动。

程星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叶羡拿出手机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我收到派出所的通知,已经把林若兰和叶悠悠带走了,我或许要去当原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