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书女配她要逆袭 >  对错

大陆上存在的妖魔何其之多。

江婉晴思绪一定很快回过神来,三步两步来到苏遥川身前,发觉他伤的并不算太重不由松了口气。

苏遥川哪怕已经受伤,极为强劲的实力却也不是一般修士妖魔所能招惹。

虽过程略有坎坷,终还是有惊无险顺顺利利的越过了落雨城。

君玲玲并不理会一旁蝶魂恭恭敬敬的姿态,只是饶有兴趣注视着江婉晴刚刚离去的方向,眸中掠过一丝趣味好奇。

看来她出自杂役峰,至少并未有表面那般弱不禁风,还懂得隐藏实力。

君玲玲思即此微微支额,她在想如若想办法找个机会让江婉晴化魔似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但那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呢。

蛟龙之上,江婉晴静静注视着几乎近在咫尺的背影高瘦挺拔,如白杨青松,声似玉珠落盘般清润好听。

“师妹,正值端阳节,可有兴趣在即将抵达的兰陵城略微驻足?”

“可以的,都听川师祖的。”

江婉晴微微一笑,看向苏遥川回眸征求她意见点头的模样轻轻眨了眨眼,只是眸底最深处的血暗翻涌。

原剧情中的苏遥川也同样问过女主,剧情似变了却又没变。

如果,这一切他只对自己该多好。

女主的存在真是碍事的很呢。

思绪深沉间,不多时便抵达了兰陵城。

作为大陆四大国之一冰雪国的都城,此刻城中自然是处处透露着欢声笑语,一片繁华美景。

冰雪国可是前不久刚刚被灭的秦国呢。

江婉晴眸底没什么波澜,视线从热热闹闹激动不已的赛龙舟,再转向天幕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纸鸢。

不经意间她想起了一个人:慕云州。

“师祖,可不可以去那边看看。”

在一个分叉口,江婉晴第一次主动出言指了指一旁人明显少了许多的方向。

得到同意后,也在意料之中见到了路边一副凄惨模样衣衫破破烂烂的小女孩。

若有似无常人无法发觉的魔气,隐约间在她周身环绕。

原剧情中她过不了多久,就会无法忍受苦难与羞辱失控化魔,成为一个只会杀戮的魔物。

是女主在她即将攻击凡俗之人时,惊险出手把人舍身救下,再次增加了男二对她的好感。

是呢,她也可以与女主一般。

提前守株待兔等待时机的到来。

眼见着几个衣着华丽不怀好意之人朝着她的方向而来,江婉晴选择了先一步来到了她的身前伴随着来自修士的气势隐隐外露。

几人霎时被震慑,眼底掠过惊艳的同时也知道江婉晴不好惹,只能选择灰溜溜地离开。

凡俗之事修仙者一般不加以干涉,只因可能会对未来的机缘气运等一些列因果造成无法控制的影响。

对于江婉晴的所作所为苏遥川并不认同,也不否定。

看着她温柔地摸了摸女孩脏兮兮的头,旋即从身上拿出了几个上品灵石放在了女孩手心,轻言细语安抚女孩的样子。

苏遥川心底不由得掠过一丝惊讶,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欣慰。

“师祖,你认为……我做的对嘛?”

与女孩告别后的江婉晴脸上露出一抹似不好意思的笑,浅眸之中有着澄澈碎碎光华闪动,隐隐夹杂着一丝希冀。

“这世间本无对错。”如玉身姿迎风而立同样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苏遥川温润一笑间摇了摇头,看向江婉晴的眼中闪过一丝认真,“但于我看来,师妹所行所做是对的。”

少女精雕细琢般的精致脸庞,所绽放出灿烂愉悦的笑落入眼中,这一瞬间苏遥川的心底才彻底承认带她而来是最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