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乾第一掌印:从拒绝女帝开始 >  第42章 这是你应得的

乾昭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鞭子往自己这边甩过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乾昭稚瞬间就清醒了,她抬头冷冷看向那人,一个老婆子正高高的举起鞭子,看样子要继续往她身上抽。

看到乾昭稚冷冽的眼神,老婆子手抖了一下,那鞭子迟迟没有落下。

贵妃不满了,皱眉:“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

老婆子回过神来,手上的鞭子挥舞的哗哗作响,眼里还夹杂着一丝别的情绪,刚刚被乾昭稚这个小贱蹄子的眼神给吓到了,这让她十分不高兴。

虽然不知道目前是什么情况,但是不管怎样,已经被打了第一次了,决不允许被打第二次!

乾昭稚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个老婆子,正准备奋起反抗,却不料,在鞭子砸下来那一刻,一个小身影扑在了她身上,啪的一声,打在了盛景明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红痕,疼的盛景明闷哼了一声。

贵妃倒是冷笑了一下:“还以为是个哑巴呢。”十年没开过金口,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倒是出声了,贵妃眼里闪过一抹凶狠。

乾昭稚有一瞬间愣住了,大少爷是什么鬼?看到贵妃往她这边走了两步,乾昭稚下意识的抱着盛景明往后退了几下。

只是乾昭稚本来就是个饿的面黄肌瘦的小孩子,哪还抱得动盛景明。

贵妃将乾昭稚的满脸嫌弃看成了惊惧,这才满意了几分,用纤细的手指挑起了乾昭稚的下巴,弯腰凑在了她的耳旁,姣好的面容在此刻显得格外的阴狠。

“刚刚口口声声说我只是个姨娘的勇气去哪里了呢?现在知道怕了?饶不了你!”说完,手上用的力气渐渐大了起来,乾昭稚疼的脸都皱了起来。

贵妃恶狠狠的丢给了老婆子一个继续打的命令,转身往书房方向走去,受了委屈自然要跟老爷哭诉一下,至于身后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做得很好。

贵妃笑的得意极了,摇曳着婀娜的身姿离开了。

姨娘又怎样?她还不是活的比正室还要光鲜几分?乾昭稚这个婢女的眼神还不如一个老婆子好使,连战队都站错了呢。

老婆子见人走了,对着乾昭稚的时候好像都多了几分底气,凶神恶煞的挥舞着鞭子,但是乾昭稚却没有像以往一样,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老婆子不喜欢她这么冷静的神色,折磨人就要有折磨人的样子,开始恐吓她说:“乾昭稚,你得罪了楼姨娘,你以后的日子可别想过好日子了!”

乾昭稚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她以前没有得罪楼姨娘的时候日子很好过一样。

不知道什么缘由,盛景明突然被赶出家门,陆老爷吩咐楼姨娘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在楼姨娘带着人赶盛景明走的时候,楼姨娘一直嘲讽盛景明不会说话。

盛景明刚刚被打的地方疼得厉害,小手一边抖着一边指着府里比较偏僻的一角,乾昭稚有点印象,那是盛景明亲生母亲的住处,也是府里最偏僻的一个地方。

按照目前这形势,那是自己唯一的活路了,乾昭稚咬咬牙,抱着盛景明就是一个百米冲刺,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么瘦弱的一个人,在此刻居然会有这样的力气。

陆夫人的住处门口没有婢女守着,乾昭稚一伸手,就能轻而易举的破门而入,在进门的那一刻,乾昭稚已经撑不住了,那一小段路的距离,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乾昭稚抱着盛景明摔倒在地上,一抬眼,就看到了陆夫人以泪洗面的样子。

乾昭稚怀里的盛景明开始不安分了,虽然脸色疼得发白,但是还是扭着身子要往陆夫人那边凑过去,乾昭稚手一松,盛景明就溜到了陆夫人面前。

小手颤悠悠的在陆夫人眼旁擦拭着,那是她脸上的泪水。

陆夫人的手刚刚伸出去,在看到老婆子带着一群人走进来的时候,又快速的收了回来,陆夫人身边的侍女虽然面有不满,但是到底还是没敢多说什么,低着头恭顺的站在陆夫人身侧,看着盛景明的时候,眼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心疼。

这一幕被乾昭稚看在眼里,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既然老爷吩咐了,那就把盛景明赶出去罢。”

陆夫人这话一出,盛景明的小身子僵住了,错愕的看着面前的人,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养育了他十年的母亲。

老婆子低着头,嘴角略有一丝嘲讽,夫人也是可怜,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保不住。

“夫人,贵妃娘娘吩咐了,乾昭稚顶撞了贵妃娘娘,只是这.....”老婆子十分为难看着盛景明身前的乾昭稚,陆夫人身边的侍女率先看到了盛景明脖子上的红痕,面色一冷,呵斥道:“那你们是为何要责罚大少爷?这可是老爷唯一的嫡出少爷!”

老婆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老奴可是冤枉啊!老奴是在责罚乾昭稚这个小贱蹄子的!但是.....”跟前面的理直气壮有点不同,后面说的话就小声了下去,似乎自己感到十分委屈,“谁知道大少爷会扑上来替她挡了一鞭子呢。”

老婆子这一番话顶的侍女说不出话,面色涨红,那是被气的。

陆夫人手一抬,侍女就低着头站在了陆夫人的身侧,只是看着老婆子的眼神很是不善。

陆夫人揉着胀痛的额头,那样子看起来无力极了:“那就把她带下去受罚吧,罢了就让她跟盛景明一起赶出去。”

乾昭稚震惊的抬起头,不是只赶盛景明一个人出去吗?转念间一想到自己这个婢女身份,那还是被赶出去吧....

盛景明上前紧紧的抓着陆夫人的衣袖,他眼眶通红,只是嘴角紧抿着不说话,大眼睛看着陆夫人,那样子看起来委屈极了。

陆夫人扯回她的衣袖,用手轻轻的推开他,这一动作,似在无形中,在两人之间划了一道看不见的界限。

陆夫人说:“盛景明,这是你应得的。”

谁人不知楼姨娘最讨厌别人说她的姨娘身份?乾昭稚那话简直是在给自己找不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