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枕槐安 >  第15章 身败名裂

白乔被舒麋从电梯里护着出来,她低着头在想事情,脚下猝不及防地踢到了地面的减速带。

脚步踉跄,幸而舒麋稳稳当当地扶住她,她松了口气:“小祖宗,你上点心,你这双腿可是买了巨额保险的,摔到了我心疼。”

而她却在这一踉跄中脑海里猛地闪过那男人淡漠疏离却格外有压迫性的眉眼。

想起早上他说的,他可以拆散秦淮跟他的未婚妻沈清欢,然后让她重新跟秦淮在一起。

可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呢?

假设她最终跟秦淮谈不成,那她又是否可以去找这个原本跟她素昧蒙面的傅先生,请让他帮忙呢?

不过退一步来讲,就算秦淮跟沈家闹掰,她重新跟秦淮在一起,解决了目前的舆论。

而她是否又在不知不觉间掉进了那个傅先生未知的陷阱里?

毕竟这世上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

……

晚上温城下起大雨,整个城市都被偌大的雨幕冲刷着。

白乔倚在客厅跟阳台之间的门框上跟周衍卿通话。

周衍卿不知道在哪里受了气,脾气比她下午见他的时候还要差。

两个人没说上几句就大有吵起来的架势。

舒麋在厨房听到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生怕她真的跟周总吵起来。

过了半晌,白乔掀起眼皮望着外砸得密集的大雨,对电话那头扯唇,“你是老板,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暂时不谈。”

那端冷笑两声,回她,“你知道就好。”

静了一会儿,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消减不少,隔了有五秒左右白乔才开口:

“周衍卿,我问个很现实的问题,要是这件事没解决好,我最后的结果会怎样?”

周衍卿在那头冷嗤:“会身败名裂。”

“到时候没任何一家品牌和公司会对你抛出橄榄枝,而唐域传媒也绝对不会保一个没有价值并且浑身都是污点的女艺人。”

闻言,白乔心脏还是下意识一颤,掐紧手指,拧着眉,“真有这么惨?”

“呵。”停顿了下,周衍卿冷笑:“你以为这就叫惨了?你以后不仅会没有收入,还会面临巨额违约金,这些年赚的钱可能有一大部分都会被拿去填补这个洞,不仅如此,你本人还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懂了吗?”

兴许周衍卿有夸大的嫌疑,但这些情况都是真的。

明星艺人不怕绯闻,甚至很多炒作性的绯闻还能给他们带来热度。

但绯闻也分很多种,像这种小三戏码落女明星头上,几乎很难有翻身的可能性。

电话这头,白乔迟迟没有说话。

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老天好像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她抱着手臂转身回卧室去了。

舒麋出来时只听到她说,“周衍卿,你忍心看你的救命恩人沦落至此?”

“难道这些年你在唐域传媒赚的钱还少?还是说我作为上司,亏待了你?”周衍卿哼道。

“你不是说我那钱很大一部分得拿出来赔违约金,哪还有钱?再者,我兢兢业业工作挣来的钱,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周衍卿愣住,后却笑了:“说的没错,所以你要是说服不了那男人出来帮你澄清……唐域传媒作为你最大的违约对象,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当然,实在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看在我们俩的关系上你可以不用赔我钱,这就算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

顿了顿,周衍卿啧道:“我顺便问一句,那个男人是谁?”

他一番话说完,气得白乔将电话摔在床上。

周衍卿这个奸诈小人,有恩不报,反而还过来威胁她。

秦淮要是这么好拿捏,又怎么会在她拿奖的那天晚上一声不吭地宣布他跟沈清欢的关系?

而周衍卿用自己的身份跟地位施压,叫她必须完美解决这件事情。

怎么可能?

现在就算秦淮出面承认跟她的关系,然后呢?

有他跟沈清欢的订婚在前,她算什么?

被沈家千金大小姐抢了男朋友的女人,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她几乎陷进了一个无法爬出来的圈子。

……

温城某高级娱乐会所vip包间。

声色犬马的场所就算气氛安静也给人一种荼蘼的感觉。

侍者将会所里最贵的红酒端进包间里,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像进行某场仪式一样将酒塞打开开始醒酒。

侍者离开时,颇为大胆地用眼角余光瞥过坐在包间最昏暗位置上的男人。

黑暗模糊了面容,他被男人指尖飞舞旋转的打火器闪花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