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魂武之皇 >  我不是那么好惹的

陈家书院坐落在陈府的西南方向,里面全都是陈家的直系子弟在那里读书,离陈天成所住的后院只有一刻钟的路程。

陈天成背着佩囊,穿过几座跨院后,站在了陈家书院的正门口。

书院是一栋单独的三层楼别院,全是由一色的玄檀木建造而成,色泽比较偏浅黄色,古色古香的,书院四周栽种了无数高大的树木,绿树成荫,环境清幽,是一个适合学习的好地方。

书院由陈家出资,相当于陈家的私塾,一共分为三个班,年龄不过十二岁的孩子分在一班,他们学的东西比较简单,是基本入门的课程,十三岁到十六岁的分在二班,主修策论和兵法,用于考取功名,至于十六岁以上的,就在三班就读,他们基本上学的是家族生意和管理方面的知识为主。

陈天成正好是在二班,位于书院的二楼,他抬头望了一眼陈家书院正门上悬挂着的匾牌,便仰首阔步的进入了书院的一楼大堂之中。

此时在大堂中有两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在那里聊天,他们都是陈家的直系子弟,陈天成一眼扫去,认出了这两人一个是二叔李固的儿子陈文龙,另一个是三叔陈耀的大儿子陈金宝,都是自己的堂弟。

陈天成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向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喂,那个软蛋,过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无限嚣张的少年吆喝声。

陈天成闻言一怒,他听出是陈金宝的声音,这个家伙被三叔陈耀视如珍宝,平时骄纵惯了,以前可没少欺负自己,不过陈天成忍了,自己犯不着和这个小屁孩计较,他继续不动声色的向着二楼走去。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有着这么一些人,你不理他,他还以为你怕了他,就会变得更加的嚣张,陈金宝就是这样的人。

哈哈,金宝啊,软蛋不理你啊,看来他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哎,要换做是我,我一定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这么目中无人。陈文龙那小子在旁边煽风点火起来。

哼,你等着,老子现在就去教训他,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陈金宝是个典型的二世祖,脾气暴躁,受了堂兄陈文龙的言语刺激,顿时唰的站了起来,飞快的向着陈天成跑来。

陈金宝也修炼了陈家功法,已经达到了武气初期,在他眼中,自己要打倒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陈天成,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软蛋,看老子的飞腿。”为了卖弄自己的厉害,陈金宝在距离李天宇十米的位置站定,然后飞纵而起,两条腿闪电般向着陈天成踢去。

哈哈。陈金宝身子飞在半空,嘴里还发出哈哈的嚣张大笑声,仿佛已经看到软蛋陈天成被自己踢翻在地,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的模样。

啪。陈天成头也没回,只是反手一挥,轻轻捏在陈金宝踢过来的右腿尖端上,陈金宝立刻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一楼大堂的一张桌子上。

“咔嚓”整张玄檀木所制的桌子四分五裂,陈金宝嘴里哇哇的连续喷出两口逆血,掉落在地的陈金宝身子颤抖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却于事无补,最后躺在地上痛苦得哇哇大哭起来,眼泪混杂着血水,样子无比的狼狈。

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要惹我。陈天成转过身,丢下一句警告的话,然后转身上了二楼,对于陈天成这个小屁孩,他实在没什么兴趣和他玩。

啊?那个软蛋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厉害了?本来在一旁准备看热闹的陈文龙吓得目瞪口呆,特别是刚才陈天成回头的那一瞄,眼中冷芒四射,简直是太可怕了。

金宝,你没事吧?等陈天成上了二楼,陈文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到陈金宝身旁,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五哥,我身上好痛,你扶我回去疗伤把,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陈金宝眼中射出一缕怨毒的光芒,怒气冲冲的扫视了二楼一眼。

陈文龙闻言背起受伤的陈金宝,出了书院,把他送回家去了。

书院上课的时间是上午九点,现在还只不过是八点过一刻,所以二楼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没来。

在二楼的大堂中,整齐的摆放着三排椅子,二班的学生一共有九名,陈天成找到以前坐的位置坐下,然后拿出包里的书,开始翻阅起来。

陈天成得到了倒霉蛋的记忆,对于在书院学习的东西也极为熟悉,这里学习的东西和地球上古代的知识差不多,都是一些之乎者也的文言文,而且极为可笑的,考取功名的科目也和地球上古代的那些八股文差不多一样的形式。

陈天成义务教育和三年高中的弟子还在,对这些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于是合上书本,开始静静坐在那里,闭目修炼起来。

《玄武秘籍》的运行法诀在脑海中迅速闪过,陈天成开始引导着天地间的灵气进入百会穴,一点点的转化为玄气,储存在丹田的漩涡处,其实修炼就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只要有了足够的玄气,达到进阶的要求,实力便会越来越强。

修炼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二楼也陆续有人来了,陈天成连忙停止了修炼,睁开双眼,开始打量着来人。

在陈天成的前面两张桌子上,坐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们都他的表弟,在陈家这个大家族里面,陈天成的表哥、表弟、堂哥、堂弟、堂妹……乱七八糟的亲戚一大堆,有许多的人,陈天成根本就叫不出名字,而且以前的倒霉蛋生性懦弱,很少主动去和人打招呼,所以陈天成只是隐隐记得那两个表弟的名字,和他们完全不熟。

那两个少年也没有理会李天宇,自顾自的在那里说笑着,讲着一些家里发生的趣事,李天宇也没有插嘴,只是在后面安静的坐着,等着书院的先生前来上课。

咦,陈天成,你怎么来了?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少女惊讶的疑问声,陈天成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他的二姐成天香,手里的黑色小包一直在摔个不停,看来已经形成习惯了。

我不能来吗?陈天成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然后扭过头,不再理她,对于这个骄横的二姐,陈天成没有丝毫的好感。

呦,想不到你竟敢顶嘴了,找打。陈天成的娇蛮性子又起来了,扬起玉手,狠狠向着陈天成的脑袋拍去。

陈天成已经是武气中期的实力,可谓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陈天香的一举一动早就在他的感应范围之内,发现陈天香想要打自己,只是轻轻的偏了一下头,看似无意,实则是刚好避开了陈天香的巴掌。

陈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陈天香道:二姐,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