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时空旅行?无聊透顶 >  紫茗花的坠落3000年篇,下

“小姐,秋纸依先生,我们出发吧。”

西装的男子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车的内部大的有些夸张,在座位的前面曾经还有一排小桌子,整体的舒适程度已经让我达到了震惊的地步,至让我觉得这并不是一辆车,他已经超出了我对车的认知范围。

唯一用我那个年代可以形容的词语也就是房车了,但它完全没有房车的笨重感,整个车型轻盈而充满了美感,完全可以说这是一架艺术品,我不由感叹这个年代科技与设计结合的精美程度。

我曾经在商场的展示牌上见过这种车,还是国际巨星代言的,整个车型出厂时也就生产了几千辆。所谓物以稀为贵,这种车就是丢在车库里摆着搞收藏,也完全符合它的价值。

能把这种车随随便便开出来,真是奢侈中的奢侈啊,最起码一个政府官员是做不到的,我不禁对雨衣母亲多了几丝畏惧……

雨衣看着我的样子偷笑了起来,她从座位前面的桌子上端了一杯水,恭敬递到我面前,唯唯诺诺的说道,

“少爷,您还满意吗?”

“满……满意。”

我看着她与往日截然不同样子,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吹了吹杯子里面的水,小心的递到我的嘴边,

这一番动作下来,别说我震惊了,前面的西装男子都震惊了,他可能甚至以为自己接错人了,有几次开车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后视镜里,我看着他那充满不可思议的目光,心中一阵无语。

雨衣用手帕认真的擦了擦我的嘴,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少爷,您还要再喝点什么。”

我连忙打断了她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要出什么事,

“雨衣,别闹了。”

雨衣装出一脸疑惑的样子,充满了委屈的说道,

“少爷……您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吗?”

“雨衣,别闹了,求你了。”

雨衣看着我的样子,噗嗤一笑,对着前面的西装男子说道,

“今天的事不许告诉父亲,听到了吗。”

“好……好的,小姐。”

在通往拍卖场一路上,我提心吊胆的看着雨衣,我是真害怕她再做出来什么事情来。

“小姐,秋纸依先生我们到了。”

西装男子恭敬的打开车门,做了一个标准的手势,我和雨衣从车上走了下来,西装男子将两张精致的卡片递倒了我们的手上,

“小姐,先生,这里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很抱歉我不能陪同你们了,拍卖会结束后,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向我们这边投来,

“喂,你看那个女生好漂亮啊。”

“嗯,真的哎,旁边的男孩也不错,那是眼罩吗,好有风格啊。”

“真羡慕他们。”

“喂,你说,他们接过吻吗。”

“肯定的啊……”

我拉着雨衣的手,她的手有点颤抖,我想应该是紧张导致的,我小声说道,

“雨衣?”

她看向我,嘴唇轻微的颤动了一下,眼神中有着一丝不甘,

“没事,我们快走吧。”

拍卖场的整体建筑像一个金色的大船,船身上镶嵌着金黄色的透明砖块,从远处望去就像是一块精美的装饰品。

我看着精美华丽的拍卖场大门,突然间一种熟悉到极点的感觉充斥在我的大脑之中,它并不属于我穿越后的任何一个时代,而是属于原本的我自己。

我这是怎么了……

“雨衣,其实我就是个废物对吧……”

“嗯?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说这样的话。”

“在我那个时代,像你这样的人,和我这种人根本就没有相爱的可能……”

“时代?”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纸依你这是怎么了,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啊。”

“雨衣,也许……你知道1000年前吗?或许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专科生,长相也平平无奇,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甚至连毕业该做什么都不知道,家里人没一个瞧得起我的。

其实我也就像他们说的,跟废材差不多,我什么都不敢做,也没有什么目标,甚至连一份自己合适的工作都找不到,可我在那个时代没有你,你知道吗,我其实想拥有一段爱情的,可我连追求女生的勇气都没有,你知道吗……也许一部穿越小说是很多人的梦想。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了,对不起。”

雨衣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用手轻轻的搂住我,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那种感觉应该就像是一场噩梦那样吧。”

我摇了摇头,

“雨衣,你不懂,这种感觉很痛苦,它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她用手帕擦了擦我脸颊上的泪水,安慰我道,

“都会过去的。”

“嗯,雨衣,我没事了。”

“真的?”

我露出了一个没事的表情,冲着她笑了笑,

一位身穿拍卖场制服的男士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

“先生小姐,请您出示一下你们的邀请函。”

雨衣将两张黑色的卡片递给了他,工作人员将卡片放在了胸口的挂坠上,卡片上出现了两条金纹,纹路的正中间刻着一排编号,

他拿出了两个精美的小盒子递向我们,

“先生小姐,这是多变面具,它还可以完全隐藏你们的样貌,声音,形象,气质,请你们在整个拍卖会的过程中时刻携带着,以确保自身安全。”

我和雨衣接过小盒子,将它放在面前对准瞳孔,盒子的正中央投射出了一道光束,光束并不刺眼还有一定的温度,

“先生,小姐拍卖会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您的座位是在第三排17位,18位请尽快入场。”

拍卖厅内部的风格是中式的,古朴,端庄,大气,周围全是红木编织的座椅,连周围墙壁上的栏柱都是打底的紫罗兰木,棚顶的高度更是足有三十米,

主人好像是为了凸显拍卖厅的大气,在展台的周围还建立了一座古亭,整个拍卖厅内部的装饰程度已经无法用奢侈来形容了,可以说这里的结构设计绝对不输一些大型国际会议的会场。

我记得拍卖场的位置好像是城市的中心地段……地皮好像是一平3000万,这那是什么下九流的拍卖行啊,你说这里是卖恒星的我都信。

无数人的目光聚集在半空中投影出的一块倒计时上,

距离拍卖开始10,9,8,7……

伴随着半空中,

倒计时的清零,

整个拍卖场的灯光全部熄灭。

高台周围的古亭里亮起了无数的荷花灯,

夺目而绚丽的灯光打在了高台上,

灯光向中央不断凝聚,亮度也由绚丽调节成了柔和,

一位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孩缓缓出现在视野之内,

周围传来很多议论的声音,

“喂,你看是风婉小姐。”

“早就听说这里来了一位年轻拍卖师,没想到啊……真是嫩啊……”

“真的是绝美佳人啊,看她的样子,也就十**岁吧,身材这么好,有机会认识一下,然后(咽口水)那简直是人间味道……”

“快闭嘴!少给本家丢人,周围多少人呢,你也不看看。”

女孩清了清嗓,

“很高兴大家百忙之中能参加本次拍卖会。由于今天日期比较特殊,所以有许多客人无法亲自抵达这里观看拍品,将会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啊。

不过请大家放心,这并不会影响整个拍卖的进程,我们的规则流程安保方式与以前不变,

所以请大家不用担心被中途截获,

而且风婉觉得这次的遗憾对某些人来说,反而是一个不错机会!

在这里呢,我就不多废话了,今天的三件拍品的主题——时代。”

风婉拍了拍手,台上的透明展柜缓缓升起,与此同时,每个人的座位前也多了一个3D全息投影,投影清晰的展示了展柜中物品的样式。

我直勾勾盯着那件物品,这是……这应该是打火机吧……这就是打火机吧……这绝对是打火机……

风婉轻柔的声音从台下传了出来,

“第一件拍品,普罗米修斯取火器,它的制作者是1000年前一位非常有名的设计师,他设计的取火器曾经风靡全球,独特的打火方式,以及标新立异的外形深受当时人们的喜爱。

这款两千年翻盖式打火机的外形和整体结构,都是由那名设计师亲自雕刻,作为当时年代的纪念款,它只有两枚,这足以体现它的价值了,

虽然如今时代已经没人用柴油进行取火了,但这种古老的取火方式依然吸引着许多收藏家。”

风婉翻开了打火机的盖子,点燃了火苗,

“千年前的取火器与现代的光学取火器是有很大的差异,

它少了精准,却多了独属于火焰的野蛮和霸道,就像它的名字!带来温暖!驱逐野兽!为人类带来火种与希望的救世主!我觉得这才是人们对火焰最初的向往与追求。

起拍价3000万,每次加价100万,现在开始起拍!”

“34号,3100万。”

“197号。3300万!”

3000万起拍,没搞错吧?虽然这是1000年前的古董,但是也不值3000万吧,那我兜里还有20多个……那个……虽然精美程度是差了点,但是效果它是一样的啊……

对了,雨衣手里还有一个限量版……

在我胡思乱想的过程中,

周围的竞价已经抬到了4600万,

疯了,这些人真是疯了,4600万,这都够普通人一辈子开销了吧,

要是让我那时代的人知道1000年后有一群贵族拍卖打火机,估计会震惊吧。

最终,这款普罗米修斯取火器,以5700万的高价成交。

“恭喜这位成功39号贵宾成功竞拍1号拍品!”

风婉再次拍了拍手,

“让我们来进行第二轮拍卖。”

全息投影中出现了一本古黄色的书籍,书籍的正中央写着《时空旅行?无聊透顶》,

这是小说吧……一看名字就觉得挺无聊的……不会又有人花高价拍吧,其实我还是挺期待的。

风婉从展柜中拿起书籍,缓缓的说道,

“第二轮的拍品是一本2000年前的古书。”

嗯?

没了?那接下来的介绍呢?就没有什么修饰吗?什么康慨激昂的演讲呢!人物形象及其生动,故事风趣幽默,你倒是说呀,

这是区别对待吧,

这就是区别对待吧,

喂喂!

你这绝对是区别对待……

“起拍价1万元,每次加价2000元。”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你要这样我可就不写了,呸,

你这是对两千年前小说的蔑视,对,没错!是蔑视! 搞什么!一本古代的书籍还不如两块钱打火机吗……〒▽〒

全场一片寂静,

过了几分钟,

全场还是一片寂静,

喂!喂喂喂!

那些有钱的富豪到是出来加价呀,

干什么呢,

又过了几分钟,周围传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不会真的有傻子买这种破烂吧……”

“这什么书呀,听都没听过。”

“哎呀,说不定是哪个不入流的什么垃圾作家随随便便写的,拿不上台面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东西糊弄小孩还差不多,真不知道是怎么搬到拍卖行的。”

我无奈的看着周围的座位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雨衣看着我的样子觉得很好笑,

“纸依,你不会想买……”

“我绝对是想买……”

最终,这本两千年的古书,因长时间没有人竞拍,落拍了……

风婉甜甜的一笑,

“看来并没有人拍得这本两千年前的古书啊。”

“那让我们进入下一轮拍卖吧,我相信,这件最后的拍品绝对不会让在座的各位失望的。”

风婉的左手轻轻滑动她面前的全息屏,几道夺目的光柱在她周围闪烁着,

顿时间整个展台轻轻的摇晃了起来,站台上的地板从两侧分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出现在了展台的正中央,

水晶球中心封存着一台精密的仪表,

我望着面前的全息投影,这个令我熟悉东西……

它是!

它是!

跨时代通讯仪!

队长的东西!

它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我充满震惊的看着全息屏投影中的拍品,大脑飞速的运转着,

我被包围了?

他们已经发现我了,

行动怎么可能这么快,

不对,这里的人这么多,没人会傻到在这里动手,

这是诱饵!其他的幸存者?

该死的,竟然把这里作为战场。

我拉着雨衣,翻身躲到红木座位下面的空隙中。

周围人的目光还在全息投影上,现在还没有人注意我们的举动,要尽快离开这里。

雨衣用手轻轻碰了碰我,

充满疑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小声的说道,

“雨衣,相信我,快跑,别管那么多,快跑。”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台上,

风婉注视着全场,露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心动的微笑,她用她那唯美生动的声音说道,

“让我们一起参与这场盛大的拍卖吧。”

伴随着那她动听的声音,水晶球瞬间破裂,风婉的样貌也随之变化,波浪的短发变成了齐腰的长发,白色的旗袍变成一套精美的战斗服,她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随手扔到一边光着脚站在高台上,眼神中充满了冷意,

转眼间她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让我熟悉的人。

枫!站在台上的竟然是枫!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个只存活在我记忆里的人,这个在我穿越前就已经深深印在脑海里的人,这个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情感来形容的人,她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一手拖着跨时代通讯仪,另一只手高举天空,纤细的手指上扩散出一圈涟漪,轻微的波动在空间中回荡,淡蓝色的涟漪沿着墙壁蔓延至整个会场,

瞬时间会场上的普通人想被凝固了一样一动不动,我看着面前的雨衣,她已经完全进入了沉睡状态,

这是……枫的权能?

枫冷冷的看着台下第一排的座位,语气中充满了杀意,

“3000年寄明守望会。副会长千巡,干员莫安,对吧。”

不远处的第一排左边第一个座位,

一位头带棒球帽的青年轻轻的叹了口气,

“唉,没想到啊,鱼饵竟然钓不到鱼了。”

坐在他旁边的青年用手指扶了扶眼镜,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我想你们不可能放弃。”

“是吧,风婉小姐。”

棒球帽青年指了指周围座位上的一动不动的人们,

“他们是陷入幻境中了,对吧。”

枫并没有理会他们,

而不停的调试着跨时代通讯仪,然后将它安装在了手臂上,

棒球帽青年左手一挥,一把冰蓝色的武士刀握在手中,刀刃出现的瞬间整个会场温度急剧下降,恐怖的超低温让我的行动都变得缓慢起来,

地面上凝结了一层紫红色的冰芒,任何物体触碰到它时都会瞬间凝结破碎,

我被瞬间降临的低温冻在了原地,可怕的低温锁死了我的关节,就连一个轻微摆动也做不到。

可恶……连意识似乎都被冻结了,我只能强撑着用空灵之刃贴在脚面,这样可以隔绝身体与地面进行接触。

真是可怕的权能效果啊,这种可怕的力量比孤独剑还要强上几陪。

棒球帽青年左脚轻点地面,左手微微抬起,巧妙的借力上抬,一个标准轻盈的斩击动作,恐怖的低温形成了一道深蓝色的刀芒,

刀芒掠过之处瞬间凝聚成无数道冰锥,就像是一只只露出獠牙的野兽,这世间的冰冷赋予了它们生命!它们想粉碎面前的一切!它们疯狂的席卷着吞噬着!它们是冰锋的最凶猛的野兽!所到之处所站之人皆是重创!

这就是特级权能吗……

肆虐的暴风雪夹杂着超低温的冰层,朝着枫的方向直奔过去,

一道道冰蓝色的光影盘旋在古亭四周,所到之处空气凝结成液体状态,台下无数冰刺围犹如高台一样向高台聚拢着,

枫淡淡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枫小姐,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ETS联合会议上任意一个人的全能及效果,我就可以让你离开这里。”

面对青年的话,枫只说了四个字,

“不需要了。”

她的右手对准棒球帽青年,做出了一个抓握的动作,

眼睛青年见状不妙,直接将棒球帽青年扑倒在地,

“千巡,小心!她的权能有问题。”

枫的手掌缓缓握紧,

周围肆虐的场景瞬间静止,

冰层,暴风雪,一切全部封存在镜面之中,

让人惊讶的事情远未结束,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巨响,

镜面支离破碎,

打碎的镜面化作粉末飘洒在空中,

最后消失在这边空间里,

周围可怕的低分也渐渐消失,

棒球帽青年大声吼道,

“莫安,什么情况?她的权能是什么!”

枫丝毫不给他们喘气的机会,

双手对准天空,

一阵剧烈的晃动,

整个会场上下颠倒,

“小心!”

棒球帽青年将刀叉向地面,固定住身体,

眼镜青年死死地抓住会场的椅子,

三十米的高空……

眼镜青年喘息道,

“千巡……是全能。”

“废话,我知道是权能。”

“不……不是权能是全能!全能型权能者。”

“什么!ETS的队伍里没有类似的效果啊。”

“是局限性!这么强烈效果的权能,施展条件一定很苛刻!或许他的权能只能局限在一间屋子。

千巡!把周围的墙劈开!”

棒球帽青年没有丝毫犹豫,拔出镶嵌在地面的武士刀,

踩住旁边红木椅一个巧妙的接力,朝着不远处的墙壁劈去,

眼镜青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大喊道,

“千巡,回防!”

就在这时,无数道锋利地刺从地面隆起,

以恐怖的速度朝着半空中的棒球帽青年覆盖过去,

棒球帽青年余光一闪,

双手握刀,

一个不可思议的空中转身,

冰蓝色的刀芒略向半空,

居合斩!

覆盖在他周围的地刺,在一道蓝色的刀芒下,瞬间变成了无数碎片。

我从红木椅的背面爬了出来,

右手空灵之刃盘旋,轰击向他下一个着落点,

“妈的,我让你居合斩。”

眼镜青年朝着我这边望去,脸上带着一丝惊讶,转头对棒球帽青年说道,

“千巡,小心!是物质权能!我们被埋伏了!”

棒球帽青年落点已经被我轰击成粉末,

身体无法支撑,朝着天花板坠落,但他脸上没有一丝丝慌张,

冷漠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出来,

“莫安,撤退吧。”

眼镜青年点了点头,

手掌中一本古黄色书籍呈现出来,

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周围的空间不断扭曲,

两人变成了漫天飞舞的书页,消失在了会场之中。

周围的场景缓缓变化,

我跑向站台,

看着那个我曾无数次想见到的女孩,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枫……”

她看着我,

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还记得我们刚见面时,你就像一个小孩子。”

“枫……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在2013年病房里,还记得,你那时候拼命的想见到我。”

“枫,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

枫用手摸摸了我受伤的眼睛,

“纸依,现在还不行,这里很危险,我们该走了。”

“你要去哪?”

“我们在3000年里还有一个同伴。”

“那我跟你一起去。”

枫摇了摇头,手指轻轻滑动到我的脸颊,

“现在还不行,你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我看着她动人的脸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感,唉,明明已经见到她了,可还是……

她看着我的样子,轻轻一笑,朝着我的侧脸轻吻了一下,

“纸依,明天晚上9点,市中心的广场,我们在那里汇合。”

我望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

她突然转身看向我,

“秋……”

“嗯?”

“不要相信春束。”

她的声音很小,穿梭在空荡的会场上,

我始终没有听清她的最后一句话……

3000年,不知名小酒吧里,一个戴眼罩的男孩擦着桌子,身上穿的是酒吧服务员的专属制服,有那么一刻男孩的眼中流转着什么,又似乎忘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