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景承关心自己,又瞅瞅站在一旁的人,司恬第一次亲密的挽住对方的胳膊。

“哎呀,我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在吗?他们还敢对我怎么着不成?”

声音仍旧是软软糯糯的,却如刚才一般,穿透力极强。

至少站在周围还没离开的人全都听到了。

原来这女的跟景承有关系!

景承是谁啊,在和县就没有人不认识他的。

十几岁便在道上混,能有现在的地位,真的是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

当然,此人很讲义气,身边的兄弟多,也是被人惧怕的原因之一。

而景承听到小女人的话,又低头看看对方稍显得意的小表情,眉心忍不住跳了跳。

胆子大的很哦!以后怕是压不住!

但港口的确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换成其他人,他或许放心。

可自家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女人,太漂亮了,很多时候,他看着都会失神,何况是别人?

“下不为例!听见没?”

景承尽量严肃的警告对方,眸光一扫,就看见对方娇滴滴有些小委屈的神色。

顿时,一软!

“好了,下次想来,我陪着你来!”

“嗯!”

司恬开心的点点头,可挽在对方胳膊上的手却没松开。

这时,缓和了一阵子的马珩川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沉声询问身边的的人。

“是她救了我?”

“嗯,是她阻止我们先别搬动您,然后告知我们您或许可能是心脏病犯了。”

有心脏病的人,身上都会常备速效救心丸,这是基本常识。

马珩川点点头,看了一眼站在女孩子身边的景承,忽然笑了。

前几天才听下面的人说,有人想进港口的地界。

并且已经成功‘劝退’原来的合伙人之一。

他寻思着,自己年纪大了,一把手的位置早晚要交出去,正打算在下面的合伙人里找一个人品还行的。

就新进来一个。

听说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但为人狠厉!

手底下一大票兄弟。

身旁的人还给他看了景承的资料和照片。

脸上一道不长的疤痕,看着年轻,可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但……

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马珩川身边的人也是有眼色的,忙扶着人往前走了几步。

“这位女士,谢谢你刚刚出手相救。”

无论是什么人,对医生大抵都是有好感的。

尤其刚刚女孩几句话,便化险为夷,本事是真的有。

“不客气,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是很稳定,建议你们赶紧去医院。”

司恬只是站在医生的角度考虑问题,并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次善举,就给景承带来了莫大的机遇。

马珩川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景承。

对方眸中对自己女人的担心是真实可见的。

看来,人品也算不错,疼爱妻子女儿的人大抵都不是真恶。

原本想将新人踢出局的想法,暂时停了。

眼下,既然找到正主,司恬便和景承来到港口出货区,看看货品。

而刚刚那个货船的老板并没有离开。

此刻见景承身边站着一位漂亮的少女,肚子还有点鼓着,立刻明白。

这应该就是景承传说中的妻子。

他常年往来和县的港口,自然听得一些消息。

都说景承结婚了,可是谁都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大嫂。

今日一见,确实跟普通女孩不太一样。

“景爷,你看这货我们怎么配?”

他货船的货品很全,在和县靠岸的时候,会给不同的倒爷配货。

但大多数的需求量都比较小。

如今终于来了一个大户,他得好好的伺候着。

“今天就先来五百块钱的货品,这个……这个……还有这些。”

景承点了其中的几样,最后把五百块钱交给了对方。

货船老板盯着手里的钱,嘴角抽了半天。

原以为是个大户,就只进五百块的货品啊。

心里虽然有点小失望,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难道是为了考验自己?

“好咧,我这就给你装货去。”

货船老板转身离开。

司恬好奇的看着面前地上摆放的几种样品,很是不解。

景承见小女人的眉毛都要促成毛毛虫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有问题?”

“他们下一站就到海市了,为什么还要在和县靠岸啊!”

“去海市是什么价钱啊,最便宜的价格。但在和县,他是零售价。”

零售价比批发价还要在高一点点。

而倒爷拿到这些货品后,卖给其他人的价格还要再高一点点。

不过也比当地的价格要低个几毛钱。

“哦……我懂了。”

“像他们这样的小型船只,靠在和县,才是最赚钱的。”

景承一边解释,一边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人,随后摆摆手。

两人立刻上前。

“大嫂!”

“大嫂!”

司恬:双胞胎!长的一样的。

她有印象!

“嘿嘿,大嫂,我叫冯大。”

“我叫冯二!”

听到名字后,司恬的脑海里转的跟龙卷风一样。

还记得当时看书的时候,对这对双胞胎兄弟的剧情记忆十分深刻。

因为他们二人是景承身边的两个打手。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手下,后来随着景承的生意越做越大,就将两人作为自己的亲信。

并且还送去‘野人’训练营进行培训。

两年后再回来,俩人的功夫单挑十个都没问题。

冯大和冯二一直跟在大佬身边保护着。

有一次,冯大因为保护景承受伤,右手的韧带断了。

虽然接上了,但不能拿刀或者枪。

以此还特意锻炼了左手。

在养伤期间遇到了自己喜爱的女孩。

到这,一切剧情都是清楚的。

司恬看小说有个毛病,喜欢看主角部分,配角部分总是跳着看。

后来也不知道跳到了哪,她就看见冯二背叛了景承。

因为背叛,景承差点被车撞死。

在病床上整整昏迷了三个多月才醒来。

想到这些,司恬有些慌的忙低下头。

景承的感官一向敏锐,他能觉察到小女人好像对冯大和冯二有些抗拒。

于是抬起手臂,揽住对方的肩膀,看向二人。

“你们去把货品搬到三轮车上,然后送到县中心我们走货的地点。”

“好!”

哥俩听到大哥的吩咐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