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逃离NPC >  美味小镇32

兰岚把遇见莫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斯诺。

斯诺没有遗漏一字一句的,认真的听完之后,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问到:

“赛丽塔和奎克,是罪犯和小偷…这应该是真的,但是…”

“你怎么想呢?哪个莫里说的话,是否可信?”

斯诺问的是,莫里说她们是同一类人的话。

斯诺突然这么一问,兰岚也愣了一下,

是啊!莫里这么说,就真的可信吗?

她几乎没有一丝疑虑的就相信了他!

现在想想,

他也有可能,是故意用错误的信息,来诱导她和斯诺。

兰岚回想起,自己最初在礼堂里见到莫里,那后来发生的事情,以及她脑海中出现的莫里的记忆,最后是刚才和莫里的谈话。

她仔细想了想,说“我觉得…应该是真的。”

“我认为莫里,没有必要骗我,骗我也得不到什么。”

想了那么多,兰岚依旧觉得莫里没有必要骗她,虽然这只是一种直觉,但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如果,是为了从这里得到米娜的东西呢?”斯诺奇怪于兰岚对莫里的信任,侧头看她问到,“你们才见过两次吧?为什么这么相信他?”

兰岚尝试着解释道,“如果是为了得到米娜的东西话,就更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说实话,我们现在都没有关于米娜和杰里的记忆,以他对米娜和杰里的熟悉,应该很容易就会发现了…”

“他想要做什么,应该早就做了,我们可能甚至都无从发现…”

兰岚无奈的摊了摊手,虽说这种情况真的很被动,但事实确实是如此…

没能得到杰里和米娜的记忆,是他们之所以如此被动,最重要的一点。

这话说的不假,斯诺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这个小镇上的居民,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如何通关游戏,脱离游戏副本,还是一个问题。”

在两个人费尽心力绕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如何通关游戏上。

现在除了知道了赛丽塔和奎克母子是小偷和杀人犯之外,依旧不能明白这个副本的原理和通关方式。

两人面面相觑,完全没有头绪,就这么回到了美味厨房。

果然在经历了白天的对峙之后,今天回到美味厨房的玩家,数量锐减。

就只有乔乔一行人、长发女和长发女的同伴。

虽然,人数突然之间少了将近一半,但斯诺和兰岚依旧是准备了14份晚餐,

她保持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为几位玩家按照顺序上了餐。

剩下的玩家们,看着空出来了那么多的位置,颇有些忐忑不安。

小心翼翼的窥探着,小丑米娜和紧身衣怪物杰里的表情。

但很可惜的是,不管是米娜还是杰里,看到空出来的座位,也只是微微一笑,她们的表情,都好像是一张戴在脸上的面具一样。

玩家没能从两人脸上发现异样。

窗外的月亮,好像更红,更加浓艳了。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让人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秘制胃包和爆炒大肠…这几个人的胆子可真是大,居然真的没有在晚餐时回来…也不知道晚上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公然违背了游戏的规则…”

玩家们的心绪不宁,晚餐就在煌煌的烛影映衬下,草草的结束了。

夜晚…

透过华美的玻璃花窗,依稀可以辨别出,高大宽阔的礼堂里依旧亮着灯,昏黄的灯光,竭尽全力的提供自己有限的照明能力,十几名玩家穿着整齐的围坐在灯光前。

事实上,早在下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带上了食物和被褥来到了礼堂,打算在这里度过这个夜晚。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太阳从天空的最高处,逐渐西垂,直至最后一丝天光没入地平线下…

老式的电灯,明明灭灭,照不亮整个礼堂,处在边缘处的雕像和座椅拉长了影子,像极了一个又一个在暗中窥伺的鬼影。

“三个六!有人要吗?有人要吗?”戴帽子的男人问。

“我要我要!三个八!”寸头见到三个六,心里一喜,总算是有自己能出的牌了,有些迫不及待的,几乎是立刻就打出自己的牌。

“嘿!我赢了!”一个衣着不菲的男人举起自己手里的牌,重重的摔到眼前的牌堆里。

“他奶奶的!”一群此起彼伏的叫骂声、唏嘘声响起。

“愿赌服输!给钱给钱!”衣着不菲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丝毫不在意姿态的盘腿坐在地上,伸着手朝玩家们要钱。

玩家们不情不愿的掏出自己的钱包,数了数钱递到男人的手上。

这个衣着不菲,赌运极佳的男人正是叶北。

作为新人玩家的领头人,几句叶哥、北哥、叶北大佬之类的话,就哄的叶北飘飘然,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叶北不得不陪着新人们留在这里,说实话,他的心里也没底儿,在心里直犯嘀咕,好在还有扑克牌能分散一下注意力。

这会儿一停下来,视线扫到黑暗处,看到那写影影绰绰的雕塑和黑影,叶北突然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就…就快到十二点了…”一个玩家吞咽了口口水,不知怎么的突然说到。

“怎么办,我好紧张啊…一个身形瘦小的玩家,畏畏缩缩的坐在一旁说。

他妈的,你这么一说,我也好紧张!

叶北在心里想到,面上只能装作完全没在怕的…

“紧张什么?!再等等,只要过了十二点,我们就没事儿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面露不屑,粗声粗气的说。“知道自己快死了,决定放手一搏的是你们!临阵想退缩的还是你们!”

“可是我们已经犯了忌讳,游戏规则分明不让我们夜间外出!”一个胆小的玩家,在漫长又焦灼的等待中,心里防线逐渐被击溃,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胆小鬼,现在还在说这些晦气话,你信不信我先打死你?!”五大三粗的壮汉听了这话,登时瞪大了一双怒目,扬起拳头。

胆小的玩家听到这话,又看到壮汉几乎有自己半个头那么大的拳头,顿时身子一颤,恨不得把自己埋到地下去,他哭着和壮汉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哎,大壮,大家都是新人玩家,要互帮互助!有事儿要好好沟通。”叶北见状,连忙打圆场道。

“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真有什么事儿只能互帮互助!再说了叶大佬都在这儿呢!你怕什么?能有什么事儿?”大个子坐在一旁,双手抱胸嗤笑道。

“哎哎,这话可就是太抬举我了,我叶某人,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承蒙各位看得起叶某,才带领大家团结起来,一起为脱离游戏奋斗而已。”

叶北听了,连忙一脸谦虚的直摆手。

“北哥真是太谦虚了!要我说您是这个!”壮汉转头比了个手势,一脸崇拜的看向叶北。

“哪里哪里!”叶北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