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家父唐高祖 >  第七十七章 摊 牌

李智云看见许氏族人群情激愤,摩拳擦掌,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弛下来。人心向背已经很清楚了,许舜臣已别无选择,只能顺应民意了。果不其然,许舜臣不再犹豫了。他走到李智云跟前,抱拳道:“楚王殿下,许某愿意率领许氏一族,与吕崇茂断绝关系,归顺大唐!”

“好,许将军果然英明。”李智云微笑地,“吾乃大唐亲王,有权任命四品以下官员。本王任命你为忠武将军,封虞郡开国公,世袭罔替。”

许舜臣一听,连忙跪下叩头谢恩。等他站起来后,转身对护院道:“打开大门。”护院们立刻照办,许府大门“吱哑”一声被拉开了。许舜臣走了出去。一直等在外面的吕崇茂,满脸自信地微笑道:“舜臣,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许舜臣一抱拳,语气干脆地:“魏王,对不起,王公子乃我之贵客,我不能把他交给你,请你打道回府吧。”说罢不再理他,转身欲走。

“等等。”吕祟茂愀然变色,大声喊道,“许舜臣,你这是犯上作乱,图谋造反!你就不怕本王把你们许姓灭族吗?”

许舜臣闻言停下脚步,转回身来道:“吕崇茂,咱俩本是乡邻关系,并无贵贱之分,以前我敬你几分,喊你一声魏王。你若这么说,那咱俩也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就说什么了。你一平头百姓,那王冠也是你戴的?帽子太大,脑袋太小,保不齐哪天连王冠帶脑袋让人一齐给摘了去!”吕崇茂一听,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叫喊着:“反了,反了,威武将军,快给我召集兵马,冲进府邸,把这个叛臣贼子的脑袋割下来!”

许舜臣冷笑一声,转身走进大门,令护院们关上大门,然后对许子胜道:“许校尉,你让人即刻吹响号角,召集所有许姓子弟。我们要守住这座府邸、兵营和西门南门,等待大唐援兵!”许子胜一抱拳道:“属下遵命!”

须臾,号角响起,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还呆在家中的许姓士兵听到号角声,立刻赶到兵营集结待命。

另一边,吕崇茂也聚集起所有的兵马。三更过后,吕崇茂以平叛的名义向许氏家族发动了全面的进攻,双方的士兵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杀,喊杀声响彻整个县城的上空。

樊书香和蔡虎都投入了战斗,李智云和许舜臣在许府的厅堂中坐镇指挥。吕崇茂毕竟有多一倍的兵力,战局开始后不久,战况就变得不利了。许舜臣下令从南门撤兵,收缩战线,只守西门,许府和兵营三个点。

四更时分,蔡虎满身是血的从外面跑进来,抱拳道:“楚王,秦将军他们到了。”李智云一听,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扭头对许舜臣道:“许将军,我们的援兵到了。”许舜臣一听,大喜过望,连忙叫道:“太好了!”

片刻后,有士兵进来报告,说敌人已经退走了。李智云这才发觉,外面的喊杀声已经消失了。

李智云和许舜臣走出了厅堂,鏖战了一夜的士兵们坐在地上休息,坚守了一夜的大门也被打开了。他们走出去一看,大街上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尸体,一些重伤的士兵躺在死尸中间哀号。许舜臣下令立即抬运伤员,清理战场。

这时候,一队人马举着火把过来了,领头的正是樊伯通。到了跟前,樊伯通翻身下马,上前禀报道:“楚王,吕崇茂已经退守魏王府,秦琼和程咬金正率兵攻打。”李智云点了点头,道:“带上你的人,跟我去救永安王他们。”

“遵命!”樊伯通说罢一挥手,一名士兵上前将自己马匹的缰绳交给李智云。

李智云踏蹬上马,率领众人直奔东城的监牢。守卫监牢的士兵和差役全跑了,李智云下令打开牢门,释放所有的俘虏。他带人来到关押堂叔他们的那间牢房,让人砸开门锁,推门走了进去。堂叔他们几个人正蜷缩在稻草堆上。几名士兵上前将他们扶了起来,堂叔在一名士兵的搀扶下走到李智云跟前,声音颤抖地:“智云,你来啦?我们一直盼着你呢。”李智云高兴地:“堂叔,夏县被攻下了,你们自由了!”

翌日辰时,魏王府被唐军攻克,吕崇茂、郑雷和周简均被活捉。除恶务尽,李智云也不想将他们关进大牢,等候朝廷发落了,而是下令将吕崇茂及其死党立即当众斩首,以儆效尤。

攻下了夏县,解救了堂叔等人,李智云此次驰援任务算是功德圆满了。他任命洪募然为夏县县令,许子胜为县丞,留下一千人马协助许舜臣守卫夏县,然后率领其余兵马离开夏县,启程回柏壁去了。

柏壁北面三百多里的地方,有一座永安城。夕阳西下,永安城郊外的荒野之中,正行进着一支军队。这支队伍大约有数百人,他们都徒步行走,队伍中仅有的十几匹骡马都用来驮运辎重和粮草。

队伍的最前面,行走着一位将领,他二十多岁,身高五尺七寸,皮肤白净,蚕眉鹰眼,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眉眼之间透着一股英气。此人名叫张德政,乃秦王李世民麾下的一位裨将。

两个多月前,张德政率领一千人离开柏壁,一路向北,来到了晋州(今临汾)、吕州(今霍县)地区。秦王给他的任务是:扰乱宋金刚军队的后方,切断敌人的粮道。宋金刚的大军驻扎在绛州(今新绛)的绛县、闻喜一带,他的粮食从北方运来,必须经过绛州北面的吕州、晋州南下。两个多月来,张德政率领这一千人在晋州、吕州地区兜兜转转,其间也碰见过几支敌军的运粮车队,但是,晋州、吕州一带地势一马平川,道路纵横交错,他们每一次碰见的敌军运粮车队,走的都不是同一条道路,且有重兵护卫。张德政率领军队打了几仗,虽然截获了一些粮秣,但并没有真正截断敌人的粮道,倒是自己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减员三分之一以上,一千人现在只剩下了六七百人。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如果不能截断敌人的粮道,就无法完成秦王交给的任务,所以,张德政心里很焦急。

此刻,队伍行走在一片丘陵地带,极目远望,四周没有人烟,两旁的山坡上林木茂盛。张德政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扭头对身旁的副将毛玠道:“前方地势开阔,咱们今晚就在那儿安营吧。”毛玠点头道:“好吧。”

队伍来到一块空地上,士兵们开始安营扎寨,埋锅造饭,荒郊野外升起了缕缕炊烟。张德政带领两名亲兵去周围巡察地形,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只要军队在野外扎营,他必定带人将周围的地形查看清楚,万一遇到突发状况,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他们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向东走了两里地,突然听见前方传来女子的呼救声。张德政定晴一瞅,只见前方百步开外,站着十几个服装各异、手持大刀长矛的人,他们看上去像是一伙强盗。有两名强盗正拖拽着一名女子的两条胳膊,要把她往树林里拖,女子一边挣扎,一边哭喊救命。而几丈开外,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跪地叩头,哀求强盗头子放了自己的女儿,可强盗头子非但不理睬,反而哈哈大笑。

张德政见这些强盗欲糟蹋良家女子,不禁怒火中烧,扭头对两名亲兵道:“咱们冲上去,干掉他们!”两名亲兵一个叫王三,一个叫龚林,他们都不是胆怯之人,但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了,王三道:“将军,咱们只有三个人,而他们有十几个,还是回去叫人来吧?”张德政摇头道:“来不及了,你们且跟我上前。”说罢往前跑去,王三和龚林只好拨出腰刀跟在他的后面。

张德政一边跑一边取下背着的弯弓。三个人奔跑到离对方五六十步的距离时,那些强盗已然发现了他们,立即有七八个人冲了过来,有人举弓朝他们射箭。

张德政停了下来,两只脚一前一后稳稳地站定,左手举弓,右手从箭壶中抽出几支箭,夹在指缝之间,套在拇指上的铜板指扣动着小指粗细的丝麻弓弦,只听嗡嗡弦响不绝于耳,如一曲激昂的旋律,一支支白羽箭如流星般飞了出去。第一支贯穿冲在最前面那人的咽喉,他还没有倒下,第二支箭又到了,正中后面一人的面门。

张德政一口气射出了七支箭,对方七人倒毙在地。跟在后面的王三和龚林看呆了,这连珠箭法他们以前听说过,没想到今日却目睹到了。他俩跟随张德政的时间并不长,只知道他指挥打仗沉着冷静,没料到将军还有一手神箭。

对方剩下的那些人吓坏了,放开女子掉头就跑,眨眼间就没了踪影。张德政收弓走了过去,那位老者拉着女儿来到他跟前,“扑嗵”一下跪倒,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张德政连忙将老者拉了起来,道:“老伯,这荒山野岭的,你们怎么在这儿?”老者用手向北面一指道:“小老儿就住在一里外的小湾村,今日与小女上山采药,不想回来时碰见了强人,多亏恩人搭救,小老儿感激不尽,请恩人随小老儿去家中一坐。”张德政正要推辞,老者道:“恩人万匆推托,否则小老儿内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