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食物链顶端的强者 >  第四十八章 晨间谈话

自从觉醒后就很久没有做过梦的天野知沙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在梦里,她听到了很多的东西,在醒来之后却又忘记的一干二净。

“血液是灵魂的通货,生命的货币。”

伴随着如同本能般的低语,天野知沙睁开双眼,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不同了,就如同又一次重获了新生一般。

好暖和,好舒适,还有一种很安心的味道。

说出了一句自己都没有记住的话,天野知沙又紧了紧自己的棉被,有一种想要赖床,继续睡觉的冲动。

这对于天野知沙是一件相当罕见的事情。

毕竟在养父母的训练下,天野知沙甚至就连几点入睡、几点苏醒都被强硬的规定好了,一旦不如意就是一番毒打,即使现在养父母不在,早已经养好的生物钟也令她习惯了在同一个时刻自动入睡,自动醒来。

况且,正常说来,赖床是一种只会在自己具有安全感、温暖而又舒适的床铺上才会出现的冲动,一直习惯以超高标准要求自己的天野知沙很难有这种感觉。

即使养父母给她安排的是一套相当柔软的床被,一招不慎就会被泼冷水的冰冷现实依然无法让她有所谓的安全感,自然也生不起赖床的想法。

但很奇怪,在那熟悉无比的柔软床铺上无法升起的安稳感和舒适感却在这种还挺坚硬、被子也不算很厚的地方升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天野知沙迷迷糊糊的想着,但大脑却越转越迷糊,下意识的还想要继续睡一会——虽然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但意识的本能却出现了一种名为代偿的现象,想要继续入眠。

“喂,睡醒了就别继续睡了,你是猪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而且,那是我的床铺,真要睡回家去睡。”

“侠?”天野知沙顺着声音转过头,那熟悉的身姿出现在她的面前,“哦,难怪我睡了还想睡,原来是梦啊,不然你怎么会在我苏醒的时候出现在我床边,如果是梦的话,那么做什么都可以吧——来,抱抱!”

说话间,天野知沙自床上半坐而起,伸出双臂,脸上还带着快乐的笑,一副类似于婴儿撒娇要抱抱的表情。

这是天野知沙从未做出过的姿势,甚至是想都没想过的姿势。

但过了好一会,见到刘侠还没过来,天野知沙再度嘟囔道:“来,抱抱啊,既然在我梦里,那就是我的东西,来和我抱抱吗?”

“你,昨天晚上难道大脑也受过伤?”刘侠几步走上前来,一副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并手成指以一种敲西瓜听声的动作轻轻的敲了敲天野知沙的大脑几下,“听起来也没进水啊。”

“等等,原来不是梦吗?”

虽然并不疼痛,但那真实无比的触感也依然让天野知沙快速的清醒过来,先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处境念出,旋即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张开嘴再也发不出成体系的声音,只能‘阿巴、阿巴’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下看起来倒有种二次元的快乐了。”刘侠随意的揉了揉头,“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我还以为一次致命的伤害能够让你们两个好好的互通呢,看来还是互相抵触,起来,吃饭了!”

刘侠的话语似乎起到了某个契机的作用,一下子大量的片段出现在天野知沙的意识之中——战斗、厮杀、逃跑、求助、救援。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闪现在天野知沙的面前,但一时之间太过充足的信息也不能帮助她整理出自己的处境,反而直接陷入了大脑当机状态,连‘阿巴’声都发不出来。

“……唉。”刘侠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用老旧电视机万能修理法——斜下四十五度敲击敲了天野知沙的脑袋两下也没能抢救成功,只能够把她直接扔到这里暂且不管。

“恢复过来了自己吃饭,我可没空等你。”

………………

“为什么没有大量失血过多的死亡案例出现,就连医院血库都没有被盗窃、抢劫的记录?”一名身穿职业装的中年女士皱着眉头看着投影仪上的城区缩略图,不住的敲着桌子的手指表现出了她的烦躁,“不应该的,在受到如此的重伤,治愈自我的本能应该会直接让她寻找大量的鲜血来治愈自己才对——莉莉丝,该不会是你们……”

一旁坐在长长的办公桌上被称之为莉莉丝的少女正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就着阳光看着手上的美甲,一根细长而末端呈现心形的尾巴在身后一摇一摆。

听到中年女士的发问,莉莉丝随口反驳道:“你是想要赖账吗?赫尔博士,明明那录像的视频和证据你都看到了才对,那些炮灰也就算了,我因此可损失了一个二段破限者的强战力。”

“如果你真的想要以这个理由赖账的话,那我可是不得不采取强制措施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吧?”

“答应你的东西,自然不会赖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赫尔博士再度整肃了下仪容,“但是,这种情况很奇怪——不管命运的双生子再怎么特殊,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个完美的融合者而已,像这种本能的东西,她不可能可以克服。”

“那么,说不定是背后有人为她提供了足够的鲜血呢?”莉莉丝微微一笑,似乎意有所指,“比如说赫尔博士你失联多年的妹妹身后的势力?亦或者你公司内部某些不想看见你找到她们两个的自诩理智者的家伙?”

“不,不可能的,荒坂先生所确定的事情,就凭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违抗。”赫尔博士似乎不愿意深谈,旋即转移了话题,“剩下的‘尾款’我会在今天晚上之前拨付给你,另外因为没有找到她的原因所以剩下的任务取消。”

“这样吗?那么我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可是有点浪费了呢?还不如在公司玩玩自己的玩具们,那可有趣的多。”莉莉丝打了个哈欠,自高高的办公桌上轻盈的跃下,“这样吧,这个地方似乎有不少有趣的人,一年以内我都会停留在这里,要是你找到了踪迹,记得通知我哦,就给你一个优惠,不涨价,就按之前谈好的价格算。”

“毕竟,谁叫我对同样被称之为完美的‘同类’有着浓郁的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