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谁都不能打扰我飞升 >  第三十一章 前往珊瑚地

三人不过走了一会便找到了传送大阵,李修元在阵法旁的灵台上放了三块上品灵石之后,便见传送阵上突然爆发出一道冲天而上的白光,在李修元的带领下踏入白光之中,一瞬间便没了身影,而他们的身影消失的那一刻,白光也消失不见,阵法重归于寂。

颜宿只觉眼前一晃,随后一阵失重感袭来,持续时间不过两息,再然后睁眼,颜宿便出现在了一处极为广阔的海面上凌波而立。

这便是沧澜域的最深处,海境。

颜宿如同在陆地上行走一般自然而然地在海面上走动。

放眼望去这片无垠的海域除她三人以外,就不见其他人影,唯余距他们百丈之外一处有一个巨大的开扇贝壳,贝壳像座小山一般伫立在那,看起来好不壮观。

还不等她惊讶于这贝壳因何长这么大时,便见她那师傅突然变了样貌,就连衣着都变得得体了许多。

“师傅!?你这是?”

颜宿看到往日一副糟老头子样的师傅突然变成一个衣冠楚楚,羽冠而立,神情淡漠严肃的年轻仙君,看的她直目瞪口呆!

“咳咳!师傅我见个老朋友,只嘚以真面目视人。”

李修元略微不自在的轻咳几声,掩饰尴尬,随后便端了姿态,让颜宿二人一左一右垂首跟在他身后。

“为师那老朋友便是这沧澜域的御主,是个老古板,见了他万不可失了规矩。”

李修元有点忐忑地叮嘱着颜宿一些事宜。

“徒儿知晓!”

颜宿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理了理发髻,整理一下衣衫,便拉着言冬乖巧地站在李修元身后。

李修元见此情景,欣慰的向颜宿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随后便带着他们向贝壳里面飞去。

三人进去后,原本还是开扇的贝壳突然一闭,一息过后又重新开扇,而原本处于贝壳正中的颜宿等人早不见了身影。

而此时的他们早就进入了这片海域的下层。

便是真正的海境。

“这是瀚玉,戴着它便能在海境内自由活动,如同在陆地一般。”

李修元拿出两块小吊坠,皆是一根红绳,底下系着小拇指盖大小的波纹形式的蓝色玉石。

颜宿原本突然出现在海底的一块礁石上,还没反应过来,便觉一股强大的水压,挤了过来,慌乱中只来得及反应过来憋气的颜宿,被这水压压的十分窒息,一看师傅不慌不忙的拿出了瀚玉,还在介绍它,顿时急得,双手双脚死命扑通,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忘了,瞧我这记性,来来来,快系上。”

李修元看了眼快淹死的颜宿,赶忙把瀚玉戴在她脖子上。

终于能够大口呼吸了,颜宿猛的吸了口气,被呛的死命咳了起来。

有种死里逃生的痛苦感。

而言冬状况就比她好很多,一脸轻松的在旁边拍她后背。

“师傅,您为何不在来时就给我们?”颜宿缓过来,看着一脸心虚的李修元明知故问道。

李修元听此,再看徒弟苍白的脸色,神情不自在的转移了话题。

“我们现在就在御主所在的珊瑚地外不足百里的地方,从这向西南方向直行便是。”

李修元带着已经恢复正常的颜宿二人离开了这片礁石丛林,向着西南方向行进。

颜宿抬头看了眼头顶的海面,阳光照耀着海水,折射下来的光线十分刺眼,这里虽然是极深的地方,却不知为何一片光亮,光线穿透进来好似没有距离的限制一般畅通无阻。

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从他们身边游过,好似有着灵性一般转头围绕着他们游了一圈又一圈,这片海域有着鲛人一族的守护,鲛人天性善良,对于同类来说是这样的。

高达百米的海藻,鳞次栉比的礁石,形态各异的海植直接穿梭着数不尽的生物。

一派祥和之景。

“那三个是人类吗?”

“好像是的,我们这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人类了,上次见到人类还是我太奶奶年幼时。”

“不过,他们来这干嘛?不在适宜的陆地生活,跑我们这干嘛?”

“不知道,不过那方向,好像是御主所在的珊瑚地那片!”

“原来是来找御主的,我们偷溜跟过去瞧瞧!”

“这不太好吧?万一是御主的老熟人,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冒昧了?”

“嗯…………”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知道珊瑚地那块怎么回事,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见过鲛人了。”

“你这么一说,是挺奇怪的,我好像也好久没见过漪漪公主了?”

“你们这么一说…………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呸呸呸!别瞎说,真晦气!就算有什么事,御主那么神通广大,一定能够轻松解决的!”

“对!肯定能的!”

“弱弱说一下,他们好像走远了~”

“…………还跟吗?”

“跟!”

刚从颜宿一行人身旁来回游了好几圈的一群小鱼,同时聚在一朵巨型海葵中央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他们。

随后,见颜宿他们走远,赶忙冲出海葵,乌压压的游了过去,暗暗跟在他们身后。

…………

颜宿第八次看到有着同一花纹的小丑鱼跟在她身后若无其事地假装很认真的躲避她的视线。

颜宿不解的小声同言冬说着这一发现。

“你看到那边那条呆呆的小丑鱼了没有?它好像在跟着我们?”

言冬低头,见颜宿微皱着眉头,轻笑了声,他早知道那小丑鱼一早便注意到他们了,闻言便说

“不清楚,他们这一类好像花纹都十分相似。”

颜宿听他这样说,也知道小丑鱼这一类好像花纹大多相似,甚至是一样的,难以分辨,虽还是有点怀疑,不过也并未多想,也不是没那种巧合。

这之后,颜宿也没有想这事了,又走了没多久,当颜宿第五十七次看到同样花纹,同样蹩脚,漏洞百出的跟踪手段时,颜宿终于忍无可忍的确定,那就是同一条小丑鱼。

每次躲避她的视线都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啃海藻,就连它身旁一直跟着的蝴蝶鱼也是同一个,都不带换的,更甚至,好几次她都看到同样身影的一群鱼,在它周围游过,真是找个路人鱼也不找其它的,来来回回,打掩护的都是那些鱼。

颜宿都看出,这群鱼是一个小团体了,它们还自认为隐藏的天衣无缝。

颜宿无奈的收回视线,放任它们这样跟着。

感觉它们都挺单纯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