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锁龙井开始的进化游戏 >  第六十二章 抛开事实

术士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来。

倾盆的大雨滴在脸上,水珠顺着额头滑落到眼中。

刺痛让他本能的想闭上双眼。

可他不敢!

妖魔残暴!

哪怕知道对方有话要问,可谁知道下一秒这蟹妖会不会改主意?

他不敢眨一下,更一动不敢动。

“能,我能主事!”听着这蟹妖的问话,术士忙不迭的开口,甚至还怕自己表达不清,他解释道:“我是国师,这李氏王朝除了国王,第二大的就是我了!”

“我答应了,国王想来也不会反对。”

事实是这样吗?

不重要

不这样说,抬高自己的身价,又怎么让这个蟹妖认可自己是个能谈话的人?

又怎么能保下自己的命?

国王的意见?

呵,

哪怕他想玉石俱焚,可这王城里又不是人人都那么有骨气的。

但凡能苟活,谁又想死呢。

“那就好,能主事就行。”

为了更好的看清术士,也方便交流,蟹将挪了挪身子把脑袋几乎贴在了吊篮上,两只眼睛距离术士只有一掌的距离:

“俺家殿下听说你们李氏很仰慕大明天朝,几次三番上表想迁入大明,但都被拒绝了,这不就派俺来帮帮你们嘛!”

术士:?

我们确实跟大明关系很好,也很向往天朝,但只是臣属关系啊,哪儿说过想要内附的话?

就像是人类看黑白皮有脸盲症一样。

蟹将也读不懂这术士的表情是为什么,他只是学着记忆去复述:“你看,这场洪水淹没了整个半岛,三丈高以下的土地都泡在水里,就算我家殿下收了神通,近几年你们地里也长不出庄稼。”

“村镇山林,田地水利全都毁了。

抛开事实不谈,与其强撑着一口气,不如把这地界让给俺们。

作为交易,俺们受累把你们送到大明的齐地,而且路上的伙食我们全包了,怎样?”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气人呢?

我们李氏立国在这半岛上,没招谁也没惹谁,结果你们跟强盗一样闯上门来,把我们这些主人赶出去,不跪下来道歉就算了,还要让我们记你的好?

屋主人感谢强盗,天底下没有这般道理。

不过,却拳头大的就是理的道理!

看了眼那跟攻城锤一般无二的铁钳,术士一再安抚自己,反正都接受了自己的软弱,那再退让一点也没什么。

“你为什么不说话?嗯?看来是不同意了,好,殿下交代的说过了,是他不同意的,小的们攻城,开打!”

“等等一下!”术士赶忙回神,叫道:“我没说不同意啊!”

“那你就是同意了?”

对于蟹将而言,它的脑子没那么复杂,听到这就抬头招呼自己麾下的虾兵鱼将:“小的们,准备进城了!都记好了,选房子可以,但门外看看就成,烧杀抢掠的事情更别做,人活着殿下有大用,等人族走了就是你们的了,别毛手毛脚的惹殿下不高兴!”

“大王等等,这位蟹大王,您等一下...”

蟹将吓了一跳:“胡咧咧什么,别叫大王,俺就是个蟹将。”

“那,蟹将军?”

“嗯?这个好听,就叫蟹将军,嘴这么甜,有事就赶紧说,俺还等着攻城下来去给丞相复命呢!”

“就是有点事要问蟹将军,您嘴里的殿下是谁啊?这要是开城之后,城里的财产该怎么办?这...您麾下的这些兵将们会不会.....”

在得知他的小命大概能保全之后,术士就憋着很多话。

他就想起了自己宅邸里藏的金银。

又想起了自己那十多个身子骨柔弱的舞姬。

还有他的藏书......

就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想过该怎么跟国王交代。

“你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俺们只要地跟房子,别的东西能带走你们就拿,带不走的只要不是太过分俺们也能帮你们送到大明地界。

至于我家殿下,哼,他老人家可是治水水神,管着万万里河道......”

治水水神?

没听说过,但看这蟹妖吹嘘的样子应该强的很?

而且,这天底下的神明不都关起门来苟延残喘了吗,又从哪儿来的这么个治水水神?

虽然满肚子疑问,但术士自问单打独斗,就算大晴天他想拿下这蟹妖都不太容易,更何况是他嘴里的水神...再算上这十多万的虾兵蟹将,他家国王应该也不会有不该有的心思才对。

“蟹将军的条件我会禀告我们国王的,用不了多久城门就打开了,希望到时候蟹将军能够遵守承诺....”

“行了,唠唠叨叨。”蟹将摆摆钳子:“抓紧去,抓紧回来。这都已经出来两天了,明天就是殿下赏赐灵机的时候,误了时间,俺不管规矩也得要你们的命!”

说着蟹将的钳子插到吊篮下,一抬一送直接将吊篮抛过了城墙。

“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吊篮撞在了城垛上,藏身其中的术士只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低声哼哼着。

没等他张口呼救,吊篮就被翻转了过来,紧接着两个士兵将他从中抬了出来。

将领好奇:“国师,商谈的怎么样?这些妖怪想做什么,不会是真的缺了血食....”

“小命是保住了,但别的....唉!”术士叹了口气,抬眼看着满脸焦急的将领,没有再说,话题一转:“带着我去见大王跟大臣们吧,我想他们也一定等急了!”

急?

我也很急,你怎么不跟我说?

可不管将领再怎么试探,术士都闭嘴不言。

无奈他只能让人抬起术士前往皇宫,而他也跟着一同前往。

至于城墙,

能救救,不能救拉倒,他可不觉得靠一堵墙把十万妖兵挡在外面。

十多分钟后,

还不如黑蛟水府大的屋子里,穿着红色“龙”袍的世宗面色难看:“这王位可是父王传给我的,祖宗之土怎么可以让给一群妖物!”

国师拱手:“大王没有别的办法了!”

“时间不等人,过了妖怪们说的时间,那就只剩下拼命这一条路了!”

“大王,祖宗之土重要,但天下万民更重要啊,大王!”

“大王...”

“大王...”

看着往日忠心耿耿的大臣,现如今一个个劝慰自己的样子,朝·鲜世宗一口气没顺过来,翻着白眼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