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烈风吻星光 >  第三十三章 我给你个机会

温清韵到时,楼道的灯只开了小小一盏。

姜旭大冷天地一屁股坐在门前,修长的腿艰难地曲着,阖着眼,薄荷香气被浑身酒气掩去,呼吸均匀。

似乎是等到睡着了。

他睡着和不睡着,真的是两幅样子。

醒着时混不吝。

熟睡时又温和地似乎是一只小绵羊。

温清韵屏了呼吸,轻手轻脚蹲下来,想要去叫醒他。

蓦地,刚才还合着眼的姜旭倏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手也忽然抬起来,精准无误地扯住她刚准备伸出的手。

大手包着小手。

炽热温度如同暖阳一般,让她不容忽视。

姜旭眉眼微动,喉结滚了滚,吐出几个字来,“你想对我做什么?”

明明身上酒气浓烈,吐字却特别清楚。

仿佛醉的人不是他。

而是她。

温清韵后知后觉自己这样子似乎是容易引发歧义,尴尬地想收回手。

却被他拽地更紧。

桃花眼怎么会不漂亮呢?

尤其是这样直直盯着一个人看时。

他平静的眸如同深海里的星星,一闪一闪地发着光,有时又融在雪色里,带着点寒气,

可那又怎么样。

他是姜旭。

他生来就桀骜不羁。

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清韵呼吸一顿,没头没尾地来了句,“你眼睛很漂亮唉。”

姜旭没有笑。

也没有说话。

却看见他沉沉的目光一点点下移,落在她水红的唇上。

温清韵呼吸一颤,以为他是在怀疑自己刚刚是要偷偷亲他,急忙解释,“我发誓,我刚刚真的没有要偷亲你!我就是看你喝醉了,想把你扶回房间。”

天地可鉴。

日月良心。

温清韵甚至紧张地举起了小手,以表示自己真的没有那么龌龊。

寡淡灯光下,姜旭的唇动了动,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喉结滚了滚,“我给你个偷亲我的机会。”

温清韵错愕地瞪大眼睛。

来不及反应,下一秒——

清冷男人垂下眼来,微凉掌心不紧不慢下移,轻松圈住她细瘦的手腕,而后前倾,朝她的唇一点一点靠近。

心脏猛地漏了一拍。

风声戛然而止。

温清韵大脑一片空白,只看得到他英挺的眉目离自己越来越近,薄荷香气以极具侵略性的方式翻涌而来。

他在离自己唇瓣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停下。

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鼻尖,勾起丝丝痒意,温清韵抬眼,对上他那双狭长的桃花眼。

桃花眼动了动。

于是——

下巴突然被粗暴又轻柔地捏住,捧起,她看见姜旭的喉结上下滑动,眼底炽热的火焰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燃烧,偏偏他还能稳住呼吸,一字一句问她,“你想吗?”

温清韵整张脸都要烧起来。

她强装镇定,骂他,“姜旭,你是不是有病?”

心跳骤然凝固片刻。

姜旭扯了扯嘴角,笑容带着几分嘲讽,“是,我就是有病。”

他好像又恢复往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可温清韵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猝不及防,又对上他漆黑幽深的瞳孔。

姜大少爷慢条斯理拉开两人的距离,眼神却是一秒也没有离开她的脸。

“所以,真的,不想偷亲我吗?”好半响,他又问。

明明是非常安全的距离。

可他低沉的嗓音却如同开了音响一般,在她的耳膜处无限循环放大,激起毫无章法的战栗。

过去被她刻意忽略的有关男女之情的**。

竟然在此刻被轻轻勾起。

温清韵呼吸大乱地想要后退。

可是来不及。

姜旭只顿了一瞬,便长臂一伸,紧紧扣住她的肩膀,而后跟拎小鸡似地,将她整个人往前一捞。

温清韵被迫对上他黑曜石般的极具蛊惑性的眼,他只低眼看了她一眼,便倏地——

弯下腰。

低下头颅。

轻轻落在她的肩上。

温热的鼻息如同羽毛一般拂过颈边。

他们以太过荒唐的姿态贴到了一起。

这一切都不应该。

温清韵心想着。

致命的吸引力。

致命的诱惑。

温清韵忽然想到了这个词。

她僵硬着,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谁也没有说话,亦或是谁也不想打断这片刻的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她转动酸痛的脖子,手腕又是一紧,她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今天天气很好。”

对上她疑惑的眸,他以近乎渴求的姿态,轻轻垂下眸,呼吸喷在她颈间,嗓音很低很哑,“让我抱一会。”

夜晚也能看出天气的好坏吗?

另一方没有回抱,也能叫拥抱吗?

温清韵不知道。

可她知道,今夜星光黯淡,她无法拒绝姜旭。

也无法掩饰自己的**。

-

翌日清晨。

温清韵从滴滴滴的闹钟声中猛然惊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她走了片刻的神。

荒唐的梦境隐隐浮现。

昨晚不知怎地,和姜旭在门前“拥抱”的那一小段回忆,一直在自己的梦境中循环播放。

与现实不同的是,画面如同电影一般,有了后续。

他们不是单纯地拥抱。

还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温清韵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回想下去,跳下床来,趿着拖鞋出了房门。

猝不及防碰上在饮水机处喝水的姜旭。

他散漫地捧着个玻璃杯,仰头喝着水。

喉间凸起的弧度明显,随着他喝水的动作上下滑动着。

温清韵呼吸一滞,无可避免地想起来昨晚那个梦。

梦里他继续了昨天没有做的事情。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喉结滚了滚,而后堵住了她的唇。

身体也以更加紧密的姿态贴着。

他的掌心下移了,紧紧箍住了她的腰,炽热的温度源源不断地隔着她腰间的布料,一点一点滚上来。

烫地她呼吸也滚烫起来。

她与他鼻尖相抵。

交换呼吸。

温清韵呼吸一颤,有关梦境的回忆画面停留在她回抱他的手臂上。

她清楚地记得她的手,不规矩地探进他的T恤下摆。

再后来,她醒了。

那股冰冰凉凉的,带着薄荷味的手感,却是格外清晰。

“醒了?”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姜旭懒懒散散地转过身来,漫不经心开口。

温清韵回过神来,下意识问他,“你昨晚睡得好吗?”

姜旭瞳孔漆黑地扫了她一眼,忽地笑了一声,“不好。”

顿了一下,他补充,“以后,我睡觉会锁门。”

温清韵说,“我不会偷偷进你房间。”

喉结滚了滚,姜旭说,“你也要记得锁门。”

温清韵呼吸一顿。

“我怕我会偷偷进你房间。”带着股吊儿郎当的痞气,他低眼,落在她刚水润的粉唇上,“继续昨晚没有完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