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殷宵和温沐遥两人各有所思,谁都没有说话。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殷家别墅门口停下,殷宵问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温沐遥捏了捏拳:“知道。”

殷叔叔不是一个好丈夫,可一码事归一码事,殷叔叔对她相当不错。

当初母亲去世后,如果不是殷叔叔把她带回家,她就要被迫辍学,小小年纪去打工了。

所以,她一直记得要报答殷叔叔。

她和殷宵一起进了门,掌心突然传来一抹温热,低头一看,殷宵握住了她的手。

她身子僵了一下,没有挣脱,和殷宵一起进了卧室。

“殷宵,遥遥,你们来了。”

殷义国坐在床上,一头短发灰白斑驳,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但精神头不错。

他得的是良性肿瘤,短期内要不了命,但也撑不了两三年了,拉住殷宵的手嘱托道:“我刚去公司看了一眼,这些年你把公司管理的不错,但记得以后在忙也要兼顾家庭啊,你一定要好好对待遥遥。”

兼顾家庭?

殷宵冷笑了一下。

这种事你自己做到了吗?

殷义国又把温沐遥的手拉过来,和殷宵的合在一起,恳切地看着他们俩。

“你们两个记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在一起,不可以随便闹分手,趁着年轻赶紧结婚生子,别总惦记着挣钱,世上的钱那么多是挣不完的。”

她的手被迫和殷宵的手压在一起,她感觉浑身不自在,但是没有挣脱。

前些年殷叔叔让殷宵照顾她一辈子,殷宵同意了,所以殷叔叔至今还以为他们两个在交往。

她看了一眼殷宵,殷宵紧抿着唇,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总觉得殷叔叔让她和殷宵在一起,除了希望她下半生有保障外,还是在满足他当年没有和妈妈在一起的遗憾。

“殷叔叔,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她没办法给出更多的承诺,只有这一条,确信能做好。

殷义国看着她的脸庞,久久没有挪动目光,仿佛是在透过她的脸看别人一样。

良久,他发出了一声叹息,眼眶微微湿润。

“你们回去吧,我听王妈说你们现在还分房睡?这怎么行,我让王妈给你们收拾了一间大卧室,今天搬过去住吧。”

殷宵眉头拧了起来。

温沐遥早从家里搬出去了,估计殷义国问王妈的时候,王妈一定很莫名其妙,但是不敢擅自说出温沐遥搬走的事实,只能模棱两可的回答。

温沐遥瞥了他一眼,见他也对这个安排很不舒服,开口道:“殷叔叔不用了,毕竟我们还没……结婚,住在一起不太好。”

殷义国拧了拧眉:“这个社会都这么开放了,你们这两个小年轻思想怎么还那么保守?”

他不容置疑道:“赶快搬过去吧,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这是下逐客令了,也是间接的表示他的命令不容反驳。

温沐遥和殷宵只好离开了殷义国的卧室,在王妈的带领下走进了那间大卧室。

大卧室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一张Kingsize尺寸的大床,没有沙发,温沐遥尴尬道:“我今天睡地上吧。”

“不用,床够大,一人睡一头挨不着,你先去洗澡吧。”

“那好吧。”

温沐遥抿了抿唇,去衣柜里拿睡衣。

“这……”

她本以为衣柜里会放着自己几年前没拿走的睡衣,可她打开衣柜的门后,瞬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