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无痕大师的欣赏,不过贾某心向江湖,是一阵无归的风,无痕大师的好意我心领了。”

拒绝是肯定要拒绝。

皈依佛门,断绝红尘,他可是正常男儿,傻子才会去做那种事情呢。

只要他能确认不会走向柴刀结局,届时该把谁吃抹干净,就把谁吃抹干净,他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佛门什么的还是算了,是软饭不香了,还是师娘没魅惑力了,他为什么要去故意折磨自己呢?

“既然贾施主这么说了,那贫僧只能是表示遗憾。”

无痕大师惋惜的摇摇头,紧接着他曲指一弯,一份卷轴以及一个小布袋落到了他的面前。

他说道:

“这是我佛门可外对公开的功法,有提高佛性,强身锻体之效,另外还有五枚锻骨丹,如果贫僧没有看错,施主正在冲击三重境,这些锻骨丹正好可以为施主所用,当然如果施主愿意加入我佛,身为佛门弟子,将会提供更多。”

利诱,是的,没错,就是利诱!

无痕大师说的都是真话,他确实在夜宇的身上看到了强大的佛性。

这样的人才,他可不希望流落在外。

虽说使用利益诱惑的方法,不太符合佛门中人做法。

但他现在还一身凡气,这种小利诱刚刚好,他只是一届散修,肯定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锻骨丹,你看看他都开心的合不拢嘴了,还急着把丹药直往布兜里揣呢。

等等,那个大葫芦是。

哗啦啦——

“丹药有亿点多,大师要不这丹药我不要了,你再给我一份功法吧。”

夜宇弯腰捡起溢到都盖不住瓶盖的丹药葫,再看看递还过来的五枚丹药,无痕大师感觉脸很疼,这小子故意的吧,不是说是散修吗?怎么这么有钱。

“......如果是施主希望的话。”

强扯出一抹笑容。

无痕大师已经没有了想招安的想法,起码目前是没有了。

这么有钱,绝对是哪个富家子弟出来的,保不准就连名字都是马甲,无痕活了这么久,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的。

不过,虽然没法加入佛门,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他能戒色,佛性如此之强,可不能被美色给耽误。

各种意义上惋惜的同时,无痕大师便将可以提高人觉悟,忘却美色的功法赠予了他。

《易筋经》《金刚经》

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两份都是那种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心法,这两份功法一周目的时候并没有获得过,不过难得有机会接触佛门功法,就学学看吧。

系统,给我学。

【一层·易筋经·下品(0/10)已习得。】

【一层·金刚经·下品(0/10)已习得。】

会让人身心趋于平静的感觉,仅仅只是第一层就让他感觉体内的诸多污秽杂乱的思想被驱除了不少。

夜宇身上附着一层淡淡的金光,耀眼闪烁。

无痕大师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居然这么快就领悟了?这悟性,怕是连方丈师兄都要自愧不如吧。”

虽说是下品功法,但佛门的功法都是注重倾向于修身和养性,别说是外人了,就是从小修炼的佛门弟子都没这么大的悟性。

怎么办,好想让他皈依我佛,要不,再小小的利诱一下?

可是那种份量的丹药又有点......

“嗯?这功法.....”

“施主有什么问题吗?”

只见夜宇突然眉头一皱,本应平静脸色,突然变的古怪。

夜宇缓缓抬起头,张了张嘴,数次欲言又止后,他问道:

“不知大师对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句话有什么看法?”

怎么突然问这个?无痕大师疑惑了一下,便熟练的解释道:

“色、空从本源上说,是一体的,色来自空,一切色都有空性,而空性则是色的本源或本质。一切色都可以回归其本性,也就是回归到空性。当色回归到空性或本源时,也就成佛了。”

“简单点说,色与佛本就是一体的了?”夜宇追问。

“正确说法是空与色。”无痕大师订正,奇道,“莫非施主是从经文中有了感悟吗?”

“算是吧。”

夜宇敷衍的笑了笑,紧接着便一拱手,道别了无痕大师。

他来到屋外,确认无人后,他调出了系统,查看到先前被他功法完善后的那两门功法。

【一层·阴阳欢喜功·上品(0/100):一惊反骨,阴阳欢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辅相成,神念合一,欢喜无限,筋骨交汇。(注*和道侣一起用效果加倍。)】

【一层·金刚不坏神功·上品(0/100):佛性之气,屹立不倒,是道侣的最爱。(注*和道侣一起用效果加倍。)】

“.....这功法,不管怎么看都不是正经的那种啊。”

夜宇嘴角隐隐一抽。

如果这些功法是从合欢宗获得的,他倒是不觉得有何不妥,但偏偏是从和这方面最无缘的佛门。

莫非佛道的终点,其实就是一个‘色’字吗?

夜宇难得神情变的严肃。

等确认不会走向柴刀后,就和小七水一起用一下吧。

默默做好安排,夜宇带着意外的收获,前往燕云城东郊和东方惠心汇合。

......

与此同时。

燕云城东郊,姬鸿飞率领的东厂锦衣卫们正漫步在树林间。

“想不到灵鹫寺居然会拒绝,唉,帝母那边该怎么交待啊。”

姬鸿飞骑着马,一脸愁闷的捏着眉心。

灵鹫寺是铲除魔道的最佳助力,灵鹫寺拒绝加入,不仅会使实力大减,更多的是会让其它宗门的加入受到影响。

一想到这,姬鸿飞就又忍不住想要去给马儿梳理毛发了。

“殿下,我们其实没必要如此悲观。”副官宽慰道,“下一站玄阳宗是公主殿下拜入的宗门,而且玄阳宗祖上和轩辕皇朝关系匪浅,看在这份面子上玄阳宗应该不会拒绝我们。”

“这倒也是。”

姬鸿飞肯定的点了点头,玄阳宗的开宗祖师爷是轩辕皇朝初代人皇的好兄弟,两人情同手足,一直以来玄阳宗也和朝廷关系不错。

况且驱除邪魔外道本就是正道之士分内之事,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只是。

“皇姐并不是以皇族的身份拜入的宗门,而且我听帝母说皇姐似乎还隐藏了性别,真搞不懂她怎么想的,她到时候真的能帮上忙吗?”

姬鸿飞苦恼的嘟喃,话说皇姐拜入的是哪座峰来着呢?

对了。

是巳蛇峰。

她现正在巳蛇峰当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