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夫人醒醒。”

白落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四方小天地”她才回神过来。

披风滑落在地,白落揉了揉眉骨,“这是到了吗?”

“是的夫人,老爷在外面等着呢。”

一听爹爹在外面等着,白落立马站起来。

“走。”

白落走下车,看见白奇堂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白奇堂背着手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他等着她回家,这一切都像极了她从来没有嫁过人一样。

“爹爹,我回来了。”

白落微笑着,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滑落下来。

白奇堂上前一步抱住她,将她的头按在怀里道:“爹爹都知道了,不要哭,爹爹会心疼。”

……

前厅。

白落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白奇堂看着女儿的绝世容颜,怎么也想不到杜明觉会把他女儿当做替身。

“爹爹,我想和离。”

“嗯,爹爹同意,爹爹明天上朝就去求皇上。”

白奇堂一副宠女的模样,似乎只要白落说了一句想要的话他都能拼了命的给她。

“爹爹,我不要你去求,我想……”

白奇堂睁大眼睛,他半晌摸了胡须道:“你的意思是你要死遁,凭什么,我白奇堂的女儿何须这般?”

“爹爹,杜明觉的势力盘根错节,你一个人如何对的了他,而且你女儿我想死遁后去闯江湖,压根不想再回来当什么二小姐了。”

“你啊……好吧,爹爹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爹爹一件事,那就是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话,有时候再亲近的人也会骗你。”

白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白奇堂也没有多嘱咐什么,随即便要她留下来住几天。

“夫人,王爷那边怎么解释?”

青瓶有些担忧,白落挥了挥手道:“叫夜枫回去跟王府人说这几天我回娘家。”

“是。”

夜枫接到命令时没有多说什么便去了。

等他回来时白落倚靠在门框上等着他。

夜枫有些诧异,但还是低头走到白落面前单膝下跪。

“夫人,你的命令属下完成了。”

白落抱胸平静的看着他,良久才开口说道:“今天是上元节,帝京的晚上应该很热闹,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她吐出的音节很软,似撒娇般软到了夜枫心坎。

夜枫不知怎的,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那你等一等。”

白落转身回去打扮了一番。

再出来时便成了一个活泼可人是少女,她没有束发,半披的长发为她增添了几分灵动,她的眼眸一眨,仿佛天地灵气都聚在了她眼中。

她伸出手牵上他,浅笑盈盈的说道:“你不是会轻功吗,带我飞出去好吗?”

夜枫垂下眼眸不说话,但白落看见了,他纤长的睫毛颤了颤。

白落勾起唇角,动心了啊……

夜色如水,月色降临。

帝京一到了晚上,华灯初上时,哪怕只是萤火之光到最后聚集起来也足以照亮这座城。

“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

白落提着兔子灯看着热闹的街道上百姓来来往往的猜灯谜,放花灯,赏圆月。

“夜枫,今年过年你陪我过皇后娘娘不会有意见吧。”

夜枫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守在她身边。

白落原本想嘲讽他两句,但没想到他软硬不吃,她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便放任他了。

“——阿娘快看,我的长明灯飞起来了!”

“——元娘,我们的也飞起来了。”

白落扒着扶手往下看,星星点灯的长明灯都飞了起来,一时间,震撼得不像话。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在了这一刻,白落忘记了呼吸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天上。

夜枫带着他的面罩,静静的看着白落的侧颜。

突然,白落兴奋的抓住夜枫的手臂说:“你去给我买盏长明灯,我也要放!”

“记住,快点来啊。”

夜枫果真听话的去买长明灯了,白落站在茶馆的二楼向外看去,她的眼眸此刻蓄满了惊喜。

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纪念一下,第一次在古代过元宵节。”

白落双手合十,祝福着另一个世界的亲人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白落以前对于过年的印象还停留在整日整夜的拍戏,即便是戏少也是住在横店,她似乎很少回家过年,一年到晚都在工作。

她突然有点想爸爸妈妈了。

“落儿!”

白落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她往下看去,白奇堂穿着一身常服正朝她招手。

“落儿,爹爹在这!”

白落有些惊喜的跑下楼,挤过人群她开心的扑向白奇堂。

“爹爹,你怎么来了?”

“这几天不是见你心情不佳吗,爹爹想着今天是上元节,所以想带你出来逛逛。”

“结果听管家说你早出来了,爹爹就想着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你。”

白奇堂笑的很慈爱,像极了她有些胖胖的爸爸,他也一向乐观开朗,对谁都是笑眯眯的。

似乎有些触面生情了,她眼眶稍微红了下,但细心如发的白奇堂观察到了,他抱了抱白落,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顶。

“爹爹以前没有时间带你和你娘出来,如今有时间了,身边就只剩你一个了。”

“爹爹,说这些干嘛,今年过年我回来陪你了不好吗。”

白落故作搞怪的吐了吐舌头,她发现面对白奇堂,她可以变成那种撒娇讨要糖的小孩子。

“好……当然好,哈哈哈。”

白奇堂牵住了白落的手,大手很温暖,她竟然有些贪恋。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牵过爸爸了。

白落跟着白奇堂走入了人群,她似乎忘记了还有一个人拿着她要买的长明灯等在了原地。

他不敢走,怕白落回来找不到他。

夜枫看了一眼手里的长明灯,又看了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他心下既担心又有些生气。

她好像遗忘了他。

但他不能责怪她,因为她是他的主。

回忆起之前,皇后曾经跟他说过。

“夜枫,从今以后你的新主人就是白落,她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怕为她付出生命你也要在所不辞。”

那时他问了为什么。

“你自小就跟我,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皇后摸着自己刚染好的丹蔻,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话。

她从不在意夜枫的生死,因为他只是一条能让她开心的狗,能帮她杀人的刀。

“我许诺将你送给她,你收拾好东西就去摄政王府吧。”

“过去后该说的不该说的我知道你应该会做得很好。”

皇后扬了扬手,轻笑说:“走吧,莫非你还想留下来吗?”

夜枫突然跪下朝皇后磕了三个头,掷地有声道:“属下承蒙皇后娘娘厚爱,仅此一去便不再回来。”

“知道了,夜枫,本宫突然觉得你今日啰嗦的很,行了,本宫要睡美容觉了,你到那边之后好好生活吧。”

“你我就当主仆缘尽,这些年辛苦你了。”

皇后转身便回了内殿。

那时,他经年悬着的心突然就放下来了。

他从小是个孤儿,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要从何去。

他和邻居的孩子打过架,也偷过吃的,所有人都咒骂他是个没人要的东西。

有时候他也在想,他的母亲既然不想要他为什么要将他生下来遭受世人唾骂。

五岁那年,他偷人钱袋被抓住,他当时想就一条命,死了也好,男人抓住他看了很久,最终笑了出来。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吃的。”

“我为什么相信你。”

小时候的夜枫像极了一头横冲直撞却又死不服输的幼兽,它张着一口獠牙,誓要咬死那些人。

男人好笑,松开了他,夜枫往后退,眼睛死死盯住他。

男人摊开手掌,趁夜枫不注意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他按在地上道:“你打不过我,我的实力比你强太多了,你想复仇吗,我见你眼里有太多的不甘,我可以帮你,你只需要做我徒弟,我能教你诗书,我能教你武功,我也能教你做人。”

“你不答应的话,我就送你去见官。”

彼时的夜枫吃力的挣扎,听见男人说的话时他承认他曾有过一丝心动。

“答应做你徒弟我就可以变成不愁吃穿的人上人了吗?”

他不信,可男人却点头笑道:“你只要付出,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于是,他被师父训练成了一名杀手,他生在刀山长在火海,他接了很多很多的任务,也杀过各式各样的人,直到有一天师父对他说要陪一个女孩长大。

“她是未来的皇后,也是你未来的主人。”

“有人买了你一辈子去陪他女儿,除非她女儿亲口说不要你了或者将你送人了,你才能重获自由。”

“这也是你最后一个任务。”

夜枫面无表情的点头,转身走的时候停住脚步回头道:“师父,今后保重,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谢谢你的教导,夜枫会铭记一辈子的。”

男人惊讶的看着逆光的男孩,他如今都已经长大了啊。

……

夜枫抓着栏杆,眼里全是猩红,他不想再随意被丢弃了。

他明明可以走的,他可以抛弃白落去找寻他的新生活。

可他走不了,大概是不想就这么随便的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