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头 >  第四十四章突围至王家屯

“啪!”

“嘭!”

一声脆响外加一声闷响传来!

陆无虞和林玄北两人同时倒飞了出去!

“蹬,蹬,蹬……”

“噗……”

陆无虞倒飞出三米左右才踉跄落地,趔趄后退七八步才稳住身形,随即喉咙蠕动,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随之脸色一白,整个人蔫了吧唧起来,受了内伤。

林玄北相对还好一些,直接砸倒守在一边的两人,以此缓冲了一下,不过他本来就受了伤,再被陆无虞一寸拳怼在胸口,直接又开始吐血。

而这一切转瞬即逝,发生的可谓让大家始料未及。

“艹!老陆你没事吧?”

魏天养这叼着烟,刚打算点火,顿时就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给整得有点懵,随之急忙关心问了一句,连烟掉落在地都宛若未觉。

“咳,死不了。”

陆无虞用手臂擦了擦嘴,微微有些中气不足回了一句。

“还能吭声就好!”

魏天养挺欠的说了一句,随即指着倒地不起的林玄北,大手一挥。

“不玩了,把他四肢给我打折。”

“动手,救玄北!”

贺道北同时也开口说了一句,随即跨上几步,拉开第一辆陆巡的驾驶室坐了上去。

“嗖!”

话音一落!

早已蠢蠢欲动的保镖们,一个个像狼狗似的嗷嗷直叫冲了过去。

混战瞬间开启!

保镖们分成三股,四人对上后方堵截之人,三人对上前方拦截之人和陆无虞,两人冲过去救林玄北,分工明细。

对于冷不丁就开始动手的保镖们,魏天养带来的人,一时竟反应不过来,气势反倒弱了些许,一时之间竟然被保镖们压着打。

而保镖们早就憋了一股闷气,如今彻底可以一泄千里,一个个整得跟发*春似的,一冲过来就开抡,凶猛的一塌糊涂。

“你们这是找死,把他们全部给我拿下。”

魏天养见保镖们敢动手,脸色一冷,怒喝了一句。

另一边!

在收到魏天养指示时,两名青壮年上前刚想动手打断林玄北手脚,林玄北瞬间动了。

“咔嚓!”

对于魏天养所说的话,林玄北自然听到,待两名青年上前时,他忍痛咬了咬舌尖以此让自己清醒,同时忍着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抬脚就是一蹬,直接蹬在一名青壮年膝盖关节处。

“啊……”

关节错位,青壮年痛叫一声,直接跌坐在雪地里。

不等另一名青状年反应过来,林玄北躺地就一记扫堂腿直接把他扫倒在地,同时两手一撑地站了起来。

林玄北这一站起,站在旁边的青状年们也开始动了,嗷的一声直接拥了上来。

“嘭,嘭…”

这时两名保镖支援也到了,一位保镖一助跳飞了过来,屈腿成膝,两膝直接砸在冲上来的两名青年胸口上,直接把他们撞飞了出去,砸在拥上来的人群中。

保镖这一跳飞膝,颇有一点泰拳的味道。

而另一位保镖,冲上来一个过肩摔把一名青年摔了出去,随即跨步上前把林玄北护在身后,战意凛然迎上拥上来的人群。

能第一批被贺道北带来煤城的保镖,那都是刀尖添血走过来的,一个个可都是精兵悍将,手上都有功夫的。

所以一时之间双方打了一个旗鼓相当!

不过保镖们落败只是时间问题,毕竟魏天养这边乌泱泱的有好几十人,双拳难敌四手,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不是。

对此贺道北早就知道这点,所以一让保镖们动手,他就钻进车里,随即启动车子一轰油门,直接向林玄北这边冲了过来。

至于目的当然是带林玄北突围,至于剩下的保镖们,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也没这能力再管。

而保镖们结果无非是被暴揍一顿,至于打残打死,他相信魏天养还没那胆,并且意义不大。

毕竟如今双方算是属于彼此试探阶段,还没正式宣战,要不魏天养也不会只针对林玄北。

如果魏天养真的像看起来这般“无所畏惧”,那今晚的目标是贺道北才对,而不是林玄北。

再说,也不会让他的人赤手空拳上阵,他就是怕事情闹的太大,或者把控不好闹出人命,这可对魏氏不利,对接下来计划不利。

言归正传!

“嗡,嗡,嗡………”

“嘀……嘀……”

“都让开!”

贺道北一边按着喇叭一边轰油门直接向林玄北这边人群撞了过去。

大家一见贺道北开车直冲而来,顿时一哄而散,撂蹄子逃离,就连保镖也拉着林玄北往一边跑去,怕贺道北误伤自己人。

“嘎吱!”

由于道路是四车道,中间也没护栏或者隔离带,这给贺道北狂飙车技足够的空间,这一冲上来直接急刹,来了一个小漂移,车头正斜对着通往王家屯那路口停下。

而这一切贺道北早已在心中盘算好了,就连雪地打滑他都考虑进去了。

“艹!拦住他。”

魏天养顿时明白了贺道北意图,立马吼了一句,随即猛的向贺道北冲来。

“咔吧!”

贺道北伏身把副驾驶车门打开,挭着脖子对林玄北喊了一声。

“快上车!”

“北哥快走!”

一名保镖推了一下林玄北,随即迎上再次拥上来的人群,另外一名保镖同样迎了上去,给贺道北争取时间。

林玄北倒也干脆,忍痛咬牙甩开两条大粗腿,就向车跑来。

“啪……”

陆无虞一招咏春蝴蝶掌把一名保镖推飞,这一见林玄北跑路,立马斜跑了过去,打算截住林玄北。

眼看陆无虞就要拦住林玄北去路时,林玄北突然一绕,直接从陆无虞身侧跑了过去。

“嘭!”

陆无虞直接抬腿,一招侧踹腿直接打在林玄北软肋上。

林玄北闷哼一声,顿时一个趔趄差一点摔了一个狗啃泥,随即连头都不回一窜直接扑到副驾驶室上。

“嗡,嗡,嗡……”

林玄北一扑到副驾驶上,连车门都没关,贺道北立马一踩油门,陆巡就像一头咆哮的老虎似的呼啸而去,斜奔横在路口的那两辆私家车。

此时陆无虞所处位置正是陆巡行驶的路线,眼看陆巡就要撞到他时。

“小心!”

魏天养冲上来就是一扑,直接把陆无虞扑倒。

“砰!”

一声巨响!

陆巡擦着魏天养俩身边咆哮而过,而守在路口的人一见陆巡冲过来,顿时一哄而散,陆巡则直接撞开横停在路口那两辆私家车扬长而去。

“艹!”

魏天养一见陆巡突围而去,不禁骂了一声,随即爬起就向停在一旁的一辆奔驰越野跑去。

“别追了,林玄北……艹!虎货。”

陆无虞本想说林玄北虽然没被*干残,但是绝对受了重伤,没想到魏天养这货根本不听,起身就追上去。

没办法陆无虞只能起身跟了上去。

没一会!

魏天养和陆无虞开着奔驰越野追了上去。

魏天养的人见魏天养和陆无虞这两位boss开车追上去,一部分人也纷纷上车紧随追去。

而此时混战也接近了尾声,贺道北的保镖们不出所料全部被*干倒,一个个鼻青脸肿躺地,站都站不起来,显然被修理的不轻。

从贺道北被堵截到突围也不过短短不到十分钟!

……

通往王家屯小道上!

贺道北开着陆巡在这坑坑洼洼的路面,颠簸前行着,随即斜眼扫了一眼躺在副驾驶上半死不活的林玄北问了一句。

“你还好吧?”

“噗!”

被这坑坑洼洼路道震得快散架的林玄北,没忍住又喷了一口鲜血,整得满脸血呲呼啦的,甚是凄惨。

随即才有气无力,委屈巴巴的说了一句。

“贺叔,我开始讨厌煤城了,我想家了。”

从进煤城到现在,满打满算两天,林玄北却觉得这是最为憋屈和悲催的两天,漫长无比。

先是车上扔纸条被人警告一番,再有去个夜总也被人讹,一个杯子要三万八千八;还有开个车去矿场也被一个小屁孩拦道生讹两千块,本想发泄一番,又TM冒出一个实力不在他之下的虎人王栽物,整得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要不是贺道北给钱了事,还可能被一群刁民砸车。

这磕磕碰碰好不容易到矿场,还未等感受一下扫榻以待的诚意,一口棺材就怼在了矿场正门口晦气得很。

如今吃个花生还被人秋后算账,打个半死不活,太TM委屈了。

“嗡,嗡,嗡……”

“唉!这事怪我,没料到魏氏会动手。”

贺道北扫了一眼后视镜,见后方车灯闪烁,便知道魏天养他们追过来了,随即加大油门,同时宽慰了一句。

“放心,这仇叔给你报。”

“……”

林玄北根本不吭声,出气多进气少的半躺在那,看那样好似随时都会嗝屁。

几分钟后!

贺道北远远便看见在那大雪地里竖着那异常醒目的三个支架,正是王家屯三岔口。对于这里,他可是记忆犹新。

“嗡,嗡,嗡……”

贺道北本想开车过去,这车刚到三岔口眼睛随之一亮,立马打方向盘改道,向王家屯里开去。

由于是夜晚,屯里不比城市,加上这大冷天,屯里的人一般都是搁家待着唠嗑,或者跑去有电视机的村民家里看电视,基本上没有在屯里瞎晃悠。

所以贺道北在屯里开着车横冲直撞,也没能撞见一位村民。

没办法!

贺道北一咬牙,找了一个没有灯火亮起的院子,直接轰油门向院子那土垒起来的围墙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

土垒的围墙轰然倒塌,而陆巡车也冲进了院内停了下来。

这一声巨响,也把左邻右舍的村民召唤了出来。

一位大娘虎虎生威走出自家院子,往那一瞧。

这一见有车子把邻居家院子撞倒,顿时一愣,随即迈开那豪迈的嗓音嚎了起来。

“快来人呐,屯长家房子被人撞榻了……快来人呐……”

同时迈开步伐彪呼呼走了过去。

大娘这一嚎,好一些村民都冲了出来,向这边小跑而来。

贺道北打开车门本打算下车,这一听大娘这么一嚎,立马联想到今早那一幕,顿时有点肝儿颤起来,默默把车门一关。

对于今早那一幕,贺道北可谓记忆犹新,对于这群“穷凶极恶”的刁民,更是心有余悸。

而贺道北之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目的就是为了摆脱魏天养他们的追踪。

毕竟他对这边人生地不熟,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魏天养他们撵上。

因为他有理由相信,魏天养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兴师动众在这屯里抓人。

因为这里村民DNA都带有“战斗”血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里有一位身手不亚于林玄北的虎人—“王七两”。

至于“王七两”是不是绿林道的人,贺道北现在只能“破釜沉舟”赌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