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就这竟然能左右战局?

李承霄怀疑对方在套路自己。

“是啊,我们一听,这不就是李会长的坐骑吗!然后就替您把战功报上总部了。”

“是啊,之前是我们误会会长了。

“要不是会长吸引对方空中火力,在对方妄图趁着我方空中力量空虚之际空袭城主府时挺身而出,否则,北域城的将领和城主将会被斩首,无疑是对北域城守军造成致命性打击!”

卡牌师协会的NPC纷纷赞扬道。

好家伙,这是无意插柳柳成荫吗?

“对了,会长,鉴于此次您的重大立功现象,或许您近期可能会被抽调回总会。”

万山海开口提醒。

周围的NPC的声音十分嘈杂。

面对铺天盖地的消息,李承霄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想不到啊想不到,仅仅只是一时疏忽竟然歪打正着,成了NPC眼中的英雄。

不过怎么连点实质性的奖励都没有?实在抠门给的黄白俗物也行啊!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来着?调回总部?难道是永昼王城?

咚咚!

“咳。”

李承霄敲了敲桌子,轻咳一声,示意众人安静。

不一会,刚刚还门庭若市的卡牌师协会便回归宁静。

“依万会长的意思,不日起我便会调回总部?”

“是的,不过会长你要多加小心,最好不要太招摇,已经有域外人要暗杀你了。”

无妨,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大不了就不骑赤焰驹,从传送阵到王城。

“会长,现在麻烦的是域外人正在通缉你,在我们把你的战功上报到总部后,你的画像被泄露了出去。”

李承霄闻言心头一紧。

“上报战功和画像有什么关系?”

“虽然上报战功只是需要名字,可终究是有域外人是见过你的,他们通过名字和分会位置自然可以想起你是谁。”

“总部内部有域外人的奸细,况且域外人中亦有善画者。”

好家伙,实名通报奖励,这不是逼自己走到人类的对立面?

李承霄有些无语,举报都有匿名,你奖励还要大张旗鼓的实名,这么张扬,死的不是你是吧?

“总部会派车马来接你,马夫则是王庭的高手,当然,是平常的车马,以免引人注目。”

“何时出发?”

“原地是三日后,现定,约是在三更天。”

“我调任总部后会任什么官职?总部可有提到?”

“不太清楚,约莫是执法长老。”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

不过李承霄也挺释然,现在自己虽然不能前往大夏,但就算自己到了大夏又能干嘛?

还不如在总部先待着,绘制一些强劲的神话卡牌,然后再去和林乐探索副本。

不仅如此,还可以收编一些卡牌师职业的玩家,扩充队伍。

不过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拉别人入队,到时候可以问问林乐的意见。

现在最关键的是躲避玩家的追杀,自己坏了玩家攻城掠地的霸业宏图,人家指不定做梦都想杀死他。

自己现在只有3级,又刚刚送出嵇康,碰上高等级的玩家除了具现赤焰驹跑路就是等死。

虽然古树的存在相当于是多了个复活甲,但这貌似没有什么鸟用,原地满血复活后照样被人家捏死。

“所以我只需要等到三更时撤离?”

“并不是,会长需要官印,否则在此之特殊时期,是不能离开或进入城池。”

李承霄脸色一沉。

我不问你就不说了是吧?

半夜三更。

李承霄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打开了万山海的房间。

万山海的房门没有锁,是的,他特意留了个门。

万山海并没有在房间里,在房里的反而是一个女人。

他这是要做什么?!

清秀的头发披在肩上,笼罩着清爽的脸庞。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有着小麦一般的肤色,穿着一身敞开胸脯的马褂衣。

当然,她里面是穿了衣服的。

李承霄脱下衣服,率先开口道:

“让你等急了吧?”

“没什么,他快回来了。”

他,显然指的就是万山海了。

李承霄坐在床沿,与女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一会,万山海从门外走了进来。

“会长,这便是官印了。”

万山海将官印递给李承霄,李承霄在接过来的同时,拿走了垫在官印底下的衣服。

“可以开始了吗?”

女人不耐烦的开口道。

李承霄并未回答,先是穿上了万山海递来的那套衣服。

这衣服是黑红相间的,袖子上绣着花纹,正面刻着一轮月牙,背面绘着瑞兽,显得雍容华贵。

李承霄穿上以后俯首瞅了瞅自己,一副达官贵人的模样。

要的就是这效果!

“还没来得及介绍呢,会长,这位便是我下午说的马夫,她叫叶熙。”

什么?姓叶?家里有几个大帝啊?

本来李承霄还担心总会给自己雇佣的保镖实力可能还不够格,但一听到对方姓叶就瞬间放下了心。

毕竟姓叶的谁还不是个天帝了?你可别给老叶家丢脸。

虽然表面上说是马夫,但李承霄打心底里认定对方是保镖。

“这是我们会长,李会长。”

得,我就不配拥有名字。

待二人整顿好后,便翻出卡牌师协会。

为了李承霄的安全,万山海特意把马车安置在了卡牌师协会驻地的后方。

是的,卡牌师协会没有后门,俩人是从后面的围墙翻出去的。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万山海的办事能力了。

难道还有玩家半夜三更蹲在门口守着李承霄?且不论实力,他们即使有内应,也不至于清楚的知道自己哪一天走吧?

李承霄手持官印上了马车,叶熙则是一下子跳到马背上,开始驾车。

在临近城门时,官兵拦下了马车,在李承霄出示了官印之后,二者顺利通行。

一路上,李承霄有些无聊,刷了刷论坛,不过论坛上大部分都是要声讨自己的帖子。

甚至还有一个帖子是这样说的:

『我有情报,今晚十一点到一点左右那货会逃跑,我已经安排人在协会门口设伏了,等那货到王城可就不好杀了。』

好家伙,还真有人半夜不睡觉来堵自己……

万山海,你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在刷完论坛后,李承霄有些百无聊赖。

李承霄扒开帘子,看着正在驾车的叶熙。

反正现在NPC都觉醒自我意识了,倒不如和对方聊两句。

“喂,你多大了?”

李承霄大喊道,声音盖过了马蹄声。

“你这样很不礼貌。”

叶熙微微一撇头。

“那请问你今芳龄几何?”

叶熙没有理睬。

这么高冷?

“嘿,嘿,怎么不说话?”

“你是不会说话吗?”

这次叶熙倒是把头扭了过来。

“想不到自我意识觉醒的程度这么高了。”

虽然叶熙仅仅只是一嘟囔,但李承霄还是听见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