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典妻为嫡 >  044:驭下就得有松有驰

这事在闹大之前,秦氏就去找过钱氏理论,那肯定审过知翠,依秦氏的性格,肯定会放几句重话,那么知翠的死,秦氏就真的完全能心安理得?

不可能的,知翠就死在眼前。

因而,只要秦氏有那么一点触动,常曦就能用上辈子跟好友学到的一点点心理学知识,趁机给她一点心理暗示,让她有心理负担,那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此时秦氏的面容不由得跟着收紧,喝道,“什么索命不索命的,别胡说!”

“可是,可是之前这知翠就是来我这里找麻烦,我当时虽然没说什么,但她还是走了条不归路……”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就是个短命的,自己寻的死与人无尤。”

秦氏之心硬,常曦这回算是深有体会了,怪不得能做出典妻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好在一向观察细微的她,暗中发现秦氏下意识握紧的拳头,原来是外强中干啊,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就好办了。

只见她这会儿拍拍胸脯轻舒一口气,一副放松的样子,“还是夫人说得有道理,我又没对知翠说过什么重话,她的死怎么也不该赖到我的头上,刚才是我着相了,夫人,抱歉,刚才可有被我吓到?”

秦氏想到的却是自己那段威胁要把知翠卖到春风楼的话,那个知翠不会是因此选择跳井的吧?

若是如此,真应了常氏那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不想还好,一想她的心脏不由得收紧。

不过面上她还是半点心事也不露,勉强自己朝常曦笑了下,“我当家多年,这种事见多了,哪还会被吓到?以后见识多了,再见这些事,你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

常曦故意羞涩一笑,“夫人说得是,我就一农家女出身,哪里还见识过这些?只想着人命大过天。”

一句人命大过天,让秦氏的手不由得一凉。

“夫人?”常曦发觉,不由得惊呼一声。

秦氏回过神来,看到常曦关心的脸庞,她的神情方才缓了缓,抽出被她扶着的手,“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说完,不待常曦行礼,她就扶着钟嬷嬷的手先行一步,仿佛背后有什么在追一样。

“夫人慢走。”

常曦站在原地目送秦氏离开,态度看似恭敬,眼里却有嘲笑之意。

“常娘子,我们也回去吧。”

罗嬷嬷看到四夫人秦氏走远了,这才出声劝常曦回去。

秦氏不在,常曦自然无须再演戏,于是转身就朝自己所住的小跨院走去。

罗嬷嬷赶紧追上去,想到九爷提前回来了,不知道常曦会不会怪她办事不力?

心里难免有几分惴惴不安,于是,她道:“常娘子,之前是我办事不力……”

常曦闻言,停下步子,转头看向罗嬷嬷。

对于罗嬷嬷办事不力这事,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早就知道她是打听不出来解晋回来的具体时间,有些误差是正常的,上位者都不会喜欢有人知道自己具体的行程。

有个大差不差的时间即可,她原本的初衷也是如此。

不过这些道理她是不会说给罗嬷嬷听的,驭下就得有松有驰,之前她已经给了很多颜面罗嬷嬷,眼下再抬高她就不合适了,会让她对自己毫无敬畏之心。

“嬷嬷的尽心尽力,我是看在眼里的。”先给了个肯定,看到罗嬷嬷一脸感激的样子,她才再次道,“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回,办事不力可一不可再,嬷嬷可懂这道理?”

言下之意,她这里不留无用之人,哪怕尽心尽力也不行。

罗嬷嬷闻言,第一次感觉到常曦对她的压制,毕竟之前常曦面对她都是乐呵呵的态度,而且话里话外均是抬举她之意,她内心里对她是没有多少敬畏之意的。

但这回不同,她感觉到常曦这人是不好侍候的。

“常娘子放心,我都晓得的。”

她下意识把姿态放低了,就连老夫人容氏都赶不走的人,她还是好生侍候才是上策,至少在四夫人秦氏那儿能卖个好。

“嬷嬷无须多心,我是有一说一的。”

常曦敲打了人家一记,最后还是喂个红枣让人心里甜一下。

罗嬷嬷满脸笑容的附和了两句。

主仆二人这样子,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份外和谐。

看到常曦平安回到小跨院里,几个粗使仆妇和守门的俩二等丫鬟都暗地里吃惊,然后态度上更为恭敬,至少在常曦走过之时,她们都赶紧行礼问候,比以前殷勤多了。

“常娘子回来了。”

等得心焦的东篱和小桃立即迎了出来,小桃更是红了眼睛,显然之前有急哭过。

常曦见状,伸手轻掐了下小桃的脸庞,“怎么还哭鼻子了呢?都说没事的,怎么?不信我说的话?”

“哪有不信?但免不了还是会担心。”小桃赶紧去沏茶。

东篱把吃食端上来,“常娘子先用点填填肚子。”

常曦轻拍了下东篱的肩膀,表示记下了她的关怀,现在对待这俩一等大丫鬟,她也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小桃是要培养当亲信的,所以动作上会亲昵一点,至于东篱,则是笼络为主。

常曦这边是吃好喝好,秦氏那边却是水深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