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空白角色卡 >  第97章 白鼠

“天柱山山神,你可知罪!”

白煜忽然爆喝。

文武百官和在场众人都是怔了一下,刚才他已经喝斥过一次,不明白他为何又忽然喝斥。

要说有罪,天柱山山神当然有罪,公然质问太后,这是以下犯上之罪。

可是天柱山山神顶着神位被削、被诛杀的风险,也要直言进谏让太后还政于新帝,这是忠臣直臣才敢做的事,若是因为这一点,便用“以下犯上”这个理由诛杀了天柱山山神,只怕难以服众。

天柱山山神抬头看了白煜一眼,没有理会,继续叩首不起,“公然质疑太后,微臣自知死罪,太后削我神位、甚至诛杀我,我都毫无怨言,只请太后遵守皇朝祖制,还政新帝。”

白煜冷笑,“你不仅是以下犯上的罪,你还违抗了太祖皇帝所言‘山神河神不参政’的遗训!你根本没资格质问太后!”

天柱山山神霍然抬头,疑惑地看着他,“我为何不知太祖皇帝有这样的遗训?”

文武百官也是神情茫然,他们也不知道。

宜贵妃蹙眉地看了看白煜,假传太祖皇帝遗训,这可是大罪,她轻声问旁边的晋南王,“兄长可知,太祖皇帝是否留了这样的遗训给晋南侯府先祖?”

晋南王摇头,“血河剑已是天大的恩赐,没有什么遗训。”

白煜道,“太祖皇帝享九百年寿岁,龙寿绵长,生前金口玉言说了无数经典之语,后被记录的史官整理成册,拢共一千三百三十三册,第八百五十四册、第三十七页当中有一句‘自古自今,山神河神,水土灵粹化生,调和山水,哺育百姓为其职,无参政事’。”

天柱山山神懵了,他一个山神哪懂这个?

文武百官也懵了。

文官读书很多,可读的大都是为了考取功名跟科举有关的书,太祖皇帝语录闲来无事时也翻过几册,可是一千多册,谁没事干会全部看完,更不用说全部记住。

武官更不要提,有些家境好,从小着实读了许多书,可毕竟练武才是主业,即便要看也是看兵书。

勋贵们一個个垂头看着地面的黑砖......别看我们,后宅里的娇妻美妾,我们倒是研究的很透彻,至于读书,那是读书人的事。

各诸侯国使者更是一头雾水,他们对大乾皇朝很了解,否则诸侯国的王也不会派他们来当使者,可是再了解也不可能了解到这种程度啊。

“太祖皇帝,可曾说过这句话?”

宜贵妃对一个记录朝拜典礼的随身史官招了招手,史官应该最为了解太祖皇帝语录。

史官浑身发凉,额头冒冷汗,心里叫苦,暗骂白煜......你年纪轻轻封了王爵,荣华富贵,如此“甚”好,你不好好把后宅填满,跟勋贵们一样研究后宅的娇妻美妾,伱吃饱了没事干,看这么多太祖皇帝语录干什么?还背的滚瓜烂熟,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史官苦笑,“启禀太后,微臣身为史官,把太祖皇帝一千多册全部看过许多遍,可是微臣也不可能全部记住,能记住主要语录已经很难,何况还是其中一小句,微臣实在不知。”

宜贵妃美眸一冷,“不记得,那还不立刻去取来。”

史官吓得脸色发白,慌忙告退,匆匆跑下城楼,骑了快马,往翰林院疾奔而去。

众人默默等待,气氛沉闷,太后正在气头上,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说话。

不多时,史官回来了,双手有点颤捧着一册金灿灿的古籍,激动道,“启禀太后,这是太祖皇帝语录第八百五十四册,第三十七页当中确实有山神河神不得参政这句话。”

宜贵妃道,“传阅。”

史官把古籍递给文武百官。

文武百官依次传阅,仔细看完,默默对视了一眼,很快,纷纷开口斥责。

“太祖皇帝,确实说过山神河神不得参政!”

“天柱山山神触犯太祖皇帝遗训,还敢公然质问太后,罪无可赦!”......

他们心里希望太后还政新帝,可是天柱山山神不中用啊,翻了这么一个大错,他们只好顺势而为了。

说白了,便是“墙头草”,真正不怕死的人能有几个?即便自身不怕死,总得为父母妻儿考虑吧?若是惹怒了太后,一个抄家灭族下来,没人不怕。

他们不禁看了一眼白煜,这个明王着实了得,不止实力深不可测,连太祖皇帝一千多册语录都滚瓜烂熟。

白煜发威了,眸光冷冷地看着天柱山山神。

“先帝忽而驾崩,新帝仓促继位,在继位之前,新帝毕竟不是太子,没有参与过朝政的经验,太后担心新帝出错,用心良苦决定听政三年,本是慈母之心,却被质疑?”

“即便要质疑,那也得有参政资格的人来质疑。”

“你身为山神,连参政的资格都没有,还敢公然质疑太后!”

“你还特意挑了山神河神朝拜这么庄严的场合质疑,不仅折损了太后的颜面,更折损了皇朝的威仪,让各诸侯国使者看了一个笑话。”

“你的三问,其实便是三罪!”

“一罪:以下犯上。”

“二罪:违逆太祖皇帝遗训。”

“三罪:折损皇朝威仪。”

“你可知罪?”

天柱山山神沉默,无言以对。

半响后,他向宜贵妃叩首,“微臣不知太祖皇帝遗训,也不知太后用心良苦,微臣知罪,愿以死谢罪。”

还真是一个不要命的耿直山神......白煜捏把汗,好在锦婳是个才女,不然刚才还真不好办。

宜贵妃道,“你是太祖皇帝亲封的第一个山神,不仅德高望重还实力绝强,为众山神之首,念在你镇守天柱山多年,守护千里疆土,劳苦功高,又忠心耿耿,哀家不好诛杀你,也不好削你神位,可你今日所作所为,若是不惩罚,只怕也难以服众。”

天柱山山神道,“微臣愿接受一切惩罚。”

宜贵妃沉吟,却不知该如何惩罚,天柱山的地理位置太重要,处在天坠关的后方,对于稳定后方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最主要的是,一旦天坠关出事,天坠荒原狂兽大军长驱直入,天柱山便成了最后的堡垒,天柱山最强山神可不能出事,可是其他惩罚对一个山神又有点不痛不痒。

白煜看出了宜贵妃的为难,正好他想试试【弑神】这个技艺,当即道,“启禀太后,天柱山山神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不妨诛了他这具小分身,让他主身戴罪立功。”

宜贵妃也没有更好的惩罚,“那便按明王所言的处罚吧。”

天柱山山神再次叩首,“谢太后不杀之恩。”

白煜从一名金吾卫手里抢过一柄长枪,【弑神】技艺一开,直接投掷了出去。

长枪坠落在天柱山山神硕大的脑袋上,跟坚硬山石的撞击出一片火星,发出“当”的颤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煜懵了,【弑神】技艺......就这就这?

天柱山山神莫名其妙,“明王为何用长枪扔我?”

众人也是奇怪地看着白煜,不知道他在干嘛?

白煜这才想起【弑神(凡是对你有恶意的山神河神一切神灵,你可一击必杀。)】,天柱山山神直言进谏,只是为了皇朝祖制,对太后没恶意,对他更没有恶意,弑神技艺启用的条件,首先得有恶意才行......

白煜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这小分身这么庞大,如何才能诛了你这小分身......”

“不饶明王费心。”

天柱山山神神情淡然,猛然一掌拍在自己胸口,“轰”的巨响,成为满地碎石和泥土。

白煜感到可惜,这么好的“小白鼠”自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