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角色体验 >  第32章 宋慈的分析

很快陈拙三人就靠近了聚义堂,此时刘和胜与吴义群也带着十几个心腹与陈拙汇合,而东水寨其他人也基本都来到了聚义堂附近,这些剑客也在无形中将东水寨的人驱赶到了一起。

“十三爷这次东水寨恐怕遇上大麻烦了,这些人来头似乎极大,不像是一般的江湖门派。”刘和胜一见陈拙就神色凝重的说道,他们也遇到了那些剑客,没能像陈拙那样秒杀对方,反而被驱赶到了聚义堂来。

“你怀疑他们是朝廷的人?大当家的计划被朝廷知道了?”陈拙想到了一种可能,他觉得这好像还说得通。

“快看屋顶有人。”忽然盖丽娘指着聚义堂屋顶说道。

聚义堂本来就在东水寨的最高处,此刻屋顶最高处站着两人,这两人一前一后,前面就是那个老儒一样,将内力化为真气拥有三尺气墙的绝顶高手。

而老儒身后则是一个年轻剑客,不过他是双手捧剑,显然只是前面老儒的侍剑弟子。

“站那么高,看来是领头之人了,不知道什么来历?”陈拙只觉得这老头逼格挺高的,此情此景卖相确实不错。

“他应该就是江湖排名第二的夺命夫子剑谢清发。”吴义群一脸叹息的说道,一副自己在劫难逃的样子。

陈拙也是心中一沉,江湖排名第二,这个分量肯定不轻,如果对方是谢清发,那显然就是来给谢长安报仇的。

果然很快陈拙就听到大当家辛义安的声音,而那是大当家求饶服软的声音。

“谢先生请听我解释,令郎绝非晚辈所害,都是岛上那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干的好事,只要谢先生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亲自拿那几个家伙的人头去公子坟前祭拜,从此甘为先生效犬马之劳。”辛义安这姿态低的都快到地府了,但这话听得刘和胜更吴义群等人是愤恨不已。

谢清发一直没出手,此刻辛义安被七名剑客围攻,陈拙注意到这七人组成的合击阵法威力更大,他们单人实力远不如辛义安,但是七人联手打的辛义安险象环生。

“辛义安你这狗日子的竟是如此小人,兄弟们哪次不是按照你的命令行事?劫船杀谢长安都是你安排的,得到的钱也是你占大头,现在你想撇得一干二净,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刘和胜忍不住了,这个时候大家也都不用装了。

“就是他们三人,谢前辈就是他们杀了令郎,晚辈愿代劳为您取下他们人头。”辛义安不仅没有一点尴尬,反而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他认为只要杀了陈拙三人,自己就能保命。

陈拙看到辛义安如此无下限的求生欲,只是冷冷的说了句:“蠢货。”

而后陈拙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谢清发身上,他知道今晚要活下去,就必须杀了此人。

谢清发面无表情,不过片刻后还是朝下方挥了挥手,然后那七个围攻辛义安的剑客收了剑整齐的立在屋檐下。

“那老夫便给你一次机会。”谢清发的声音从屋顶飘下,声音同样给人一种高人的感觉。

“多谢前辈开恩。”辛义安大喜过望,提着一柄朴刀就朝陈拙等人走来。

“真是蠢货。”陈拙第二次开口,还是说的蠢货,而他这次也当仁不让的朝辛义安走去,显然是打算一人独自抗下所有。

行走间陈拙抬头看了看月亮,估摸着还有一刻钟就到凌晨了,他怀疑靠自己的实力是扛不住江湖第二的谢清发,拖到新体验卡到来,或许那才是自己的翻盘点。

辛义安的朴刀势大力沉,他是全力以赴要杀陈拙和刘和胜吴义群,见只有陈拙独自出战,辛义安还心中一喜,这样至少不用面对三人围攻,自己成功的几率更大。

面对气势汹汹的辛义安,陈拙拔出‘观潮’第一时间却没有施展独孤九剑,而是以黄昏细雨红袖刀法应对。

一方是大开大合的刀法,一方是精妙优美的刀法,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当谢清发看到陈拙施展出的黄昏细雨红袖刀法时,也是眼前一亮,不过也仅仅只是一亮。

陈拙有意拖延时间,要是和辛义安打到新体验卡到来,到时候自己就主动多了,可辛义安偏偏想要速战速决,这让陈拙的计划直接落空。

无奈之下两人才交手十几个回合,陈拙就不得不一刀抹了辛义安的脖子。

当然这还是陈拙自身实力不够的原因,无法做到让对手完全落入自己的节奏中。

杀了辛义安距离凌晨大约还有十分钟,陈拙知道真正难过的就是这段时间了,如果实在扛不住,到时候就算左千户、哥舒翰、乃至林元婴的体验卡,甭管有没有用也只能先一股脑的用了。

陈拙轻易杀了辛义安,这让谢清发有些意外,但也只是有些,他依旧神色如常,衣袖很潇洒的一甩,连半个字都没说。

下一刻先前围攻辛义安的七名剑客摆开阵型迎向陈拙,而此时剩下的剑客也将东水寨剩余的人都驱逐到了聚义堂外。

这些人大多都已挂彩,人数已经不足一百,不过都是以往东水寨的精英。

仅仅半个时辰左右,东水寨一千多人就剩这么点,只能说这些剑客确实厉害,简直就是杀人机器,专门为杀人而生。

陈拙感觉到情况危及,他除了要拖延时间外,更要分析许多事情,这个时候他终于用掉了最初得到的宋慈体验卡。

宋慈有一身正气擅长破案,这也代表他的推理能力相当出众,当实力不够的时候,多一点脑力运算也是好的,所以陈拙首先用掉的是宋慈体验卡。

体验卡一使用,陈拙心境都有些受到宋慈影响,他看向谢清发又看向四周的剑客,以宋慈的角度开始分析起来。

不同的思考角度,还真让陈拙有了些意外收获。

下一刻,只见陈拙仰头看向谢清发,而后一脸不屑的大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江湖第二的谢清发,竟也投靠了官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剑客并非你的弟子,他们本是军中健卒,你不过是在为某位手握重兵的大人物训练他们。能有如此手笔,还能让你谢清发甘心投靠的,恐怕只有镇守四方的四大都督了,而从这些人的肤质和肤色来看,你投靠的是北庭大都督,他们是北庭军死士?”

陈拙分析了很多,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他曾经道听途说,但现在都被宋慈归纳总结并进行了分析。

四大都督分别是北庭、安西、岭南、辽东,这四位治下皆有数州之地,疆域纵横千里,麾下兵马十余万,名义上镇守四方边陲,其实早就是拥兵自重的诸侯。

根据宋慈的分析,这些剑客都是军中健卒,而且是来自北庭军的。

一个大都督训练武功高强的死士,傻子都知道他想干什么了?很明显这位北庭大都护已有反意。

不过说谋反已经不应景了,现如今这天下到处都是谋反的,而想要谋反正在准备谋反的更多,倒不如说北庭大都督也有逐鹿天下之心。

“有点意思,看样子长安就是被你杀的了?你们退下,我要亲手杀了他。”谢清发脸上终于有了表情,那是对陈拙的恨意,是无尽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