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至尊骁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世界都安静了

顾泽如此的举动可以说是将所有保安的愤怒全部引了起来。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再有四海商会的名头在,从来就都没遇见过这样敢上门闹事的!

如果最后不了了之,他们也不用继续干了!

“你真是找死!”

两名彪形大汉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直接把顾泽围在了中间。

反正现在大门已经彻底关闭,不用担心会有人过来打扰。

“是吗?”

顾泽唇边带着浅笑,给刘荣光使了个眼色。

刘荣光非常擅长应对这样的局面,当即趁着还没有被彻底围拢的时候往后退,退出了包围圈。

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的清晰,只要自己不被对手逮住给会长添麻烦,那就是最大的贡献!

“呵呵,敢不带人就过来找事,算你有几分本事,不过也就到这里了。”

左边那名大汉的笑容愈发狰狞,看顾泽的眼神里已经有了几分杀机。

“怎么废话这么多呢?谁教给你们的动手之前先说话?”

顾泽的耐心终于是被消耗了个差不多。

话音刚落,他不等那些人动手,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如此的变故倒是让那些保安稍微愣了一愣。

毕竟他们也没有想到顾泽就一个人,竟然有这个胆子先对他们出手!

有的时候,人数上的优势已经可以奠定胜局了。

再强的高手,所谓的以一敌十也是笑话!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就别怪我们了!”

两名大汉分左右冲了过来,在距离顾泽不过半米的时候,竟然悄悄地从后腰处抽出了砍刀!

虽然这砍刀看起来不过是普通货色,但这么近的距离,顾泽还是赤手空拳,在他们看来,怎么都不可能躲得过去!

“咔嚓!”

十分清脆的一声响!

稍稍落后两步的那人眼底划过了一丝喜色。

前面保安的背脊彻底挡住了他的视线,不过听到那熟悉的骨骼断裂声,他下意识地就认为同伴已经得手了。

虽然看上去他们动了刀,但基本上是不会直接砍人的,而是用刀背去砸。

因为如果万一闹出人命来,后续的麻烦肯定不少。

他们也不想给自己的老板多生事端,只要把麻烦控制在可以解决的范围内就好了。

等把那小子打个差不多,就直接扔出去,量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再上门闹事了。

保安想的挺好。

一系列的念头说来话长,但其实不过一两秒钟而已。

紧接着,他就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那名最先冲过去的保安直接跪在了地上!

“当啷”一声。

他手里的砍刀也应声落地,滚出好远。

而他的手腕已经被顾泽干脆利索地折断了!

五根手指无力地反垂着,看起来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过度的疼痛让那人连叫都叫不出来,只有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个劲儿的往下滚。

“继续。”

顾泽连看都没有多看那大汉一眼,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让那大汉滚出很远。

随即,对后面的那些人微微抬了抬下巴。

一旁的刘荣光看到这一幕,差点给自家会长鼓掌。

不过……

其他的保安看起来情绪并不是很好……

他咽了口唾沫,最终还是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闹出丝毫的动静。

这要是引起注意了,那些保安对付不了会长,说不定就会拿他开刀呢。

到时候要是因为他的原因阻碍了会长的行动,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妈的,怕什么怕?这小子就只有一个人!咱们这么多兄弟,用人海去堆也能把他给堆死!”

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顿时,方才还有些萎靡的气氛再次热烈了起来。

不下十个大汉嘶吼着扑向了顾泽。

本来他们就是在前门外的空地上,十几个人把顾泽围在中间,完全淹没了他的身影。

到这时,刘荣光的一颗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抻着脖子想要看看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会长!”

刘荣光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其他,立刻放声大喊。

但没有丝毫的回音。

甚至连那些刚刚还在外警戒的保安都一起冲了进去。

被遗忘在原地的刘荣光只能听到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从频率和各不相同的声音来看,这些惨叫的人应该都是保安。

其余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的不像话。

“砰!”

随着一声沉闷的钝响,一名大汉的身体毫无预兆地倒飞了起来!

那么庞大的身躯砸在了一旁的铁栅栏上,让铁栅栏都晃了三晃才勉强地稳定了下来。

刘荣光眼尖,在电光火石之间,注意到了那人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其实要是运气不好的人这么摔一下,恐怕直接就能摔成植物人。

但那大汉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了,还是顾泽并没有下死手,愣是直接摔在了下方的垃圾箱里。

公司门口所放的垃圾箱足有一米多高,里面塞满了垃圾。

大汉摔下去,把垃圾直接震散了一半。

不幸之中的万幸,这样一来,垃圾极大的缓冲了他下落的力量,让他并没有受到多严重的伤。

让刘荣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汉飞出来只是个开始!

还没等他壮着胆子上前看看人是不是还有呼吸的时候,接二连三的人影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刘荣光的脚步猛然一停,往后退了好几步。

也幸好他躲避的及时,不然的话被那些大汉给砸到,说不定真的会受伤!

半晌。

最后一名大汉也被扔了出来。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前方的空地上,只剩下了顾泽一个人。

而他的神情几乎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不紧不慢地拍打着衣服上所沾染的灰尘。

蓦然间,顾泽似有所感一样,回头看向了刘荣光。

就这么一个眼神。

刘荣光只觉得自己背后法凉!

就算是拼命暗示自己会长不是那种嗜杀的人,但来自于本能的恐惧不是凭借着理智可以平复的。

“会……会长?”

刘荣光捂住胸口,战战兢兢地开口。

“嗯。”

顾泽狠狠闭了闭眼睛,再睁开,那凌厉的气势终于稍稍和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