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冷宫弃后她又妖又野 >  第42章 迟来的道歉

这一夜对大多数人而言,绝对是一个不眠之夜,不过作为受害者的舒菀倒是一夜好眠,甚至连做噩梦都没有,只是苦了冬梅这一个晚上都在做噩梦,搞得秋兰她们几个都不敢睡着了。

一大早舒菀起床之后,就看到冬梅她们几个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看着似乎是有些憔悴,对此舒菀也是心知肚明的,毕竟冬梅又何曾经历过那么恐怖的场面?现在只是有一点憔悴,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们这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别告诉我昨晚上你们几个都没睡觉,本来还想带你们出去转一圈,看你们这个样子,那还是算了吧。”

秋兰一脸委屈的看着舒菀,“小姐,这都要怪冬梅,昨天晚上她一直都在大喊大叫的,吓的奴婢们都不敢睡,奴婢……”

冬梅一脸都是歉疚,她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的,只是她当真是被吓懵了,谁能想得到,那样的一座宅院竟然是一处人间炼狱呢?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都是奴婢太没用了,请小姐责罚,奴婢绝无怨言。”

舒菀只觉得有些好笑,这傻姑娘自己都被吓坏了,现在还要请罚,真不知道她这小脑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好啦,我又没害怕,怪你做什么?你能站在我身边,这很不错了,这件事情以后都不许再提了,去弄点吃的过来,素一些就好,其他东西我估计是吃不下去了。”

吃饭的时候秋兰她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不管是自家小姐还是冬梅,两个人明明很喜欢吃肉肉的,结果今天她们一点荤腥都没碰,甚至还有些厌恶,这就很离谱了。

“小姐,奴婢刚才看着王爷似乎朝着咱们这边过来了,您若是不想见的话,奴婢这就去将大门给关上。”

冬梅本来是要去换洗衣房将舒菀的衣服送过去的,远远的就看到睿王带着人朝这边过来了,于是她也顾不上其他的了,急急忙忙就跑了回来。

关于昨天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但是她知道,昨天发生那些事情,一定跟睿王有关系,很可能他就是想要借此机会吓坏她们家小姐,然后让她们主仆在冷院里病逝了。

得亏了舒菀并不知道她的这些想法,否则真要忍不住给笑起来了,小丫头的脑袋里面的确是装了不少的东西。

抬眸看了一眼满脸紧张的冬梅,舒菀的嘴角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冷笑。

她还想着那狗东西什么时候会过来找她,给她一个解释呢,想不到这狗东西会来这么快,敢算计她舒菀,那就等着她的报复好了,她可不是什么软柿子,能随便被人给拿捏了。

一想到某人的行径,她就憋了一肚子的怒火,这人是真的太狗了,明明他们之前都已经商量好了,结果这狗东西反手就算计她。

“行了,我们又没做亏心事,怕他做什么?他要想过来,那就让他过来好了。”

当君承志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舒菀坐在院子里摆弄着桌上的茶具,白嫩的手指捏着玉质的茶杯,衬得她的手越发的好看,让他这整个人都看傻了,他自认并非是一个手控,可看到舒菀的手之后眼睛却无法挪开了。

“本王瞧着王妃这院子里冷清了些,身边也只有你那四个小丫鬟伺候,所以本王想着给你这边带了几个使唤丫头,王妃放心,她们都是从小在王府中养大的,懂规矩,会乖乖的听王妃的话。”

说实话,君承志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就是想要补偿舒菀一点,但他又不知道该送点什么东西过来,想到舒菀身边就只有四个人伺候,于是就想着给她这边送点人过来,只是看她这个样子,似乎并不喜欢他带过来的这些人。

舒菀的眼神之中满是冰冷,他这是因为不放心她,所以又想在她身边安排几个人来盯着她?她就想不明白了,她每天都待在这个小院子里,基本上都不怎么外出,他安排那两个婆子也就算了,现在还想安排那么多人盯着她,他就那么不放心她吗?

“王爷这话说的,妾身自小跟冬梅她们几个一起长大,她们伺候妾身多年,妾身都已经习惯了,更何况妾身并不喜欢身边多几个人,再说妾身更喜欢清净些,王爷不必费心安排人了。”

听着舒菀的语气,君承志的眉心不由的皱了起来,他这好不容易才想着来补偿她一些,可看她这意思,那是压根就不打算接受他的好意。

“罢了,既然王妃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都出去吧,你们也都退下,本王有要事同王妃商量。”

等到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君承志这才走到舒菀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舒菀那清冷的眼神,他这脸上就多了几分尴尬,她这话也不说,连杯茶也不给他,这是要冷落他吗?

昨天的事情,的确是他有些过分了,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不是已经过来道歉了嘛,她怎么还是这副态度?

“昨天的事情,是本王的不是,本王之所以没有事先告诉你,也是担心你会害怕,本王并非是故意瞒着你的,你……”

舒菀的美眸之中满是不屑,倘若他事先告诉她真实目的,她都不会有这么生气,明明她都已经说过了,会跟他好好合作的,可他却始终不曾对她吐露过真相,尤其是沈炼这个混蛋,昨天他一直都有机会说出真相,可他依旧选择了隐瞒。

就冲着这一点,她都不会同意让冬梅跟沈炼在一起,沈炼这么忠心君承志,鬼知道冬梅嫁过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王爷大可不必如此这般,毕竟王爷从来不曾信过我,又何必跟我说这些?更何况这不过是你我之间的交易罢了,王爷没什么好抱歉的,王爷自便,妾身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丢下这话,舒菀便起身想要离开了,看着她的动作,君承志急忙起身拉住了舒菀的手腕。

如此突然的举动,让舒菀整个人都震惊了,她没想到这人竟然会突然间拉住她,短暂的震惊过后,舒菀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本王没有其他意思,本王只是想说,今天一早王府就收到了请帖,明日舒家老太君寿诞,本王已经命人备好了礼物,王妃就不必费心准备了。”

君承志刚说完,手心里就空了,这让他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如此,那就多谢王爷了,无事的话妾身就回去休息了。”

舒菀也有些懵,这段时间的安逸生活都让她将舒家举办寿宴的事情给忘了,这将军府就是龙潭虎穴,可她却不得不去,这就很让人头疼了。

想到明天的寿宴上不光她跟君承志会过去,太子跟齐王也一定会过去,她就有些头疼了,现在太子跟齐王都已经到了恨不得对方死无全尸的地步,鬼知道明天的寿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更让她头疼的还是明天要面对舒家的那些人,不管是云清澜还是舒月婵,她一个都不想看到,每次看到这两个人,她就控制不住的想将这两个人拍死,她很清楚这有可能是身体还残留的执念。

等到舒菀回到了房间,君承志才无奈的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茶水,脑海中满是舒菀刚才的动作,她竟然连杯茶都不给他喝,有这样对待自己夫君的吗?

算了,既然她不给,那他就自己动手好了,左右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她这态度真的很让人恼火,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好好的调教一番,作为他的王妃,怎么能对他这么冷淡呢?

说实话,君承志自己也有些搞不懂舒家究竟想做什么,舒平之都已经去西诏那边平叛了,朝堂上太子跟齐王都斗的不可开交,现在舒家人居然还有心思举办寿宴,就不怕太子跟齐王在寿宴上闹起来?还是说舒家想做和事佬?

不过对于这些事情,君承志是懒得去想了,反正舒家的事情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他的王妃那么聪明,相信舒家的事情一定牵连不到她的头上。

“沈炼,你去库房看一下,将库房里的那些珠宝首饰都送到王妃这边,还有那些上好的云锦都送过来,过几天天冷了,给王妃添点衣服,她身子骨单薄,可不能让她生病了。”

沈炼满头都是疑惑,昨天他还劝着王爷,让他好好跟王妃说话,结果今天就让他送东西过来,这事儿怎么看着有些诡异呢?自家王爷这是换了一个人吗?

“属下遵命,王爷放心,属下这就去办,一定会让王妃开心的。”

让舒菀开心吗?君承志觉得想做到这一点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他家王妃作为舒家嫡女,什么东西没见过,区区一点东西,怎么可能会让她开心?但不管怎么说,该有的心意那还是要有的。

“听说你对王妃身边的冬梅有意,如果你办好了这件事情,本王就想办法促成你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