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东北民兵传奇 >  归家

听完孙达略显自豪的话,孙乾不由的站了起来,扶着车厢望去,远处的堡子并不是很大,在堡子四周分布着一块块整齐的田地,上面种满了高粱和大豆,不顾中午太阳的毒辣,辛勤的农民在田地之中忙碌着,好一派田园风光。

对于大军的到来,田里的农人显的有些害怕,但是看着纪律严明的队伍又多出了一丝好奇,直到看到孙乾所坐的马车之后,才有农人的头目小心的走了过来,当通过管家知道这支队伍是老爷要接的儿子的队伍时,整个农田里霎时出现了欢呼,在他们看来,有这样的队伍的存在,他们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小民的欢呼并没有对突击营的将士产生什么影响,他们还是按着自己的节奏安步前行,一直走到堡子下面才在长官的命令下停了下来。孙乾看着眼前的小堡子,发现面积并不是很大,根本无法让整个突击营驻防下来,之后又看着堡子墙上的枪眼,知道这地方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一片祥和。

孙乾收拾好心情把这些都暂时放到了一边,当他走下马车之后,孙兴已经带着人开始在一块空地上搭起临时营帐。

不管这些,孙乾和父母走向迎接的人群,放眼望去,除了幼时在家时的几个家丁伙计,大多数人孙乾并不认识,想来这些都是父亲这些年新收的手下。

一群人向孙乾见礼之后,孙达领着众人直奔家中大厅,等坐下之后,孙达才开始为孙乾介绍起众人。

看着站着的众人,孙达开言说道,“你们暂且坐下,我孙家没有那么多礼数。”

众人坐下之后,孙达才向众人说道,“众位,这是我不成器的儿子孙乾,旁边的这位是管家的儿子孙兴,皆是我孙家的栋梁之材。”

众人连忙起身与孙乾和孙兴见礼。

孙乾和孙兴露出笑容,对着众人一一与大家回礼。

之后孙达开始为孙乾介绍起大家。

孙达介绍的第一个人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此人一看就是温文尔雅之人,满腹学识的样子。孙达对孙乾说道,“乾儿,这位是钱庸钱师爷,为父能在此地立足还多亏了钱师爷给我出谋划策,是你可称其为叔父之人。”

孙乾立马见礼道,“小子多年不在家中,多谢钱叔父为我父亲攒花,小子在此感谢钱叔父。稍后有薄礼赠上,还请钱叔父笑纳。”

钱师爷看孙乾礼遇有加连忙站起回礼道,“老爷恩重,钱某不过略尽微薄之力,当不起老爷夸赞。”

这是孙达说道,“钱师爷不可妄自菲薄,你的功劳我心中有数,你当的起我儿一拜。”

钱师爷自是感恩戴德,孙达则又在不经意间收了一次人心。

之后孙达又为孙乾介绍起钱师爷身边的汉子介绍道,”乾儿,这位是我们的护院教头,五虎断门刀的高徒张启,一手刀法使得出神入化不说,枪法也是百发百中,手下有二十人皆是勇不可当之士,我堡中众人安危皆由他负责。“

孙乾连忙起身向张启说道,”多谢张师傅护我家人安全,小子在外远游多日,家人安全多赖张师傅与一众兄弟,今后但又驱驰,孙乾绝不推脱。稍后自有礼物奉上,还请笑纳。“

张启则是一副武人的豪迈样子拱手说道,”少爷客气,我今日看了少爷的大军,才知道我不过班门弄斧之辈,何况老爷待人宽厚,我等哪有不尽心尽力之说。“

孙达这时又说都,”好了,你们都不要互相谦让了,你们彼此互相都是武人,都是豪迈之人就不必做这种小女儿态了。回头你们私下在聊可好。“

孙达说完又介绍起下一位,"乾儿,这位是咱家商号的负责人,王忠敏王大掌柜,商号有他操持,方才让我孙家衣食无忧。"

孙乾连忙见礼说道,”辛苦王大掌柜,孙乾在此拜上。孙乾领大军回归少不了钱财上的支持,还请王大掌柜多多费心,稍后自有薄利送上。“

王大掌柜连忙回礼道,”少爷但请放心,有老爷在背后掌舵,我自当尽心为孙家工作,钱财上我一定尽力支持少爷。“

孙达听到之后大声说道,”好,有王大掌柜在我这儿可无忧矣!“

王大掌柜则在一旁连说不敢。

孙达这时为孙乾介绍起最后一人说道,”乾儿,这位是石老实,是种庄稼的一把好手,我孙家佃户皆由他掌管。“

孙乾看着一脸窘迫的石老实说道,”石老爹不必紧张,我孙乾又没有什么三头六臂,只要你尽心为我孙家干活,我孙乾自然不会妄作小人。稍后我自会备上薄礼。“

石老师则稍显木讷的说道,”小老儿谢过少爷,我一定……“

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说的石老实略显尴尬不安,孙达看见后赶紧安慰道,”石老哥不必如此,你只要尽心种地其他一切不必担心。“

之后,孙达安排下人上菜,算是为孙乾二人接风。

从饭桌上,孙乾观察众人发现。钱师爷许是文人心思有多,什么都是浅尝辄止,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众人。说话极少,但是每言必中,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智囊型人才。张护院则是拥有武人的豪迈率直,对佳木斯周边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果可以的话孙乾打算把他收入营中。至于王大掌柜则显的八面玲珑,看着他在酒桌上的表现,再加上商号的优势,孙乾立马想到这是个不错的情报收集渠道,至于王大掌柜能不能胜任还有待观察。至于石老师,孙乾则发现其老实的外表之下也有一丝油滑,说话不多但是眼睛可不老实,谁人说什么他都记在心里,看来这石老实能成为佃户头目也有自己的一套生存办法,只不过孙乾暂时还没想好怎么用他,暂且先放一边。

整个午饭期间,在众人的赞誉声中孙乾二人许是归家之后放开了心怀,与众人不停饮酒,酒到杯干,一直吃了两个多小时,才在钱师爷的话语中结束了酒宴。

待众人散去,孙达一家人坐下之后才有机会说一些体己话。

孙达喝了一口茶说道,”乾儿,你观这几人如何?“

孙乾很有内涵的拍马屁说道,”都不错,这几人都是有本事的,我都想向父亲把几人借来。“

孙达则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说道,”你少来,他们本来就是我给你准备的,不然为父何苦煞费苦心的维护几人。“

孙乾则是不好意思的说道,”孩儿谢谢父亲,定不负父亲期望。“

孙达也是倦了,对着孙乾说道,”好了,我们父子有的是说话时间,你还是去后院看看小花吧,不管怎样,人家可没负你,对我们也孝敬有加,你要是敢欺负她可别怪我和你母亲给你好看,哼!“

对于孙达的气愤,孙乾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于是讪讪的走向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