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人间仙 >  第五十二章 杀机

入夜,国子监祭酒府。

一处密室中,三人在座,一老者,一中年,一青年。

中年便是大楚的国子监祭酒,贾乃明。老者乃是贾乃明的父亲,贾司衢。青年则是贾乃明的次子,贾敬辉,六年前进入宗门修行,如今已是练气三层的修为。

“父亲,杨家那小贼今日一入京城便被召去面圣,不仅与圣上面谈良久,还陪圣上用膳,大为不妙啊!”贾乃明面带忧色,说道。

“确实有些不妙。”贾司衢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圣上是打算乾纲独断,在大楚推行宁远之法了。”

“父亲,若是圣上真地推行宁远之法,太子必是主事之人,定会借机剪除异己,让更多太子一党的人上位。如此以来,二殿下这些年在朝中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贾乃明脸上忧色愈重。

“我贾家兴衰,如今皆系于二殿下一身。二殿下经营多年,此次面临的危机确实最大。”贾司衢皱眉道。

关于贾家兴衰系于二皇子之身一言,贾司衢所言非虚。

贾司衢曾经官至本朝户部侍郎。

二十年前,楚皇御驾亲征时,贾司衢随军出征,负责大军粮草供给要事。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供给之事,乃是一等一的要事。贾司衢能负责此事,足见其当时极受重用。

担此重任,贾司衢本该全心全意做好此事,然而,许是因为求功心切,贾司衢不仅未将心力真正放在粮草供给之事上,反而对大军行军布阵方略多有干涉,惹得许多将领不喜,大军更曾因其粮草供给不及时而屡失战机。

后大军失密被困,亦是因为贾司衢粮草调动安排不当,被西军窥破先机,实现设下了埋伏,几乎陷大楚于万劫不复之境。

待到大战结束,,论功问过,贾司衢罪在不小,被众将领联名怒参数本,要求将其问斩,以慰数万将士在天之灵。

然楚皇仁厚,念及众将士皆是九死一生,不欲在大战之后再行杀伐之邢,遂问策于杨弘义。

杨弘义虽然亦深恨贾司衢丧师误国,却也明白楚皇心意,遂向楚皇谏言,将贾司衢的官职一撸到底,贬为庶民。

户部侍郎之职,不仅官至二品,更是一个绝大的实缺。

贾司衢仅仅做了几年的户部侍郎,贾家便积累起极为惊人的财富,更以此广结朝臣权贵,为贾家铺就一条康庄大道。

贾司衢这一被贬,贾家自此一落千丈。

其后,贾司衢多方行走,几乎散尽家财,欲要再为自己和贾家谋一条出路,却发现昔日的那些同僚与好友不仅不愿相助于他,更视他为过街老鼠,避之不及。

忧急之下,几年之后,贾司衢大病一场,几乎一命呜呼。

贾家上下感慨世态炎凉之际,也将当初向楚皇谏言的杨弘义给恨到了骨子里。

直至数年前,贾乃明幼女长成,被贾家设法送入二皇子府中,入了二皇子的眼,将其纳为宠妾,并扶持贾乃明一路做到国子监祭酒一职,贾家才终于东山再起。

而贾家之荣辱兴衰,亦如贾司衢所言,自然就与二皇子绑在了一起。

“祖父,爹,我听说,这宁远之法,都是出自杨家小贼之手?“见贾司衢和贾乃明皆愁眉不展,贾敬辉问道。

“辉儿,此事在宁远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应当不假。“贾乃明看向贾敬辉,说道。

“那直接把这小贼给宰了,不就破局了?“贾敬辉道。

贾司衢和贾乃明闻言,同时吓了一跳。

贾敬辉这个提议,乃是官场大忌。

不是说做官的没这个胆量,而是没人敢开这个口子。

官场之上,权谋之争,明争暗斗,唇枪舌剑,虽然往往更胜刀光剑影,但绝对不能真正动刀动枪。否则,这股风气一旦形成,那为官之人,谁敢保证,哪一天政敌的刀剑就不会落到自己身上?

“辉儿,这个法子太过危险,实非良策。”贾司衢道。

“祖父,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也明白官场的潜规则。但是,自从踏上修行之路,我的看法,早已与在凡世之中不同了。”贾敬辉轻描淡写道。

“辉儿,你的意思是,修行界都是这么干的?”贾乃明皱眉道。

“爹,宗门长辈有言,修行之人,向天问道,不仅当勇猛精进,更应杀伐果决。任他有千种计谋,万般法门,只要阻了我问道之途,只管一剑斩之。”贾敬辉铿锵有力说道。

贾司衢与贾乃明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惊色。

“辉儿,如此说来,你进入宗门修行,祸福尚未可知?”贾乃明担忧地问道。

“爹,大道争锋,强者为尊。我虽然才修行六年,却已小有所成,深受宗门器重。爹就不必担心我了。”贾敬辉言语之中颇为自傲。

“辉儿,话虽如此,凡世与修行界终究还是不同。这个法子,使不得。”贾司衢道。

“祖父,我自幼时便知道,我贾家与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既是仇家,自当灭之而后快。而想要灭掉杨家,如果仅凭官场上的一些手段,祖父和爹觉得可能吗?”贾敬辉道。

贾敬辉这么一问,贾司衢和贾乃明顿时将眉头皱得更紧了。

是啊!仅凭官场的一些手段,想要灭掉杨家,谈何容易?

以杨家的声望、威名实力,就凭一个小小的贾家,莫说灭掉杨家,哪怕只是撼动一下,都是痴人说梦。

几年前,宁远的一些做法饱受京师权贵诟病之时,贾乃明曾经利用职务之便,鼓动国子监的一些学生对杨家口诛笔伐,但是,自从三年前简放做了宁远长史,便再也没有学生愿意站出来做这样的事情了。

而且,这几年,朝中大臣向楚皇进言参奏宁远者无数,结果怎么样呢?

“祖父和爹是不是认为,待二殿下坐上了大位,就一定会看在小妹的面子上,助我贾家灭掉杨家?”贾敬辉发出更诛心的一问。

闻听此言,贾司衢与贾乃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是啊!

虽然二皇子一党多次对杨家拉拢不成之下,已隐然将杨家视为政敌,但一旦二皇子承继大统,杨家便是其臣子。

只要杨家无不臣之心,在二皇子心中,杨家与贾家孰重孰轻,便是傻子也分得清楚。

“还有,祖父和父亲难道认为,二殿下就一定能争到大位吗?万一太子顺位登顶呢?那时候,即便太子不对我贾家下手,我贾家,还会有前途吗?”贾敬辉又发出致命一问。

贾司衢与贾乃明对视一眼,面如土色。

贾家是二皇子一党,乃是举朝皆知之事。二皇子有争储之意,亦是举朝皆知之事。

太子承继大统,乃是顺应天命。二皇子争储,则要争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一旦太子顺位而上,成为新皇,届时无需新皇发话,定会有无数人站出来,对二皇子一党穷追猛打。

到那时,做为二皇子的老丈人之一,贾乃明定会首当其冲,贾家的下场也可想而知。

“祖父,爹,二殿下争储,其最大的阻力之一,便是杨家。若无杨家对太子的支持,二皇子的胜算至少增加五成,是也不是?”见贾司衢与贾乃明的面色极为难看,贾敬辉不再追问,转而问道。

贾乃明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贾敬辉,说道:“辉儿,你入宗门修行几年,这见识,果然非同凡响!”

“修行之人,不仅修身修法,更修心修神。”贾敬辉脸上,傲然之色再现。

“我贾家能有辉儿,实是大幸!”贾司衢面露欣慰之色。

“祖父,爹,既然杨家乃是二殿下争储的绝大阻力,宁远之法又是因杨家小贼所起,只要斩了此小贼,不仅可令杨家自此绝后,更可彻底根除宁远之法,何乐而不为?“贾敬辉眼中凶光闪闪,接着道:“而且,杨家小贼这根独苗儿若是在京师之中被杀,杨老贼父子心中就不会对龙椅上那位生出一些怨气?”

贾司衢与贾乃明对视一眼,各自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味。

见二人欲言又止,贾敬辉又道:“祖父和爹是担心,京师之地,斩杀这小贼不易吧?”

贾乃明点头道:“杨家小贼此次入京,随行的五十名护卫,定然都是身手高强之辈。他那贴身护卫任重,更是身手了得。再者,此小贼此次乃是奉诏入京,圣上又对其如此看重,必会让人对其严加保护。再加上京师之地,本就防卫重重,想要于杨老贼府中取这小贼的性命,还要善后,难如登天。”

“爹,要取这小贼性命,又何须杀入杨老贼府邸?离祭天还有好几日,我就不信,这小贼这几日都龟缩在杨老贼府中,不在京城之中走一走。他一旦出了府,还能带着大队护卫不成?”贾敬辉笑道。

贾乃明眼睛一亮,正欲说话,贾敬辉又道:“祖父,爹,这件事是我提出来的,就由我去安排吧。做成此事,小妹在二殿下心中的地位,定然会更高。”

贾司衢与贾乃明再度对视一眼后,贾司衢道:“辉儿,修行界不是有那条规矩吗?你能进入宗门修行,乃是我贾家无上荣耀。可千万不能因此事影响到你啊!”

“祖父,你就放心吧!我既然提出这件事,自然就有十足的把握。”贾敬辉笑道。

随后,贾敬辉站起身,说道:“夜色已晚,我还要修炼一会儿。爹,今日在府中看到的那个圆脸的丫鬟不错,送到我房中,给我暖暖被吧。”

说罢,也不待贾司衢父子说话,贾敬辉朝二人拱了拱手,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