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玄门大佬直播爆红 >  第20章,给的太多了

湖边的茶室,有室内的有室外的,就像湖边烧烤。

湖边放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就能喝茶。

不过,这氛围不一样,欣赏的就是月湖。

王越过来,不是楼超。

王越比楼超大几岁,挺严肃也挺优秀。

他和大家解释:“我是王苏青的侄子,楼超这会儿忙着。”

阮令闻看他,好厉害的律师:“尊夫人也是律师。”

王越五官端正、带出一点笑意:“是的。你的事能委托给我吗?”

阮令闻高兴:“当然可以,这是大材小用。”

王越很正经:“我的荣幸。”

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包,递给小女孩:“这是楼超说的,送给你,里边有一部手机,两张卡。”

阮令闻特别不好意思,接过来。

张颖大笑。小可爱不用掏她的鹿皮囊了。

阮令闻脸红。其实在太乙宫、平时不用鹿皮囊之类的,但用了也不奇怪。

这包包又大又结实,也是皮的,米色又好搭。

她打开包,里边还有个小包包,一套的。

她把小包包拿出来,打开,里边有一部漂亮的手机、红的艳丽。

这手机好像要五千多,功能很强。

阮令闻之前有手机、三千多。

她学习好,爸妈舍得给她花钱,财大气粗。

但那些强盗上门的时候,什么都抢。

像手机、笔记本电脑等,全抢了。

就算好点的衣服也抢,像蝗虫过境。

家里的家具都是开着车来拉。

好像是方便了阮乐平最后处理。

就那点东西给他们剩下,阮乐平确实该扔了。

阮令闻从包里又拿出两张购物卡,挺漂亮的。

虽然只能在商场用,但太尚城在高宁很大,高档的商场、超市都有。

早上买菜都可以。

王越随意的说:“每张五万,你先用着。”

阮令闻不好意思,霸总是不是给的太多了?

知道她好穷?

张颖拿了她手机,给输入好多号码。

范鸣忙把自己号码也加上。

阮令闻眨眼睛,这手机要厉害了?

王越说:“我号码已经存上了。”

阮令闻应道:“我要办的,除了妹妹和弟弟的监护权,也可以起诉他们,给他们一些警告。还有给三姨改名。”

王越都记住了。

阮令闻不好意思:“还得回去和我家人商量一下。”

王越愣了一下,挺尊重家人。

吴克让交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这边我会尽快处理。”

阮令闻真诚道谢,警察都是大好人!

吴克让看她、不怕被人卖了。

王越开车,拉着阮令闻,先去补办了电话卡。

阮令闻不好意思,大律师真是太好了。

王越开着车,送她回家,一边解释:“我们一家都该感谢你。”

阮令闻说:“不用的。其实我没做什么。能算出来都是他们福气。”

这话有点怪。

不过王越懂。楼超说了,这孩子觉得自己算的不一定准。

所以,有福气的人能算出来,她一点不邀功。

或者说,一种是自己有福气、瞎子都能算出来,一种是算的准、能让她算是福气。

就像演员,能演一个优秀的人、能沾光,有的演员优秀、能把角色演好。

一路顺利,到这边,还不到五点。

三姨在门口等着,看着文文,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等律师从车上下来,她十分感激:“太麻烦你了。要不然在外边说?家里好挤。”

王越一脸平静:“是我们应该感谢。一家人要商量的话,还是在家里方便。”

三姨看文文:“那就上去吧。”

她在前边带路,一边给文文、律师解释:“房子很小,但是人家好心借的。”

王越安慰:“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阮昊霖在门口喊:“大姐回来了!”

阮令闻问:“凯琳呢?”

阮昊霖说:“二姐准备做饭。”

厨房小,站一个人刚好。

几人进了门。

王越一眼扫过。

厨房在餐厅边上,餐厅就是客厅。

人站着不动还好,几个人若是一动,转不开。

阮凯琳系着围裙,洗好了一盘水果,放在桌子上,自己退到一边。

三姨热情的请律师坐。

阮昊霖倒了两杯水,一杯给大姐,一杯给律师。

王越安静的坐着,从包里拿出本子,立即就工作。

三姨还没说上话,她电话又响了。

王越示意她先接。

三姨不好意思,再看、又是阮乐飞打过来的,她按免提。

阮乐飞在电话里好像换了一个人、挺客气的:“文文出院了是吧?那你们明天一块过来,我给你们做一顿好吃的。”

三姨怒火冲天!

姚娟拉她,答应下来。

三姨看着二姐,稳了:“我明天有事。”

阮乐飞尖叫:“你还有什么事?有事你忙去,让文文几个人过来。就这么说好了,我在家做好饭等着。”

阮乐飞又嘲讽:“就你这没用的东西,他们几个跟着你、去要饭吗?”

三姨没吭声。

阮乐飞叮嘱:“明天早点过来!”

挂了电话。

姚娟和妹妹说:“她分了二十万,我们先要十万回来。”

王越看着鬼,不慌。

姚娟和律师打招呼:“要麻烦你了。不过,这要钱没影响吧?我想着,主要是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别的账先收了。”

王越干净利落:“没问题。”

姚娟问大女儿:“姚老头让你三姨回去做什么?我现在能回去找他吗?”

阮令闻看着三姨的脸,好了,长得不算美但也不丑。

阮令闻说:“姚老头就是想摆布三姨的命运,把她卖出去还能收点钱。爸妈要回去都可以的。”

姚娟一刻都不想等、叫他爸:“我们今晚就回?”

阮乐天点头:“我想他们了。”

阮令闻说:“爸,你注意一下。”

阮乐天看大女儿:“要怎么说?”

阮令闻、声音清甜、甜到骨子里:“我好想你们。”

阮乐天明白了。

阮凯琳试试:“爷爷,外公,我好想你们。”

阮令闻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影后命。

王越看着小女孩,以后准是个人物。

阮乐天不简单,养的儿女更优秀。

阮凯琳先和律师好好说。

王越拿笔记,要点都记下来,记的好多。

三姨又想哭。

屋里有点暗,开了灯。

阮乐天先拿零食给大女儿垫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