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寒顿了顿。是啊,自己千万不能再欺骗江暮辞了,无论是什么事情,无论是什么原因,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听一下陈江予和颜九卿的建议——真诚才是必杀技。

历寒打开了微波炉,把牛奶倒进去了四个杯子里面,然后才开始坐到了座位上,开始解释:“我现在开始解释,你先听着,要是有什么你觉得不真实的地方,完全可以随时打断我。”

江暮辞看着历寒的态度倒是很诚恳的,决定给他一个机会,于是点了点头,说:“你说吧,我和宝宝们都在听着你说的话。”

历寒从五年前江暮辞开始出国留学的那段时间开始说起。

“你五年前,不对,是六年前,出国留学的时候,我们开始认识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国外,并不是在宁城,并不是结婚当天。”

历寒看了眼江暮辞眼神里面的诧异,没有暂停,接着说:“你出国当交换生的这段时间,导师是威廉教授,而我那时候正好在国外做一项研究。我认识威廉老师,准确的说,他和我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曾经在学术研究这方面指导过我,我们之间也有利益合作。”

江暮辞想起来了一部分,看向历寒,问了一个问题。

“你是我们那时候的成员?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老师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你的名字。”

历寒自嘲了一下,以为是江暮辞不相信自己,但还是开始解释了:“我不是你们的组员,我那时候做的研究是别的,你可以找威廉教授证实我说的话,我们并没有一些学术方面的交集,相反,我们第一次见面确实是在威廉教授的家里,但是我们其实是在酒吧里面认识的,我们也是在那里之后确认的恋爱关系。”

江暮辞的头又开始痛了,看来她觉得历寒说的话是真的,要不然不会头疼的这么厉害。

司恒看见了,说:“妈咪,你真的要全部想起来吗?我看见你好像很头疼的样子,要是想不起来的话,就算了。”

江暮辞努力的挤出来了一个微笑,说:“没关系的宝贝,你们要是想去公园的话可以找舅舅,让他带着你们一起去,妈咪一会救跟上。”

司恒和司远一起摇了摇头,说:“妈咪,我们不去,我们在家里陪着你。”

江暮辞很欣慰,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她都十分幸运自己能有这么懂事的两个孩子。

历寒接着说:“但是没几个月你就消失不见了一样,我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你。”

历寒眼中带着一丝丝的伤心,说:“我一开始很生气,以为你是不喜欢我了,要把我甩掉,我当时就要气炸了,真的很想把国外都翻遍,但是我还是找不到你。”

“但是我回国了,家里面的企业等着我去挽救,不过很幸运的是,我又遇见了你,我跟季父说好了,我要和你联姻,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发现你好像把我给忘记了,更准确一点来说,你好像完全都不记得我们在国外都发生过什么。”

历寒喝了一杯牛奶,接着说:“后来,我让助理查了一下,才知道,你在国外出过车祸,顺着线索继续查下去,撞你的司机竟然是季雨柔!”

江暮辞也很震惊,第一次听见这个消息,但是思考过后又觉得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荒谬了。便出声反驳历寒,说:“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那时候我根本还没有回到季家,我和季雨柔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什么要撞死我?”

历寒点了点头,说:“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我调查过,季父身边最亲近的一个人偷偷告诉了季雨柔,说几天之后会有一个乡下的女孩会被认回来,让季雨柔做好准备。”

江暮辞仔细的回想了六年前她刚刚到了季家的场景,季雨柔为什么正好在自己回来的那一天装病,正好就不喜欢自己。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巧合。

“婚后,我还知道了韩景喜欢你,你好像也很喜欢韩景,你们之间,让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所以我才会误会你们,我实在是太蠢了,但是现在,我不会了,江暮辞,对不起,这份道歉来的实在是太迟了。”

历寒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了江暮辞的身边,单膝跪在了地上,卑微地说:“暮辞,你能不能原谅我?或者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补偿你,弥补我这些年来,犯下来的过错。”

第一遍,历寒没有得到回答。

历寒解释了所有的事情,开始变得慌张。

“小辞辞,是我的不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从今以后,我来到这里当牛当马,绝对没有半分的怨言,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好吗?以后保姆的活全都是我的,洗衣服做饭,浇花,什么的我都会做。”

历寒卑微的祈求。

司远听到了爹地的话,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妈咪,你就答应爹地吧,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嘛?”司远也帮着历寒给自己求情,江暮辞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免费的劳动力谁不喜欢啊?

江暮辞继续吃着爱心形状的盘子里面的煎鸡蛋,表情淡淡的,似乎在想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历寒则是紧张地看了司恒和司远一眼,并开始使眼色,想让两个孩子帮帮自己。

但是两个孩子还是尊重自己的妈咪的,丝毫没有继续帮忙的想法。

过了很久,江暮辞才缓缓开口,说:“试试也不是不行。但是——试用期是没有工资的哦。”

历寒一个激动,立马就跳起来了,说:“那是当然了!不仅试用期没有工资,就连之后我通过了试用期也可以没有工工资!我的银行卡全部都给了你!”

-

M国。

和江暮辞所居住的不远处,就是陈京北的别墅了。

季雨柔眼神空洞,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被这么对待,她了无生气,整个人就像一个雕塑,没有精气神。

陈京北看到这副样子,就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给江暮辞带来了多少伤害,于是他一个好脸色都不愿意给季雨柔,只是冷冰冰的留下一句话,眼神中充满着不屑和看不起,仿佛季雨柔就像一只蝼蚁,说:“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你早就不属于这里了。”

季雨柔看着自己九个月大的肚子,是啊,要不是自己意外怀了孕,有了孩子,恐怕这个男人可能早就在八个月之前就把自己赶出家门了吧。之前她还幻想,是不是因为陈京北喜欢上自己了,所以才会留下这个孩子,可是,直到后来,她不小心看到陈京北一直看着江暮辞的照片,才发现自己和江暮辞长得有五分像。

陈京北这个男人只是想要一个和江暮辞长得像的孩子!

季雨柔笑了笑,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肚子,一下又一下的抚摸,请求着眼前的这个冷酷的男人,说:“如果我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这个孩子,你能不能放我走?”

陈京北这才有一次看向这个长得很像江暮辞的女人,仔细打量了一番,要不是几个月之前自己醉酒,这个女人不知道好歹的撞了上来,自己又怎么会允许她怀上了自己孩子。

她根本就不配!

所以,她当然不能走!

季雨柔低头,挡住了泪水掉落的痕迹,眼神里是陈京北看不到的委屈和后悔,如果她前几年没有针对江暮辞,没有开车撞到江暮辞,没有嫉妒,好好的跟历寒的哥哥在一起,或者是好好的对待颜九卿,会不会现在的生活会不一样?

现在肯定也不用靠着给别人生孩子,来换取自由,还失败的场景了,都是自己自作自受。

季雨柔被佣人们安排到了一间设施完备的房间里面,意思是生产的时候也要在这件房间里面,有医生建议陈京北说,这间房间的无菌度不是很好,不建议产妇在这里生产,但是陈京北固执的让佣人们好好打扫房间,放置最贵的仪器来模拟无菌的环境。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季雨柔平安生产,并且他要亲自见证自己的孩子诞生!

虽然他和江暮辞是亲生的兄妹,不能在一起,但是季雨柔和他们又不是亲生的,只是恰好长得像而已。

他要一个长得像自己和江暮辞的孩子,不过分吧,自己又不去打扰江暮辞和历寒一家幸福,美满的生活,自己已经做的够好了。

至于这个女人,当然不能离开M国!

要不是这个女人,江暮辞根本就不可能在五年前失忆,平平白白受了这么多的苦。

-

吃过饭后,江暮辞就开始工作了。

历寒马上开始收拾餐桌上面的碗筷,开始清理垃圾。

十五分钟之后,历寒悄咪咪,大气不敢出一下的,走到了江暮辞的房间门口,礼貌的敲了一下门,底气都有些不足,说:“那个……我已经把客厅和厨房收拾好了,就差一些卧室了,我能进去你的卧室打扫吗?”

江暮辞愣了愣,之前都是阿姨来打扫的,从来没有进来过男人,现在,她要让历寒进来打扫吗?

犹豫过后,江暮辞摇摇头,说:“不用了,我的房间,自己来打扫就可以,你去看看司恒和司远的房间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