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死遁进程总被打断 >  第74章 反抗不了就只能享受

不过这事不能让蔺长知道,要不然他知道时时刻刻都有人保护他的话,肯定会消磨他的志气的。

雷文彦现在就想把君临师兄的身份给扒出来。

反正坐这的都是自己人。

“在妖界的话,一千多年前有个叫蓝厌的修士声名鹊起。现如今也是妖皇手下的第一大将。此人不会就是君临师兄吧?”

白祁:“不知道。”

雷文彦:“……”

白猜了。

雷文彦:“你为什么不知道?”

白祁抬眸看了他一眼,默默亮出了他的尚方宝剑。

big胆!

注意你跟我说话的态度!

娄明珏默默把白祁的剑收了,然后对雷文彦说道:“我们真不知道君临师兄在妖界做什么,他也没跟我们说。”

雷文彦:“……”

那好嘛。

原来他猜了个寂寞。

窈姬:“……”

窈姬发现他们的重点根本就没有在点上。

“话说起来,你们真的没有人担心花滟滟吗?”

他们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痛心疾首!

不配当师兄!

呃……

一时间,几人面面相觑。

花滟滟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吗?她又不会真把小师弟给扬了。

窈姬痛心疾首:“你们真不怕小师弟一下山那个女人就把小师弟绑了?”

雷文彦:“绑了也没事啊。”

蔺长:“……啊?”

雷文彦:“目测起来,那位魔尊还是挺尊师重道的。就算真绑了最多也只是请他去做客几天。”

窈姬狐疑:“做客?”

就仅仅只是做客?

雷文彦:“好吧也许还有做。”

蔺长:“……”

窈姬:“……”

其他人:“……”

一点都不纯洁!污秽!

于是窈姬就拍桌子了:“你看吧!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担心!”

有没有把小师弟的清白放在心上!

“哦。”林笙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了,“魔界之地苦寒,常年飘雪。所以小师弟下山的时候,记得让媪娘给做几件厚斗篷让他带着。免得他受冻。”

窈姬:“……”

淦!

难道她的意思是让蔺长去魔界做客的吗?

雷文彦拢了拢衣服,说完这句话就准备跑了:“我的意思是,人家花滟滟长得也不差。她要真对小师弟有意思的话,那我要是破坏了这桩好姻缘,不是做了桩恶事嘛?”

林笙:“……”

很好,胆子很大。

几乎是一瞬间,窈姬就瞪大了眼睛,她想提剑砍人,不过又想到这好像是她的家。

于是硬生生地把冷兵器换成了的她的脚。

窈姬就差没一脚踢过去了,幸好雷文彦早有自知之明,他跑得很快。

“有什么好姻缘?!”

“我和他才是好姻缘!”

花滟滟那个女人,啃嫩草就算了,她还恋师!

“她和蔺长的关系,就相当于蔺长和剑尊的关系。这合理吗?!”

窈姬往后瞧,气势冲冲地看了一眼蔺长。

“嗯?!”

这合理吗?!

没有!

蔺长下意识为自己辩解:“我与剑尊清清白白。绝无觊觎之心!”

窈姬:“看嘛,这才是正经师徒!”

雷文彦小声嘀咕:“……上一个说这话的生了五个孩子。”

窈姬:“……”

于是林笙动手打了他一拳:“差不多就行了。要是让剑尊知道我们拿她闲聊,你看她罚不罚蔺长。感情不是你受罚。”

“花滟滟、”白祁顿了一下。

他一开口,就吸引了在场人所有人的注意力。因为白祁甚少开口,但只要开口说的就是正经事。

白祁:“君临师兄说花滟滟有可能是师涟一脉。”

蔺长是花滟滟的师尊这事他们就只是开玩笑的一说,也没有谁信。

就只有花滟滟才会信。

相比之下,还是白祁的说法更准一点。

花滟滟有可能是剑尊的徒弟,从行事风格上也都符合。

不过剑尊又从未收过徒。

有可能是剑尊脸盲她收了徒又忘了,又或者是门派里有别的长老假借了师涟的名义收了个私生徒。

不管怎样都鄙视之!

白祁:“所以说都是同门。”

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太好明着偏帮谁。

要是帮窈姬嘛,那人家也是紫薇宫弟子,况且又这么多年从未被承认。

偏帮太过会让人寒心。

不利于紫微宫的团结。

要是帮花滟滟、那和窈姬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了。

下不了手。

所以女儿家的事还是让她们自己解决吧。

而且女人打架他还挺想看的。

窈姬眼角一抽,揣手臭着脸:“我不信!”

白祁:“……”

你爱信不信。

雷文彦看窈姬不爽很久了:“要是花滟滟真是我们紫微宫弟子的话,那人家好像也是蔺长的师姐。”

“那你就不是独一无二的师姐了。”

“对吧,窈师姐?”

窈姬牙痒痒,她现在想动刀子很久了。

“你别逼我把你变成雷师姐。”

雷文彦:“……”

这人生就是如此,上一秒骗了他们的钱还在喜滋滋。

下一秒就会让你气炸。

因为预支了开心。

蔺长揪她的脸,搓了搓,像揪一个肉丸子一样:“师姐放心,我必然死守男儿家的清誉,誓死不从。”

窈姬就配合地抽了抽鼻子。

还是很感动的。

但是感动归感动,她还是一点都不相信蔺长这话。

倒也不是不信任蔺长,而是不信任花滟滟。

就两人这战力对比。

她害怕小师弟就算真的誓死了也会被惨遭女干尸——

不行不行。

窈姬想了想那个画面就觉得受不住。于是她又拍了蔺长的肩膀,痛心疾首地嘱咐:“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就先享受吧。”

反抗不了就只能享受了。

“总之要好好活着。”

“师姐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蔺长眼皮子一跳:“……师姐想怎么报仇?”

窈姬捏拳:“她敢毁你清誉,我就只能亲自上手,也给毁她清誉了!”

大胸女人她其实也还挺喜欢的。

那要不然还能怎样?

如果是同门的话,又不能把对方给打死。

蔺长:“……”

蔺长瞪大了眼睛,惊呆了。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讲什么?

雷文彦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能不能把窈姬赶出紫微宫啊。她在简直就是败坏我们紫微宫的风评。”

窈姬:“……”

可恶!

她是一个正经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