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将门一品女仵作 >  第二十四章:刘雨柔回来了

从严承淮那里得到了有用的消息,林年年很是感激,不过自己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便与严承淮告辞。

离开酒楼后的林年年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周围的一切仿若与她无关,脑海中都是关于刘府的事情,时间不容她多等。

“让开让开!”

突然一道急促地声音传来,街道人群四散惊呼,一辆马车在街道上疾驰,车夫甚至还对着周围百姓辱骂,满脸不屑,驾驶着马车穿行。

“什么人啊,怎么这么没素质,这么多人还开这么快,赶着投胎吗?”

有脾气暴躁的忍不住大骂出声,但很快就被人捂住了口,一脸谨慎,生怕刚刚那人话让马车上的人听到了。

那人不解,只听有人在旁边解释:“你没看到那马车上挂着刘府的牌子吗?”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这是刘府的马车,这刘府可是这里的富户,谁也不敢招惹啊,虽说最近刘府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但他们也只是敢谈论一二,但也不敢招惹。

一路上,众人虽然心有不满,但也不敢声张。

马车还在疾驰,林年年全然不知,只听得众人惊呼,这才从自己的思绪回神,却看一辆略显熟悉的马车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林年年被吓着了,急忙躲闪,这才堪堪躲过马车,也因此没有受伤。

马车也因为林年年突如其来的意外急忙勒绳,停下。

车夫骂骂咧咧从马车上下来来到林年年面前指责:“你这人怎么回事?没长眼吗?伤到我家小姐你担得起责任吗?”

那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林年年充满鄙夷之色。

“是你在街道上横冲直撞,你知道你的行为给人们带来了多大的损害吗?仗着家里有点钱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林年年忍不了了,开始指责。

本来心情就不好,这还上来找骂。

这时马车的帘子被一只纤细之手掀开,露出了一张容颜,看着林年年带着笑意:“呀,这不是林姐姐吗?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说着,刘雨柔朝着车夫使了个眼色。

见是自家小姐认识的人,车夫这才让开,眼神还不忘狠狠剜了一眼林年年。

林年年蹙眉,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刘雨柔,刚想要走,却被刘雨柔叫住了脚步。

“姐姐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刘雨柔下了马车,声音柔和,娇俏的小脸是出现一抹落寞之意, 模样清冷,给人一种我见犹怜之感。

可她却不认为刘雨柔是个表里如一的人,抬眸看了一眼淡淡道:“刘小姐,我父母早亡,可没有给我生什么妹妹,你不必一口一个姐姐的叫我。”

听着就觉得恶心。

刘雨柔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却也只是转瞬即逝,面上带着谦和笑意:“林姐姐,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啊,你可是刘府的千金啊,这我还是知道的,叫声姐姐也不过分吧。”

说这话的时候,刘雨柔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她们二人才能听到。

虚伪。

这是林年年的第一印象。

“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林年年不想与刘府的任何人过多接触。

刘雨柔脚步移动,挡住了林年年的去路。

林年年不禁蹙眉,可刘雨柔却不在意,脸上还带着笑意:“林姐姐何必走这么急呢?刚刚都是下人的不对,差点撞到了姐姐,实在是抱歉。听闻这几日姐姐也因为璋辉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实在是辛苦了。”

而在提到这话时,刘雨柔的声音又提高了许多,似乎故意说给在场众人听到。

周围百姓也是不负所望,不由开始夸赞刘雨柔的知书达理,懂得体谅人。

刘雨柔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林年年却心中冷笑看着这一幕:“刘小姐这是在感谢我吗?”

刘雨柔明显一愣,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为了什么,但还是点头:“这是自然。”

“既然你这么想要感谢我的话,不如拿出点实际行动来。”面对刘雨柔,林年年也是毫不客气。

瞧着林年年认真的模样,刘雨柔心思冷嗤,到底还是为了钱啊。

正当刘雨柔想要让人看清林年年的真面目时,林年年的声音再次传来:“正巧你的马车也在这里,想要感谢我的话,不如带着我一起回去吧,正好杀害刘公子的幕后凶手还没有找到,我再去瞧瞧尸体。”

刘雨柔脸上的笑容立马僵在了脸上。

若是自己真的让林年年进入了刘家,怕是爹娘都不会乐意的。

林年年还在盯着刘雨柔,等待着。

“这,这么大的事情我也不好做主啊。不如这样吧,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一定宴请你来刘府,你看如何?”刘雨柔尴尬一笑。

果然,还以为她攀附上了赵家,就会不一样了,现在看来还不是要听从孙如兰的安排。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多谢刘小姐的好意。”林年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并看了一眼周围继续道,“刘小姐的车子还是不要当着路的好,既然刘小姐没有事情了,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办,就不打扰了。”

说完,不断刘雨柔开口,林年年绕过了刘雨柔离开。

她可不想在这里继续也刘雨柔纠缠,至于宴会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刘府那些人是什么样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刘雨柔没想到林年年会拒绝,刚想要拦着说些什么,可林年年已经走了很远,不禁咬牙,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发作,只能故作优雅上了马车离开。

林年年到了家,只有回到家的时候才觉得放松。

只是她不知道刚刚在街道上的一幕被人看在眼中,而此时那人已经出现在严承淮面前。

“主子,刚刚林姑娘与刘小姐在路上撞见了。”

黑衣人出现在醉仙楼的包厢中,看着倚靠着窗户吃酒的严承淮。

“倒是挺快的。”严承淮淡淡道。

黑衣人低着脑袋等着吩咐。

“你继续盯着吧。”严承淮挥了挥手,目光一直在街道上。

黑衣人应是,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而此时的刘雨柔回到了刘府,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她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刘府的千金,林年年算什么?不过就是个没身份的仵作罢了,也敢拒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