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云京录 >  第五十六章 久息丸

他玩味的挑眉,把擦好的手自然放下,正色缓缓走向楚云京身侧。

本是一脸正色,楚云京也并未多想,不料周炀突然把双手伸到她面前,故意吼叫一声,朝她做鬼脸。

她瞬间被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一记白眼送给周炀,随后恶狠狠的锤了他几拳。

奈何这几个小拳头于周炀来说不痛不痒,这场闹剧随着周炀的哈哈大笑跑开结束.....

二人在收拾好箭之后,去到了杜淑妃的寝宫,依旧是昨天堵住鼻子的方法。

她把绑在腰上的披帛解下来,在脸上缠了几圈,把口鼻捂得严实,能依稀喘着气。

楚云京并不想多闻那股恶臭味,她跟着周炀的步伐,一前一后的朝昨晚的寝宫走去。

推开沧桑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建章宫从前的辉煌,在往里走就是杜淑妃惨死的内殿。

与昨晚相同,那巨尸体依旧摆成大字,头部垂在床边,整张脸倒挂着,狰狞万分。

白天的缘故,她比昨晚更细致的看清了尸体的表情,更加惊悚。

像是错愕!也许是五官都被蛆虫吃完了,因为无肉呈现圆形,这样就像是吃惊的模样!

周炀一如既往的不害怕,如若无物的查看着尸体,她盯了半天杜淑妃的面孔,暗自咂声。

从前耀武扬威的一个人,如今已经毫无生气,再也不会骄傲自满了。

她下意识的查看尸体的胸腔,因为外面那巨女尸是被暗箭所杀,她想看看杜淑妃是不是也死于暗箭。

结果出乎意料,经她和周炀对尸体表面的查看,并未看见任何箭伤和外伤。

这时周炀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一样,拿起床边烛台朝尸体的口腔拨弄。

随着周炀拨弄的频率,尸体嘴里掉出无数只蠕动的蛆虫,这尸体已然没了舌头,牙齿也尽数脱落了。

只剩似连似不连的皮肉,他又拨弄几下,待表面的蛆虫和啃噬过得皮肉尽数掉落之后,能隐约看到尚且完好的血肉。

周炀用烛台的尖锐割下尸体口腔内这些完好的血肉,割出来一看,这些血肉居然全是黑色的!

黑色的血肉,是被毒死的!

“能够在死后惹出这么多毒虫,又散发出这种尸臭的,必是一种毒药不可!”周炀此刻蹲在地上,用烛台把弄地上的少量黑肉,冷眼眯着悬挂在床边的尸头沉声说着。

“是什么?”她连忙发问。

周炀转头对上她即真挚又好奇的目光,严谨道:“与那日杀手嘴里的一般无二——久息丸!”

这种毒药是江湖上暗卫常用的毒药,既可以做为害人的药,也可以做为任务失败自尽的药,成本不高,但效果确实十足,人服用之后不会感到多少痛处就会死去。

“既然都已经被终身囚禁了,何必还要赶尽杀绝。”她惋惜道。

周炀用烛台的尖锐部分,挑起地上那块黑肉,将它甩到床下,从而销毁今日潜入的证据。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便不用在破坏这巨尸体,杜淑妃只用等收尸的来即可。

“杜淑妃嚣张了半辈子,总给皇后脸色,皇后怎么会让她有好结果。”此时周炀站起身,把烛台好好的摆了回去,看着杜淑妃惨死的尸体悠悠然说着。

她点头称是,皇后并不是个大度的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这种毒药居然这么大的功效,死的干脆不说,尸体也会遭千万毒虫啃噬,并且发出恶臭难闻的气味。

这是让死者死后也不安生。

幸好宫墙处那巨侍女的尸体没有中毒,否则周炀刚刚拿那支箭,免不了染上了毒虫的毒气。

也许周炀是知道那支箭上是没有毒的,毕竟他武功高强,什么都知道。

楚云京此时也站起身,若有所思的看向面前的男人:“不如.....咱们在建章宫放把火吧!”

她挑眉,一个馊主意玩味的说出了口,这方法也并非不可行。

毕竟建章宫一时半会不会有人靠近,只能弄点火光吸引宫人灭火,只要有走水的宫殿,必然会被打开灭火,并且来查看宫殿的伤损情况。

于是她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昨夜落在这的火折子,一顿乱吹,奇迹般的点燃了。

她走到外室,把垂地的帷幔点着了,大火伴着易燃的锦布,不一会就冒出熊熊的火苗,爬上雕木的房梁。

眼看火势越来越大,她担心没等人来就烧到杜淑妃的尸体,只能慌乱的把内室的门关上。

关上门不起什么效果,只是延缓火势烧到内室。

她拽着周炀出了建章宫的主殿,周炀一门心思的朝膳房走去,他要去拿那支箭。

身后的火势已经大到从外面看到黑烟了,也许此刻巡视的侍卫已经看到了,正在往这边赶。

周炀快步跑向膳房,她到膳房时,只看见周炀把微微发亮的银箭裹上手帕,随后揣入怀中。

她紧忙拉上周炀往外跑,跑到一半脚步戛然而止,外头宫道上有呐喊声:“来人啊!建章宫走水了!来人啊!”

这些喊声此起彼伏,明显已经被外面的人察觉,并且正试图冲破建章宫的宫门。

周炀眼疾手快,反拉着楚云京往后面跑,找到一处寂静的角落,他翻上宫墙,看了看外面确实无人,随后将楚云京抱了出去。

此地离建章宫偏门较近,宫道窄小,明显是与旁边宫殿想接的小路,此处更加隐蔽无人发现。

这处的宫人都去正门救火了,无人注意这些角落。

她把披帛恢复原样,重新整理了衣冠,若无其事的一前一后走向宫道大路。

建章宫的火并不算大,只是主殿烧了一些,起了浓郁的黑烟,这才显得阵仗大些。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被赶去救火的宫人扑灭了,都在叫喊着杜淑妃失踪了。

杜淑妃的尸体总会被他们找到了,届时只用这些宫人禀告圣上即可,至于后事如何处理,全凭陛下了。

“陛下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身后传来周炀常有的波澜不惊语气。

她端庄的走着并不回头,思考了片刻:“圣心难测!”

想了半天,说出这四个字,她是真的猜不出,但她倾向于陛下会下令严查,随后被草草查到个什么恶疾了事。

果不其然,救火的宫人发现杜淑妃尸体之后,禀告了上去,尸体确实是死了多日,且已经被腐蚀。

圣上下令禁军严查杜淑妃之死,处置了平日给建章宫送餐食的太监。

最终还是被查案之人冠上一个多日不进餐食,饿死的!

如此草率了事!

一是为了给天下人说法,二是为了给杜家说法,将那送餐食的太监家中一族全部诛杀。

毕竟是杜淑妃自己做的孽被关起来,除了怪那个太监也怪不得别人。

至于杜淑妃真正的死因,无人在乎,除了楚云京和周炀。

那支箭他回去之后细细清洗了几遍,露出了本来的面目,银细短箭,是臂弩上常配置的,用来暗箭伤人。

除此之外看不出其他,箭身上并无来头,可以确定是兵士配备的,所以和怀王养的那些暗卫有关。

楚云京把仇康当日从死人嘴里扒出来的毒药,拿出了一粒,跟给皇后那颗一样,装在一个琉璃瓶里,送出了宫。

她想让孙德去查一查,这久息丸到底什么来头。

这几日有个消息使她有些惊讶,文家五公子文昭破格做了禁军正七品的副尉。

听说是文韶亲自求的官职,陛下问文韶想要什么赏赐,文韶只说想让幼弟有些活计傍身。

文昭善武的大名早就在京都传开,如今又有了家室,文韶亲自求情,碍于之前和马家那档子事。

陛下只给了一个七品的副尉,这对文家自然不算什么,但对文昭那急于立功的傻小子来说却是个好事。

他总想着建功之后能把他家马宝璋抬做正室,有了这个官职他就有立功的资本。

上任之后也是人人尊敬,谁不知道他是文家的公子哥,以后建功立业升官加职的机会有的是,人人巴结得很。

文家似乎从文韶回京之后又硬气了起来,一扫之前文马两家的腌臜事。

武将有军功立身,才是实力!

令她更加惊讶的是,文昭上任之后寻了机会来九华殿拜访。

说是感激当日的救了马宝璋,若是没有她的撮合,二人早就有情人含恨想别了。

她想文昭倒是个懂得感恩的,就是心眼太直,不大会动脑子筹谋事情。

索性心不是坏的,如此一个大便宜送上门来,她岂有不要的道理,连说着举手之劳,日后在宫里受了委屈尽管来找她之类的话。

和文家的人走的不吃亏。

几日后,孙德来信,那久息丸确实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能让尸体吸引毒虫,散发恶臭之外毫无特点,只是这种东西在江湖上常见。

在京都这等朝中重地很少见,孙德也去黑市查了这种毒药在京都的走向。

买家的踪迹十分隐秘,早就做好了准备,丝毫查不出来。

即便如此她也知道是谁,随后下令让孙德不要再去查,免得被怀王的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