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荒画妖师 >  第一卷 太平山恩仇记 0073章 今日收利息

侯飞白反应迅速。

一把撤出冥铁乌金棍,棍头点在老藤尖,崩山劲冲击下,老藤仿佛死蛇一般委顿于地。

“禁忌之地的植物都能妖化?还这般疯狂?”

植物妖化在大荒妖界并不常见,只是刚进大珠山禁忌之地就遇到一根妖化的老藤,让侯飞白相当震惊。

而一棍之下,侯飞白又明显察觉到,那老藤不过相当于九品聚灵境实力,就敢向八品启灵境的自己出手,毫无顾忌,这让他迷惑不解。

朱姒又闭口不言,返身向外走去。

“喂,那个疯子往那边去了呀!”

侯飞白站在原地叫道。

朱姒伸出前爪指了指禁忌之地外面。

侯飞白不解,只好跟上。

刚走两步,一阵劲风呼啸,一左一右又有两头妖物袭来。

侯飞白只好停步,挥棍迎击。

这次袭击的是两名八品启灵境妖物,都是从保留的妖物特征来看,一是金刚猿,一是鸾鸟。

金刚猿妖当先攻到,手中长棍挥舞,一片棍影如山岳倒悬,暴烈砸向侯飞白的脑袋。

这还是侯飞白第一次同时面对两名八品妖物,他不敢轻敌,猛地暗喝一声撼山式,挥棍迎向金刚猿妖。

剧烈对撞让侯飞白径直向后飞去,金刚猿妖明显更强一筹。

移山缩地!

侯飞白向禁忌之地外窜去,这禁忌之地太过诡异!

而在此时,鸾鸟妖一声厉啸,手持羽剑挡在侯飞白身前,剑光霍霍朝侯飞白刺来。

崩山劲!

侯飞白双手擒棍,挽起一个硕大棍花,点向鸾鸟妖。

鸾鸟妖似乎毫无察觉一般,根本不顾侯飞白的长棍即将点中自己,羽剑斜斜削向侯飞白持棍双手,完全就是一派同归于尽的打法。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妖物聚集过来。

怎么办!侯飞白心中大急。

这禁忌之地中的妖物若都这般不要性命地向自己进攻,恐怕就交代在这里了。

朱姒出了禁忌之地,等了一会不见侯飞白出来,心知不好,却又不敢贸然进入,不由在原地急得直打转。

“穆叔,抓住那只赤狐!”

不远处,两名八品狼妖走来,当先而行的正是丹岐。

被称作穆叔的狼妖同样是八品聚灵境,只一个闪身就到了朱姒身边,抬手就朝朱姒脖子抓去。

朱姒不防,脖子后方被擒个正着,呜咽着挣扎却是徒劳。

“和你一起那猴妖呢?”

丹岐目泛寒光,盯着被丹穆拎在手中的朱姒问道。

“他……你放开我,他很快就来救我!”

朱姒两只前爪拼命抓挠,却根本够不到丹穆。

“呵呵……他不会是进入禁忌之地了吧?”

丹岐刚刚从丹穆那知晓了大珠山禁忌之地的规则,他正打算和丹穆联手,将侯飞白逼入禁忌之地,不曾想他居然自己已经进去了,当真是老天有眼。

“走,我们也进去!”

丹岐洋洋得意地走在前面,当先进入了禁忌之地。

这其实也是丹岐第一次进入禁忌之地。

他甚至来不及查看周遭环境,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前方不远处,妖物扎堆,侯飞白在金刚猿妖和鸾鸟妖的联手进攻中左遮右挡,还需要不时出手打翻其他来袭的妖物。

好在其他妖物都还只是九品,侯飞白一棍就能解决。

就这一会工夫,他周围地上已经躺下了十多具九品妖物尸体,这些妖物死后显出本体,藤木鸟兽具有。

“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

丹岐震惊之余,没忘了大珠山禁忌之地的规则,昂首高唱起来,粗如砾石的嗓音在空中回荡。

而一旁的丹穆也跟着嚎唱起来:“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唱完,丹岐大声叫道:“侯飞白,今日就是你这猴族余孽的死期!”

只是现在有禁忌之地的妖物围攻侯飞白,他乐得看会热闹。

被丹穆拎在手中的朱姒,艰难地唱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顿时,那些围攻侯飞白的妖物像是听到了什么号令一般。

那名金刚猿妖撇下侯飞白,脚下在地面重重一踏,仿佛一枚炮弹怒射而来,手中长棍兜头便砸向丹穆。

丹穆以前从未进过禁忌之地,见金刚猿妖来袭,顿时心中慌乱,不是说唱了歌妖物就不会攻击自己吗?难道说刚才那首今日已经有妖物唱过了?

“利爪!”

他也是聚灵境多年的大妖,战斗经验不缺,种族天赋技能瞬间施展,抓住金刚猿妖的长棍。

如流水般的妖物,从丹岐身边跑过,对他视而不见,却围攻向丹穆。

“穆叔,快换!”

丹岐大叫道,他也以为是丹穆所唱之歌今日已有其他妖物唱过,又不敢明言,只说一句快换。

“我有父,何易于。昔无储,今有馀。”

丹穆在战斗中,换了一首民歌,情况却丝毫没有改变,那些癫狂的禁忌之地妖物,依然源源不断地向他围攻。

“可怜可念尸著服。孝子不在日代哭。列箫暂鸣死列族。”

“紫艳红苞价不同,匝街罗列起香风。无言无语呈颜色,知落谁家池馆中。”

丹穆很快又换了两首,将他所知库存消耗殆尽,奈何依然无效,禁忌之地的妖物似乎将他当做了仇敌,只想将他撕碎!

“快!将那只赤狐扔给猴妖!”

丹岐很快明白过来,朝丹穆大声喊道。

先前,丹岐见朱姒在禁忌之地外徘徊,先入为主地认为她没有进入过禁忌之地,现在看来是朱姒唱的那首歌今日有妖物唱过。

丹穆闻言,将朱姒朝侯飞白扔去。

一道赤色弧线划过天空,落向癫狂的妖物群中。

围攻丹穆的妖物跟在朱姒身后,疯狂追了过去。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尚在空中,朱姒又唱道。

那些追向她的妖物愣了愣,将头一转,扔下她朝侯飞白扑去。

“这到底什么情况?!难道要唱歌?”

侯飞白在心中迅速整理自己看到的情况。

先是那疯子,进来就唱了什么歌,然后是朱姒也唱了歌,还有这两名狼妖,也都唱了,这些唱过歌的,都没有妖物袭击。

只有自己,因为没有唱歌,就被妖物围攻?

“不管了!试试!”

侯飞白一棍将一名不知名的树妖打翻在地,扯开嗓子就吼了几句:“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那些围攻他的妖物迟疑了片刻,如潮水般退去,留下一地尸体。

“呼……果然是这样!”

侯飞白庆幸,长长地吐了口气。

“朱姒,你没事吧?”

侯飞白亲眼见到朱姒被那名狼妖抓在手中,担心她受了伤,连忙问道。

“我没事。”

朱姒跑到侯飞白脚边,道。

“没事就好。”侯飞白将冥铁乌金棍一顿,喝道,“那两狼妖,为何对我朋友出手?!”

“哟,丧家之犬,居然如此威风!”丹岐笑了,两颗露在嘴角的尖牙闪着寒光,“今日叫你死个明白,吾乃嶛山狼族少主丹岐,特来取你性命!”

“嶛山狼族!”

侯飞白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嶛山狼族四个字深深刺激了他。

侯飞白长棍一扬,指向丹岐道:“哈哈!今日我就在此斩杀你等,算是为太平山收取利息!”

这一刻,他似乎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两名八品狼妖。

丹穆活动了一下身子,脚下用力,身形暴起,对着侯飞白发出一声厉啸,锐利的音波冲击空气,形成一圈圈涟漪。

这是他踏入九品时觉醒的天赋能力——巨狼咆哮,以音波攻击敌人,实力低微的觉醒境小妖,或许在这一吼之下就会被震成漫天血沫。

而丹穆此刻面对的是侯飞白,八品聚灵境妖物,巨狼咆哮对他影响或许不大,但那名九品聚灵境的赤狐妖可就会遭殃了。

侯飞白一个空翻,以棍尖兜住丹穆的双腿,抡了一个半圆,用巧劲将他给扔了出去。

虽如此,那道音波也依然与朱姒擦肩而过,眼看着落在一块石头上,石头冒起一阵尘烟,从中碎裂。

恐怖如斯!

朱姒暗暗咋舌,想不到这恶狼妖,居然有如此神通!

而丹穆更不待落地,拧身就向侯飞白展开反攻。

一时间,利爪对金棍,往来相斗各显本领。

斗得兴起,丹穆厉啸连连,径直舍了人类化形,显出近两丈长的狼妖本相,利爪扑击,狼吻凶恶,搅得场中尘烟漫天,端的是厉害无比。

侯飞白抡起冥铁乌金棍,左遮右挡,招不落空,势疾如风,带起阵阵青金之光,抵住丹穆狂战不已。

一狼一猴战了五十余个回合。

丹穆只觉得双爪酸麻难耐,再难抵住施加了疾字符的侯飞白,虚晃一爪败阵而走。

“侯哥威武!”

朱姒看到那名抓住自己的恶狼妖败走,惊喜欢呼。

侯飞白击败丹啸,却也不追击,站在原地冷笑不止:“就这点本事!今日我必杀你!”

“笑话,你以为打败穆叔,就赢定了吗?”

丹岐丝毫不见慌张,他自己亦是八品启灵境,且不比丹穆弱,而侯飞白还带着一只拖后腿的九品赤狐妖,天然就处于弱势地位。

“贼子,休走!”

侯飞白冥铁乌金棍一振,抢先向丹岐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