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女人,这么近的距离那女子不可能没听见,但她依旧开心地往前走着,对别人的啐骂声充耳不闻,似乎早就习惯了别人辱骂。

穿过街道的尽头,拐过一个小巷,不算走很远的路程便看见了那座酒馆的门脸。

酒馆坐落在一片寂静的黑夜里,有三层高,占地不大,呈塔型形状,层层叠叠的楼板外挂着廉价的绯红色纱布,摇摆纷扬的纱布附近则挂着寥寥几盏红灯笼。黄色的烛光透过红灯笼映得越发暖意,光亮不算大,但也照得清楚整个酒馆,以及酒楼上猎猎舞动的“酒”字旗帜。

三人跟随女子到了这间民家酒馆的楼下,抬头看见上面写着“暖香阁”,笔法纵横有力,颇有男子气概,也是与“暖香阁”这三个表达温香暧昧的意境形成奇异的反差。

女子引领着他们纵穿过牌匾下,去到酒馆的内部。

内部有个酒厅,各桌上坐、匐着一群男性醉鬼,有的怀里搂着娇媚的姑娘,个个色香醉迷的神情。明明人数众多,却只看见他们喝酒侃油的动作,几乎听不见碰杯与谈话的声音,不约而同地连拿放酒壶也轻手轻脚的。

女子默不作声一路走着,根本也不多看那些醉鬼一眼,他们三人东张西望地四处乱瞟,倒显得有些大惊小怪。

到齐齐抬脚上楼梯的时候,那女子无意间看见华无尘腰间的葫芦,突然露出惊异的表情,问:“你们是外来的天师吧?”

女子打破寂静,声音如平常,似是从来也没在意过那“不能说话”的怪规矩。

风曦月刚要摆手否认,忽地被华无尘抢去话锋,他点头:“正是。”

曦月疑惑看他,不知他为何要顺从那女子的问题骗人?

华无尘回应了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后,她了然。

这时,那女子轻笑了一声:“看到你腰间的葫芦,和天师府的一样。”

“天师府?”

“你们不知道?”女子惊愕,然后慢慢诉说着:“天师府是王上专门设立的一个府衙,专管妖邪不平之事,我还以为你们远道而来是投奔天师府的呢?不过所有来王都的外来天师就算起初对天师府无意,最后还是都加入了。”

“那这个天师府还真是好大的魅力!居然能够让所有人加入。”曦月点头嘟囔着,随后她发问:“听说王都是个富饶之地,怎么我们一进来却像个死城?”

“嗨,你们来的不是时候,这里每月恰逢月圆,日落之前必须歇业归户,全城宵禁。”

“这是为何?是因为……城外的那些鬼?”

女子愣住,兀地停滞住脚步,她急切地转头问,“你们见到了?”

“那可不止见到,我们还抓……”曦月拍着胸脯,欲炫耀一番,谁知被一声轻咳打断。

“咳咳,”是华无尘在轻咳,然后他掩饰解释:“……不止见到,我们还见到一大群。”

女子惊吓得脸色阵红阵白,惊呼道:“哎呦,那你们可得小心啊!听说那些鬼怨气深重,还会附身害人,所以每月到这个时候大家都躲着不出来,也不敢大声说话。只有天师府的天师会在这个时候夜出巡逻,专门抓那些偷偷溜进城的鬼魂,或者带走被上身的人去驱鬼救治。”

女子说到此处,大家终于明白,原来他们进城见到的那副景象是躲着外面的那些鬼军,且城内有天师府专管此事,而那城外围墙上的法阵应该就是天师府设下的。

曦月想想不对,发现自己被华无尘坑了!

因为听那女子的描述,这里每月只有月圆之夜才有鬼军,那为何要着急进城?改天或者稍等至天亮再进城也未尝不可!

白斗了群鬼不说,还顺带的看他华无尘显摆收鬼!!谁稀得看他显摆?

转而曦月摇头暗想:果真还是招花逗狗的六师弟,不干正事!必须得多加一条“不许”法则……以后不许随意打鬼、臭显摆!!

曦月正想着,不知此时华无尘正俯看着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拿一种嘲讽她白痴的眼神看着风曦月。

与女子的对话到了这里,几人已经上到二楼的客房。

二楼客房的墙体似是特意做了加厚,明显相比外面看到的小了好大圈,同时各个客房也传出一些轻微的动静来。有娇柔女人的轻喘,还有疑似猛汉推床的摇晃声……全是些……不可描述的动静。

三人刹那间怔在原地,脸像烈火烤熟了一般的红,一路红透到耳廓。

女子见到他们的这种反应,不禁掩面笑出声,笑完打趣道:“这里就是‘那样’的地方,你们来时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她指的是夜间街道上的那道妇女啐骂,听见了还执意跟来,自然就是明白这家酒馆的乾坤。

“那我们也不是那种意思啊!”曦月脸涨得通红,尴尬又气恼。

女子又是一声掩面的轻笑,轻笑后赶紧解释:“算了不逗你们了!我这家店明面上是酒馆,但实际上是消遣客栈,并且我们这种店在全王都很多,大家见怪不怪的都知道。我知道你们是正经住店的,当然也会给你们安排正经的客房。我们是接待正经客人的,只是架不住那些不正经的多而已。”

曦月听到此处,可算舒了一口气,涨红的脸也渐渐消退下来。

这时,韩莫离忽然冒出一句色眯眯的话:“那要是……不正经呢?”

曦月猛地转头看他,只见他流着哈喇子看那女子,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大为不耻。

曦月一拳锤向他头顶,她控制力道,直接给韩莫离锤倒在地上,他双手捂住脑门吃痛起来。

埋怨:“你打我做什么?你是你,本宫是本宫!本宫有钱,想怎么花钱你管得着么?”

曦月撇了他一眼,她确实管不着,但架不住丢人啊!

女子挨个推开三间客房的房门,然后热情地对他们说:“他们都管我叫软娘,你们也可以这样叫我,这是你们的房间,看看是否满意?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女子说到最后一句“需要”的字眼时,给韩莫离抛了一个媚眼,媚眼如同某种不知名的高超法术,直袭向韩莫离的耳根,然后他全身酥麻,险些又瘫倒在地。